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171.什么品种的蛤蟆

……

司机下车后脸色变得难看,前面的路上铺了一层玻璃渣,要是自己刚刚没停车,就要从这上面碾过去了。

“兄弟,借个火。”

几个流里流气的混混试图把手搭在司机身上。

司机厌恶地侧开身体。

“有什么事?”

混混顿时变了脸色。

“我们大哥跟你说话,你这是什么态度?”

司机态度冷淡:“什么样的人决定我用什么样的态度。”

混混急眼了:“大哥,这人不给咱面子。”

被簇拥着的歪嘴伸手递给司机一根烟,被司机拍开。

“有事说事,没事把路让开,我们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歪嘴扯起恶劣的笑。

“兄弟,你没听过毒龙的称号?”

混混立马接话:“整个安城还有谁不知道我们大哥的名号,说出去不吓死你!”

疾恶如仇的司机最见不得这种社会渣子。

混混还想再说,歪嘴抬起手让他闭嘴。

“兄弟,我看你是个练家子,我们这次也不是来找麻烦的,就是问车上的人借点钱,你给这家人当司机赚的应该不多吧?”

歪嘴试图把司机拉到他的阵营,然而司机怎么可能如他的愿?

司机心道这群人来者不善,果然是冲着月颜家人来的。

他顿时厉声呵斥:“倒也不必把抢劫说的如此冠冕堂皇…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命拿!”

混混站出来就要抬手揍司机:“你找死!”

然而司机仅仅只是抬手抓住他的拳头,混混就痛苦地抱着手痛呼。

“啊!你对我的手做了什么?”

原本还想冲上来的另外几个混混犹豫了,他们看向歪嘴。

歪嘴原本就凶神恶煞的面孔这会儿显得更阴冷。

他把烟头扔在地上狠狠用脚碾压,右手大拇指摸了摸嘴角,冷笑道:“我们和和气气跟你聊,怎么还玩不起就动手了?”

不等司机回答,歪嘴突然出手。他手上竟然藏着一把折叠匕首,刀尖直奔司机要害,却打了个措手不及。

司机早有防备,让毒龙刺了个空。

他提高警惕,这毒龙不是善茬,今天一定不能放走。

毒龙脸色变了:“我拖住他,你们把车上的父女带下来,不给钱就打到把钱吐出来,女的别弄残了。”

他们今天一天就在观察这家人,从进店的客流量来看肯定赚了不少钱。他们知道这种做生意的人肯定会把当天的收入装在身上,所以才没有去砸店。

之前安城严厉整顿治安,毒龙带着兄弟们跑到乡下躲了小半年,这个月才回来。

他和几个兄弟早就挥霍光了之前抢来的钱,这次大干一笔就离开安城去别的城市发展。

这次盯上这家父女就是有人告诉他这家人已经开了三个店,家里肯定赚了不少钱。

告诉他消息的人是之后要带他们离开安城的陆盛。陆盛会带他们去海城做生意,一笔生意能赚好几万块钱,他们这辈子都吃喝不愁,也不用继续再去干抢劫这种有风险的事。只是做生意需要本金,他们就想到了这对父女。

他们的计划是从这对父女身上要十万块钱,用这十万块钱买天枢手机运到海城去卖,就有了做生意的本钱。

这是陆盛告诉他们的赚钱方法,说倒卖手机稳赚不赔,陆盛还给他们演示了天枢手机的功能,这才让毒龙相信倒卖肯定能赚到钱。

一听说这群人还要从车上拖人,司机大声威胁。

“你们要是不怕死就去试,敢让车上的人掉一根头发,子弹穿过你们脑袋的速度就会更早一秒。”

他是每天都和周博衍联系的,报备月颜的日常生活,月颜是默认的。同时他也清楚周博衍正在研究什么类型的东西,周博衍的重要性已经被上面紧密保护起来,档案调整到了最高级别,只有最顶层的大人物才能查看周博衍的身份背景。

这几个混混本来身上就不干净,要是敢让月颜受一点伤根本用不着周博衍亲自发话,上面就有人帮忙了。

上面把周博衍身份调查的一清二楚自然不会忽略他和月颜的关系。周博衍对月颜的重视不亚于上面对周博衍的重视。

如果因为月颜受伤影响到周博衍的项目进度,这群人罪大恶极。往严重了说他们就是敌对分子派来捣乱的奸细,可以当场枪毙。

混混冲出去的动作变得犹豫,他们只是想捞一笔就去做生意,不想被抓去挨枪子儿。

毒龙才不信他的威胁:“我倒要看看她掉一根头发能有什么事。”

“你们怕什么!之前不也查不到咱们身上,干完这票咱们就走人了,难道到天涯海角去找我们?”

