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162.摩擦

……

大家吃完东西才开始复习,高考结束就是高中的第二次月考,考完就是期末考试,她们已经是准高三学生了。

月颜原本对高三没什么感觉,毕竟是经历过一次的。只是看大家都绷着一根弦,她也不好意思表现出没压力。

让月颜惊讶的是周乖乖学习成绩不错,而且脑子很灵活。大概是她先入为主了,曾经她们班家世不错的同学成绩都一般,说一般还是抬举他们。

虽然不乏有优秀的,但更多的是混日子。张口闭口就是不用努力也能上大学,毕业后家里会送他们留学。

月颜很不喜欢和那样的人做朋友,因为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提醒自己,她们不是同一个阶层。

她当然没有什么仇富的想法,只是单纯不喜欢那样的人。

因此周乖乖学习成绩优异在她眼里还蛮惊讶的。

周乖乖嘟囔道:“月颜姐姐,看你的表情像是不相信我是好学生。”

月颜笑道:“怎么可能,我只是没想到你成绩比我想象的还要优秀。”

周乖乖所有科目都达到了优秀,但又不是特别优秀。比如满分一百分,她会保持在89分左右。这样的学生其实什么都会,就是懒得继续琢磨。

周乖乖小得瑟:“我可是请了家教老师的,成绩不能比表哥差太多,不然我爸妈又要数落我。”

月怀德带着材料回来的时候,家里的小客人们还没有离开,于是大手一挥让大家留下来吃过晚饭,到时候让司机把她们送回去。

月颜的几个朋友就留下了,主要是她们都知道月颜爸爸做的东西好吃。

然而月颜爸爸今天做的好吃的差点让她们把舌头一起吃下去。

月颜趁大家坐在沙发上聊天,低声喊住陈星儿:“你不是想看小乌龟吗?在我房间放着呢。”

陈星儿蹦跳地跟在月颜身后。

谁知到了月颜房间,月颜反手把门一锁,双手扶住陈星儿的肩膀。

“星儿,你下次不要再偷偷往我书包塞小说了。其实我一本没看过,全给我妈妈看了。”

之前妈妈坐月子的时候闲的慌,月颜几乎隔两天就能从书包里翻出来不同的言情小说,她只看简介就知道自己曾经看过,见妈妈无聊就把书给她看。

等妈妈看完她就把书悄悄放回陈星儿的桌兜,不过她们从来没正面谈起过这件事。

这一次月颜之所以提出来,就是因为这本书内容不合适,已经涉及到虽然作者描写隐晦、但月颜一看就知道是少儿不宜的内容。

月颜不知道妈妈有没有看出来,反正她只能装作不知道。

月颜认为陈星儿不应该再这样沉迷下去,才当众吓唬她。

“我知道你是想把喜欢的东西分享给我,但是我们就要高三啦。等你上了大学想看什么都可以,这些书看太多会影响择偶观的。”

月颜正经和陈星儿谈起这事,只见她小脸通红。

“我知道错了月月。我就是想让你跟我一起看,我也不知道跟谁分享。徐招娣肯定不会看,王兰你也看到了她刚刚还笑话我呢。我就想给你看看,万一你感兴趣呢。”

每次月颜都是隔了两天才把书还回来,让陈星儿误以为月颜喜欢看,就继续往月颜的书包里放书。

她知道这种书肯定不能光明正大的分享,所以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她其实心里可憋的慌了,好想跟人一起讨论剧情。

“实不相瞒,我觉得这些小说的套路都是一样的,所以我没什么兴趣,或许以后等我们毕业了,我再陪你一起讨论剧情。”

陈星儿扑进月颜怀里:“月月,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其实我还有个梦想就是成为一个作家,我看这些小说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我是作者我会怎么写。”

这倒是月颜没想过的,陈星儿跳脱的性格和作家沾不上边,不过月颜还是鼓励她:“不错呀,当作家挺好的,期待你成为大作家的那天。”

这时候写小说的作者,在以后那可是祖师级的前辈。

两个人又在房间聊了一会儿,楼下传来王兰的声音。

王兰敲了敲门:“你们看乌龟这么久啊?看的是什么乌龟?”

月颜房间摆了一个透明的方形大鱼缸,里面放着周博衍送她的乌龟。

鱼缸里面还放了几块小石头和几条小锦鲤,从楼下搬上来是因为家里的狗会去吓唬乌龟,大鹅有时候偷溜到客厅还会偷锦鲤吃,家贼难防。

陈星儿指着鱼缸:“看吧,乌龟多可爱呀,为什么不能多看一会儿?”

