第176章 176.坐火车出门

……

月颜挺舍不得周乖乖,可惜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周乖乖父母离开,她也得跟着一起。

“还有几天时间?我们可以给你办欢送宴吗?”

没想到一向喜爱热闹的周乖乖拒绝了。

周乖乖这一次真的很乖很懂事:

“不用啦月颜姐姐,我爸爸就想离开前请你家一起吃顿饭,然后我们就出发了。”

周乖乖的离开猝不及防,但是想想也很正常。周舅舅的身份摆在那里,要是广而告之更不安全。

月颜安慰自己等上大学的时候还会再见面,她心里已经把周乖乖当成好闺密了。

周乖乖完全没有大小姐的架子,虽然有点小脾气,但是在可以容忍的范围内,谁让她长的可爱,娇气的小脾气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而且她虽然十指不沾阳春水,却一直坚持着每周六去孤儿院做义工,就连刚刚挂断电话前也是在担心孤儿院的小孩子们。

这样的女孩怎么能不让月颜喜欢。

周乖乖在离开前一天悄悄去了孤儿院,没想到碰到了云程。

她想着等云程离开再进去,于是坐在楼梯口等着,然后就睡着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靠在活动室的椅子上,身上还披了一条小毯子。

她睡得迷迷糊糊,看着窗外的不知道是朝阳还是夕阳,磨磨唧唧站起来拍了拍衣服。

文静不知道从哪冒出脑袋:“小乖姐姐,你怎么在楼梯口睡着了呀?”

周乖乖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我本来想等一会儿再进来找你们,结果等睡着了。”

“你是不是和云程哥哥吵架了?”

周乖乖面不改色:“没有啊,只是男女有别,我要避嫌呀。”

文静似懂非懂。

“好吧,要是你们吵架了记得告诉我哦,我替你说一说云程哥哥,男孩子不可以欺负女孩子。”

周乖乖笑眯眯:“好啊,今天你们都做了什么游戏?”

文静开心的跟她分享:“我做了个纸老虎,姐姐去跟我去看!”两个人的声音越走越远。

云程买东西回来活动室空无一人,还以为周乖乖已经离开了。

离开前周乖乖摸了摸文静和文娴的脑袋:“以后要好好学习知道吗?”

“知道啦!”两个小姑娘异口同声地回答,她们敏感的察觉到不对,“姐姐你是要去哪里吗?”

周乖乖半蹲在她们面前,心里很不舍:“我可能要高考结束才能回来探望你们。所以你们要好好学习,我不在的时候不可以偷懒。”

虽然很难过,但孩子们从小都在接受着离别,小乖姐姐只是回家好好学习了,她还会回来的。

文静和文娴手拉着手,依依不舍地站在门口目送周乖乖走远。

“咦,云程哥哥你还没走吗?”

云程不明所以。

“我没离开啊,刚刚去买东西才回来,你们不是铅笔不够用吗,我给你们买了铅笔和作业本。”

文静咬着手:“小乖姐姐刚走,我们还以为你已经走了呢!”

云程下意识看向周乖乖离开的方向笑道:“没事,下周又能见到了。”

他前几天和周童心发生矛盾,说话重了点,当时语气有点不耐烦,一直没找到机会道歉,今天好不容易碰到结果又给错过了。

……

月颜坐在门口的行李箱上,等着对面的人出来。

周博衍拎着自己的行李箱出来,顺便把大黑交给月颜家帮忙照顾。

周博衍给她扣上遮阳的帽子:“坐在外面不嫌热吗?”

“不啊,两边都有树挡着呢,还有凉风吹过来,我嫌车上闷。”

周博衍把行李箱放在后备箱,他是前天半夜才回来。

结果家里没人,舅舅升官了,女朋友还要出差,于是就让女朋友把自己也带上。

“我们真要带这么多人吗?”

月颜和周博衍坐在第一辆车上,后面跟了两辆黑色的汽车,上面都是来保护周博衍的人。

周博衍无奈摊手:“尽量无视他们就好,我已经习惯了。”

这阵势太夸张了,周博衍被保护的密不透风,明面上就有八个保镖,说他研究出来了长生不老药月颜都信。

月颜好奇问他:“你现在有多少保镖?”

“没数过,我怕他们拖后腿,让他们不要在我面前晃悠。”

月颜捏着下巴思考,不知道他研究出了什么东西,难道以后出去约会直接包场吗?这么想想赚钱的好处就体现了出来。

这时候没有高铁只有绿皮火车,而且软卧需要有一定的身份才能坐,月颜不知道周博衍是怎么操作给自己订到的软卧。

这个时候的火车没有空调,只有小风扇转呀转,很多人都开着窗户趴在窗口乘凉。

月颜的床位和周博衍在同一间。

她原本是没洁癖的,只是现在感觉好像有点了。

火车空间狭小,又没有空调,仅靠风扇没法把难闻的汗腥味散开,月颜只能敞开卧铺的门透气,争取让穿堂风把混浊的空气消除。

连软卧都这样,硬座车厢的环境恐怕更让人难受。

火车比较简陋,过道很狭窄,硬座椅子很硬,不是后来的软垫。

她的卧铺上铺了凉席,只是想到睡凉席的人会出汗,自己再睡到上面就感觉浑身难受。

月颜心有余悸:“还好我带了床单被罩。”毕竟去海城的火车要坐上两天两夜。

周博衍把书放下:“嫌麻烦就别铺了,到地方洗个澡换身新衣服,这身衣服扔了就行。”

月颜眨着眼看他:“你竟然让我扔掉衣服,这也太浪费啦。”

周博衍笑了笑:“难道你还想把床单用过后再带回去继续用吗?”

月颜一拍脑门:“我真是小猪,怎么忘了这一点。”

扔身衣服又不贵,这个床单被罩是自己已经用习惯的。

月颜把床单收起来,坐在凉席上叹气:“早知道就带一套旧床单,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有了洁癖。”

“习惯了就好,要不我给你找东西擦一擦凉席?”

月颜摆了摆手:“算了吧,忍忍就过去了。”

当天晚上,她翻来覆去睡不着。

好像有点认床。

周博衍突然出声:“怎么了?还是不太习惯吗?”

月颜不由得愧疚:“是不是我把你吵醒了?”

周博衍坐起来打开小灯:“没有,我没睡着。”火车行驶的声音在深夜格外清晰,能睡着才厉害。

月颜一骨碌爬起来:“那一起来聊聊天吧!”

虽然之前周博衍在外地,两个人只要有空就会打视频电话,但是哪有面对面坐着聊天有意思。

周博衍坐直:“想聊什么?”

月颜单手撑着头,歪着脑袋跟他对视:“我想想我最想问你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