毒龙的小弟被打了定心针,也不管司机的威胁,掏出钢管就要砸车。

“爸爸,你坐在车上不要下去,警察估计还有三分钟就到了,我得把他们控制住不能让他们跑了。”

月怀德担心道:“他们身上拿的有钢管,要不咱们就在车上等等吧?”

他对女儿的身手有信心。可刚刚他在车上看的一清二楚,那个歪嘴突然掏出了一把刀子,还好司机躲得快,他担心女儿被人偷袭。

“放心吧爸爸,我和司机对练是五五开,他都没事我也不会有事。”

月颜说完就从另一边下了车,倒是让准备砸车的混混愣了。

“哟,这小妞长的不错啊!要不咱把她带回去,大哥不是缺个媳妇?”

他们看向毒龙,毒龙冲着月颜吹了个口哨。想不到今天还有意外收获,这丫头长的漂亮,合他胃口。

“别把她打残了,动作温柔点把她绑起来。”

混混大声道:“听到没,大哥竟然怜香惜玉了,看来这就是咱们未来的嫂子。”

月颜皱着眉头满是厌恶,把自己和这种人放在一起相提并论比吃馊掉的饭还倒胃口。

“你是什么品种的蛤蟆?”

众人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意思?

司机幸灾乐祸的解释:“我家小姐的意思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也不照照镜子,看自己配不配。”

“操,大哥,这娘们不识好歹,我们先把她绑起来给她点颜色瞧瞧。”

毒龙同样脸色不好看。他的脸凹凸不平,确实长的像癞蛤蟆,但从来没人敢在他面前这样说过他。

这丫头真是不怕死。

说要给月颜颜色看的小混混第一个冲上来,大概是担心把月颜弄破相,就用自以为是的温柔语气让月颜老实点别反抗。

月颜一个过肩摔把试图凑近自己的混混扔在地上,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就像是随手扔了块抹布。

混混在地上痛苦呻/吟,爬不起来。

月颜冲着他冷笑:“你是来搞笑的吗?”还让自己站着别动。

另外几个混混不敢掉以轻心,他们试图把月颜包围起来,谁料几个男人竟然连个小姑娘都抓不住,反而被砸到地上就爬不起来。

“大哥,这丫头有点邪乎,她力气比我们大。”

毒龙同样不好受,他拖着司机都是在单方面挨打,他却碰不到司机一根汗毛。

今天是碰上了硬茬,这司机和车上的人都是练家子,难怪这一家子说话这么硬气。

放在以前要是不能速战速决毒龙早就撤退了,可今天他就是不想认输。那个男人给他描绘的前景太美好了,在海城只要做生意就会赚到大钱,拥有一辈子都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他没有一技之长,但胜在底下人手多,倒卖肯定有优势。他们不是没想过抢了手机店,但手机店每天关门都会把手机带走,还有专门的押运车,那些士兵都配着枪,根本难以靠近。

所以今天无论如何都要从这对父女身上拿到钱。

很快他就没功夫想这些了。

警笛声从四面八方响起来。

这下他们直接是死路一条。

之所以选择在这个巷子堵人,就是因为巷子窄,他们可以把前后路堵住让汽车没法拐弯。

此时巷子口各有一辆警车把路口堵住,他们插翅难飞。

还没对月颜动手的混混慌了:“大哥,这下怎么办?”

毒龙眼睛眯起来:“想尽一切办法抢个人质。”

他一共带来五个人,现在三个都躺在地上起不来,他以后会派人帮忙照顾他们家里人的。

月颜听到毒龙的吩咐,和司机汇合背对着。

司机提醒月颜:“注意安全,他们想抢人质。”

“我也听到了,他们只有三个人,只是垂死挣扎罢了。”

月颜刚刚能让三个混混躺在地上,现在同样也不怕被集火。

她就知道这几个混混想用自己当人质,毕竟她是女生,而且家里还是做生意的,肯定更有价值。

眼看抓不到月颜,警察已经在逼近了,毒龙气急败坏,拿着钢管就砸向汽车,试图砸碎车窗把月怀德抓出来。

要抓就抓最有用的,擒贼先擒王,抓个司机得不偿失,得抓有钱人。

可惜一棍子下去毒龙两眼发蒙,手腕传来酸痛感以及毫发无损的车窗都在嘲讽他自不量力。

车里的月怀德被吓了一跳,却见玻璃上啥事儿没有,连个裂纹都没有,心里不由得对周博衍竖起大拇指。

不愧是小周改造的汽车,难怪他能被上面看重。还别说,外面那个歪嘴被砸懵了怪好笑的。

月颜在毒龙砸车窗的一瞬间心脏揪起来,生怕玻璃飞溅到爸爸身上。

看到车窗玻璃完好无损,她心里涌起一股奇妙的感觉,这种感觉就是为男朋友自豪,不愧是周博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