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173.小小梦想

……

司机自认为月颜的能力并不比周博衍差。还是个十七岁的小姑娘,赚钱的同时不忘初心,有坚定的目标信仰,人生才刚开始就已经超过了绝大多数。

每个人所擅长的领域不同,月颜学习成绩好的同时还能靠着聪明的大脑做生意赚钱,并不比周博衍弱。

这次周博衍在部队做出来特别厉害的东西,受上面的重视程度不亚于国宝级。未来周博衍身边的保镖只会越来越多,一直到周博衍进入重点机构工作被保护起来。

这个消息是前任领导告诉他的,目前周博衍的事迹还被掩盖着,但早晚有一天会在部队流传。

在他向领导汇报过汽车玻璃的事情后,领导更加意识到周博衍这个金大腿的重要,于是挂断电话后第一时间就给周博衍打电话预约改装汽车窗户,趁着同僚还没注意到周博衍的能力,他先跟周博衍打好关系。

周博衍最近带领专家团队研究的方向是空间技术,突然有个部队领导给他打电话预约改装汽车窗户,怎么想都感觉这个要求过于朴实了。

不过对方上来就自报门户,是他雇佣的司机的前任领导,这点面子还是要给人家的。晚上的事情多亏了有司机帮忙,他便顺水推舟答应了。

隔天月颜刚到教室坐下,云程就气喘吁吁的跑进来。

“我之前追你自行车你听不见,今天又追你家汽车,可没把我累死。”

月颜诧异又觉得好笑:“你追我家汽车做什么?要是想让我捎你一程提前给我打电话啊。”

云程摆了摆手,他气还没喘匀,等放下书包把作业掏出来,才有了说话的力气。

“作业借我抄抄,你昨天是不是又遇到麻烦了?”

月颜把自己的英语试卷给他,她一般只让云程抄自己的选择填空题,剩下的大题他必须得自己动脑筋解决。

“你怎么知道?哦,我忘了你爸的身份。”

“昨天晚上我都要睡觉了,我爸又急匆匆的出门,说是开会。我问我妈发生了什么事,我妈说我爸接了电话,里面好像提到你家了。我当时本来想给你打电话问问,结果一直占线中,我就等睡着了。”

月颜心里暖暖的,这就是被朋友关心的感觉吗?没白给他补课。

“是发生了一点事,牵扯到了安城的治安,所以你爸才紧急开会。”

月颜粗略讲了昨晚的遭遇,云程不禁打了个冷颤。

“我听过毒龙的事迹。他们在安城神出鬼没,专门挑没人走的小道抢路人的钱包,还威胁要是敢说出去就把他们舌头割了。有个人被抢劫报了警,后来睡觉的时候舌头被割掉了,眼睛还被弄瞎了一只。”

月颜皱着眉头:“这么凶残为什么没有早点抓起来?”

“我家原本也不是这里的,我是刚来的时候才听过:只要毒龙在城里,晚上街道上就不可能有一个人。

我爸倒是想管,但你也知道这种人越是嚣张背后的关系错综复杂,毒龙上面肯定有人保着他。后来毒龙的靠山倒了,他不知道带着手下的人躲哪了,现在才露面。”

说完云程对月颜竖起大拇指。

“不愧是你,连毒龙都能栽到你手上,毒龙的赏金有五千块钱呢。”

月颜还挺意外,这真是瞌睡了就有枕头送来了,没想到被人堵着抢劫还能倒拿钱。

“我怎么没听说过?你确定这个悬赏是真的?”

云程确信道:“这个我还真知道。前年毒龙他们抢了一个老太太的钱,是老太太儿子给寄回来的治病钱,听说有两百块,老太太去取钱的时候就被盯上了。后来老太太想不开气死了,她儿子在外面做生意回来亲自去警察局发的悬赏,现在还没过期呢。”

月颜在心里唾弃毒龙,连老人家的钱都抢真不是东西。

云程说得意犹未尽:“不过他们也蹦哒不了多久,他靠山都没了,审完估计就要走流程。”

这个流程大家都知道是什么,月颜心里对这群人渣提不起同情,活该!

月颜幸灾乐祸:“真解气,还好他们遇到的是我,这要是遇到别人又要有受害者了。”

云程感慨不已:“我都不知道说你运气好还是运气坏。上一次也是你的事迹,还上了安城的报纸,我到现在都没想明白人贩子是怎么想到的馊主意,听说当时苏玉和二班的一个女同学还做假证明被警察叔叔批评了?”

