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163.无理取闹

……

月颜开导她:“你看啊,陈星儿的爸爸是机械厂厂长,咱们也没听说机械厂的工人们被拖欠工资,对不对?我大舅和二舅都是机械厂的工人,他们工资还照发呢。所以因人而异,不能因为父亲是厂长就破坏友谊呀。”

王兰重重点头:“我知道的,可就是忍不住提起来,你能帮帮我吗?”

月颜心里叹气,国营工厂还是到了这一步。

“这件事我安慰你没有用,治标不治本。主要矛盾还是在你家里,你有没有考虑过让你爸爸换个工作?”

王兰犹豫不决:“国营工厂可是铁饭碗,我爸肯定不会换工作的,就算我爸同意,我妈也不同意。”

她听说爸爸的工作还是和二伯抢来的,当年闹得很难看。爸爸虽然是后勤但是事少稳定,还给分配了房子。

后来二伯一家去了外地发展,王兰已经对二伯家没什么印象了。

而且妈妈长的很漂亮,爸爸长的很一般。当年妈妈就是看中了爸爸稳定的工作,要是爸爸连工作都没有了,家里只会更乱。

月颜想帮王兰一把,奈何王兰家里的情况实在很复杂。即便国营工厂发不起工资,他们仍旧认为这是铁饭碗,只是一时的危机罢了。

这就是这个时代传统的观念,月颜没有办法改变。

月颜只能退而求其次:“其实很简单,你不要总是去想。我们是和陈星儿做朋友,又和她爸爸不熟,一个工厂有那么多厂长呢,你讨厌的过来吗?你家里的事情和你没关系,你帮不上忙不如趁现在把学习跟上,考上师范大学还能省下学费,这才是为家里分担。”

王兰的目标就是考上首都师范或者任何一所师范大学,老师也是这个时代的铁饭碗之一,并且深受尊重。

她家里人也是一样的想法,而且师范还不要学费。

王兰咬着唇:“我知道了,我会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正好也要月考了,我就好好复习,不能因为家里的事把成绩落下了。”

“你要还是心里介意的话,就暂时先专心学习不去想别的事。等大人把事情解决了你再向星儿赔不是,她肯定会原谅你的。”

一直在竖起耳朵偷听的陈星儿凑了过来:“我不介意,要是你说我两句能开心一点的话,那你骂我两句吧!”

原本忧心忡忡的王兰听到陈星儿这么说,顿时破涕而笑。

“干嘛,本来情绪酝酿的好好的,心里可愧疚了,你这话一说我就…”

陈星儿理解地拍了拍王兰的肩膀:

“我之前不知道你家里的事情,刚刚我语气也不好,我给你赔不是。不过我爸不是坏人,而且机械厂有稳定的订单,不会发不起工资,你千万不要把他当成坏厂长。”

王兰又红了眼眶:“谢谢你,其实是我不对,我不该把家里的事情怪在你身上,我不是一个好朋友。”

看她们都说开了,月颜心里松了一口气。

机械厂的稳定订单不会是和天枢手机厂的那个吧?

还真有可能,她们工厂每个月都要从机械厂定制大批量的零件,这笔订单对方看在周博衍面上给的最低价。

月颜心里有些许愧疚,待会给梁文打个电话,让他和机械厂那边商量改改合同,每个零件涨五分钱。

五分钱听起来不多,要知道工厂每个月购买的零件都是按万为单位的,并且又不只采购一种零件。

虽然增加了成本但还在控制内。月颜心里有数,每种零件的价格都有一个合理范围,只要不超就不会赔本,只是赚的少了点,涨五分赚的钱也不少。

另一边只顾着吃的三人组明显感受到气氛不对。但显然和她们没关系,她们要做的就是当做不知道。

周乖乖戴着透明手套剥龙虾,一边和徐招娣搭话。

只是她心里隐隐感觉对方似乎不太喜欢自己,或许是对方不喜欢和陌生人说话也有可能。

周乖乖表示不在意,她早就习惯了没有朋友,应该说是没有女性朋友。月颜除外,月颜是她嫂子。

一旦她和普通女孩子相熟,对方知道她的家庭背景就会对她敬而远之。这种感觉让周乖乖很不舒服,对方总有一种讨好的意味。

周乖乖曾经有过一个好朋友,好朋友邀请她去家里玩,结果好朋友的父母擅自请了一堆亲戚客人招待她,就为了在她面前混眼熟,希望她能在父亲面前提到他们。

那一次让周乖乖很失望,她原本以为自己真的拥有好朋友了,没想到又是一次利用。

久而久之她放弃了交朋友的想法,放学后的娱乐活动就是家教课。

徐招娣对她的冷淡甚至还让周乖乖高看了她一眼。

虽然不是朋友,但第一次遇到这种不会凑在自己面前讨好的人,周乖乖并不难受。

她转头问云程。

“她们三个怎么啦?”

云程手上的透明手套已经被小龙虾的爪子戳烂了,他的手掌全是红油。

周乖乖下意识后退,生怕被云程手上的红油蹭到。

云程一脸懵:“我咋晓得?我一个男的你问我啊!”

周乖乖撇嘴:“要你什么用,关键时候什么都不知道。”

徐招娣听着刺耳,语气淡淡:“云程本来就不知道对面在说什么,你未免有点无理取闹了。”

周乖乖和云程互相对视,谁在无理取闹?

她反应过来是在说自己:“你…是说我吗?”

云程心里咯噔一下,徐招娣怎么还说实话?他待会儿要怎么哄?

徐招娣目不斜视:“你和云程都在吃东西,你不知道的事他怎么知道?”

好在周乖乖并没有生气,反而笑眯眯看着徐招娣:“你说的对,我确实在无理取闹。”

云程心想完了,周童心第一次被人这么说,怕是要拿自己撒气了。

徐招娣疑惑了,她怎么不生气还笑起来了?看到云程满脸担忧地看着周童心,徐招娣心里替云程不值。

明明无理取闹的是周童心,为什么云程还要心疼她?

徐招娣硬着头皮:“那你还不向他道歉吗?”

云程急忙拒绝:“不用不用,别管我,你们聊。”

周乖乖无奈摊手:“你看,他不需要我道歉啊。”

徐招娣脸上火辣辣的疼,感觉自己里外不是人。

陈星儿和王兰和好如初,月颜站起来又察觉到对面的情况不太对。

这又是咋了?

我去,不会是狗血三角恋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