王兰半信半疑:“勉强相信你,叔叔说开饭了,让我们下去吃饭。”

这才是王兰上来的借口,楼下实在是太香了,不知道月颜爸爸做的什么好吃的,反正她在楼下待不下去才上来喊人。

下楼后,月怀德正端着大盆小龙虾往客厅走,桌上已经摆上了两盘烤鱼和一些烧烤。

月怀德觉得大排档只有烤鱼和小龙虾有点太单调,而且这两样价格都是中等,需要再加点低价的菜品。

于是月颜就想到了烧烤,烧烤必不可少的就是羊肉串和牛肉串,还有烤五花以及各种蔬菜。

月颜家因为开火锅店的原因,和屠宰场建立了合作,每天能用最划算的价格收到新鲜的牛羊肉和猪肉。

烧烤的味道其实还好,主要就是小龙虾和烤鱼的味道。

尤其是烤鱼,能让整条街都弥漫着烤鱼的香味,现在整个一楼全是烤鱼的香味,都已经盖住了烧烤的香气。

烤鱼的秘方是月颜自制的,她对自己的手艺还是很自信的。

“这是我家研究的新菜品,今天正好放假,我妈妈带着弟弟去外婆家了,就请你们过来吃顿好吃的。”

月颜知道关系好的朋友会邀请彼此去对方家里玩,她终于也有好朋友了。

月怀德在围裙上擦干净手:“大家不要客气,你们都是月月的好朋友,把这当自己家。”

陈星儿开心不已:“叔叔做的好吃的太香了,我们今天有口福啦!”

“你们吃,我还要去一趟店里,你们一群年轻人才有话说。”说罢月怀德又看向月颜,

“一会儿吃完了让司机把她们送回去,小姑娘家走夜路不安全。”

月颜点头答应:“我知道的,爸你放心出门吧。”

等月怀德离开后,家里就真是山中无老虎了。

陈星儿迫不及待抓起一串烤肉。

“月月,你爸爸也太好了吧!”

吃到嘴里才发现竟然是羊肉。

陈星儿原本就圆溜溜的眼睛瞪得更圆了。

“月月,这是羊肉诶!”

月颜表示疑惑:“羊肉怎么了?”

陈星儿把想说的话咽回去,羊肉这么贵的肉都能用来招待她们,月颜家里人也太好了。

然而不只有羊肉,还有牛肉和五花肉,哪样都不便宜。陈星儿一边大快朵颐,一边替月颜心疼钱。

她吃的嘴边全是油:“我们下次还是不要来你家了,给我们做的晚饭也太豪华了!”

徐招娣递给她一张纸巾:“说这话的时候先把你嘴边的油擦干净,吃的满嘴都是。”

陈星儿调皮地吐了吐舌。

“还不是因为太好吃了,烤这么多肉串不知道要花多少钱。”

王兰调侃她:“你爸都是厂长了,你还在意这点钱吗?”

陈星儿叹气:“王兰,你不要总是提起我爸啦,我爸是厂长和你没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的情况,厂长没你想的那么有钱。”

王兰一直提起陈星儿父亲的身份就是有点针对的意思,她没有恶意,仅仅是对厂长没好感。

因为双方是朋友,总是提起会让陈星儿不舒服。

王兰的父母是工人,爸爸是服装厂的工人,妈妈是纺织厂的工人。爸爸上上个月的工资还没有拿到,说是厂里发不起工资了。

王兰也是被妈妈影响的,就对厂长没什么好感。

月颜快速思考着。

陈星儿的爸爸是机械厂厂长,王兰似乎对厂长有意见。这事必须趁今天说开了,不然隔夜后会影响陈星儿和王兰的友谊。

仔细一想自己身边没个普通人,不是厂长孩子就是市长孩子,还有周乖乖这个爸爸是省里干部,以及周博衍父母身份保密的。

这一天天的,光在教育小朋友了。

月颜趁大家吃小龙虾的时候坐在王兰身边。

“王兰,你今天怎么了?感觉你心情不是很好的样子?”

王兰也知道自己总是忍不住针对陈星儿的父亲,她也想缓和与陈星儿之间的摩擦,便如实告诉月颜。

王兰低声愧疚倾诉:“我不是故意的,可我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我爸上上个月工资还没发,说是被厂长拿去私人用了,厂长就是苏玉她爸。现在我家只有我妈一个人拿工资,我爸妈天天吵架,我妈觉得我爸没出息,我就觉得这些当厂长的没一个好人。”

王兰的爸爸是服装厂的后勤,专门负责搬货这类的苦力工。别的工人们的工资都给发了,只有后勤这些劳动力平时不怎么被注意,发工资的时候就给漏了。现在厂里补不起工资,就只能拖欠着。

王兰的爸爸两个月没拿到工资,家里全靠妈妈撑着,夫妻矛盾就上来了。

她妈妈骂爸爸没本事,爸爸找了几次厂长都无功而返。妈妈整天在家里骂厂长不是东西,王兰家里的矛盾全都是因为苏玉的厂长爸爸拖欠工资。

月颜找到问题所在,王兰这是钻牛角尖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