月颜凉凉道:“苏玉可能就是想针对我所以故意跟我对着干吧。她一直帮坏人说话,坏人刚被抓走她就被围观群众举报了,警察验证完她身份把她批评教育了一顿,她羞得无地自容。”

云程忍不住拍手:“干的漂亮,可惜我当时不在现场,不然非得给警察叔叔鼓个掌。”

苏玉这种搅屎棍真不知道怎么有脸说话的。他妈说他脑仁不如核桃大,他觉苏玉没有脑子比他还蠢。

月颜倒是好奇:“你怎么回事?以前也没见你对苏玉有那么多不满,咱们跟她又不熟。”

云程骂骂咧咧:“还不是因为工厂的事,好好的工厂被她爸拖累了。她本人脑子不太好使,她爸也那个德行,这就是生物课本上讲的遗传吧?”

工厂并不是没有转机,只是厂里的钱被苏玉她爸挪用了,导致工厂资金周转不开,还坚决不允许以批发价售卖堆积的服装,非要拖欠工人工资。

就算按照批发价把堆积的服装卖出去也不会亏本,最多只是不赚钱也不盈利,好歹能把工人的工资给发下去。

苏厂长无论如何都不同意,以他为首的几个副厂长收了好处跟他站在一个阵线,受苦的只有工人们。

现在就是工厂里钱拿不出来,堆积的衣服错过了最好的售卖时间,如今坟头贱卖都卖不出去。

受到洋人企业进驻的冲击,沿海城市的工厂有了压力,同时审美提高,已经做出了款式新颖漂亮的衣服,就是山寨洋货。

洋垃圾被偷偷送了进来,不论怎么说都比工厂的衣服款式好看,再不济还有私人工厂的山寨款。

而国营工厂的服装最早是分销全国各地的,现在人家都抢着从沿海城市进货,便宜不说款式还好看。倒爷一车一车的货往里面拉,谁还看得上老旧的工厂服装款式。

错过了最佳抢救时间,这口黑锅必须得苏国富来背。

月颜表示不解:“可是都已经挪用公款了,他怎么还能当厂长?”

云程翻了个白眼,显然对苏国富很不满:“还不是他走了狗屎运,身上有免死金牌,只要他解决工人的工资问题这事就大事化了。”

月颜充满疑惑:“他能解决吗?”

云程冷哼:“他能解决什么?他不把工人的死活放在眼里,全靠我妈在操心。但还有工人愿意相信他,这就不归我妈管了,反正想要赚钱的都已经被我妈招到你这来了,你可别辜负我妈。”

月颜重重点头:“放心吧!昨天三位外卖员已经上岗了,你可以让阿姨回访询问他们工作反馈。如果他们觉得适应这个月结束就可以给他们转正,要是不适应大家好聚好散,想去工厂我们也可以给安排。”

云程点头道:“我肯定相信你,就是我有点担心你赚太多钱被洋人的资本主义腐蚀了。你可是我的好朋友,我不想以后还要托关系去牢里看你。”

月颜哭笑不得:“不会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我靠着自身能力赚钱,以后当然也会回报社会。只是我现在年龄太小,很多事只能有个模糊的计划,想要实施还很困难。”

她赚钱的初衷就是希望家里能过上好日子,希望爸爸妈妈过得轻松,爷爷奶奶和大伯他们不必为生计困扰,外婆一家也能过得开开心心。

她从一个贩卖焦虑的社会回到这个纯真美好的年代,深知在未来钱的重要性,钱能解决掉大多数烦恼。

她没想过做一个资本家,要做也是做个有良心的企业家。

当自己有能力让家人过上好日子的时候,也可以适当的回馈社会。月颜没有什么大梦想,只是想在国家百废俱兴的时候能变成国内领头企业去对抗外来的企业。

让未来的后代提到自己国家品牌充满骄傲自豪,而不是只有买国外品牌才叫上档次。

早自习铃声刚响,方老师就抱着成绩单进教室,看起来脸色不太。

“同学们,你们已经是准高三的学生了,这次的月考成绩老师很失望。”

大家提心吊胆,这一次月考的题真的很难,不是他们没有好好学。

“你们知道吗?这一次的月考成绩就是把高考题模拟了一套,也就是你们明年高考的时候考题就是这个难度,你们还敢松懈吗?”

大家纷纷变了脸色。

有同学不敢相信:“老师,高考题目这么难吗?”

那他们还考什么?整张试卷就看得懂选择题,大题半知半懂,都不知道自己做对没有。

“这次包括月颜同学,大家的月考成绩都不理想,待会上课会给你们发下试卷,现在你们可以看看成绩单,然后开始早读。”

什么?!

连月颜都考的不理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