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154.外卖设想

……

周博衍在月颜家待到下午才回去,他还要去舅舅家一趟。

这次回来是舅舅帮忙做的担保,高考完就得立刻回去,这一次任务的保密程度不亚于他父母的科研工作。

月颜送走周博衍,给爸爸打电话让他从店里带回来几斤小龙虾。

周博衍还没有吃到小龙虾,明天家里满月宴,自己忙里忙外顾不到他,今晚做好了就给他送过去做夜宵。

想想自己真是可恶,大晚上给人加餐,还是麻辣小龙虾。

这要是个不爱锻炼的人,那得长多少肉?

但是没说就是零卡,给周博衍多做几个口味。他家里还有爷爷奶奶,吃小龙虾又不分年龄。

今天家里有客人,月怀德从店里回来的时间比往常早。

周博衍才离开半个小时,月怀德就回来了,月志远和月富强紧随其后。

月颜只能感叹没缘分,周博衍再多留半小时就能吃到刚出锅的小龙虾。

月怀德对闺女做的麻辣小龙虾意犹未尽,自己做出来感觉差点味道,还是闺女做出来的香。

“这次我跟着你一起学,我总觉得我做的没你好吃。”

月颜正好需要爸爸帮忙打下手。

厨房里只剩下她和爸爸,随着调料下锅爆炒,香味很快就飘到了客厅。

月志远忍不住吸了吸鼻子:“这就是咱养出来的小龙虾味儿?这闻着也忒香了!还是城里人会吃!”

小龙虾在店里被处理干净,月颜给爸爸打电话后,月怀德就让店员帮忙处理了,带回来的时候还是新鲜的。

小龙虾先过了一遍水,锅里的底料炒香后把小龙虾全倒进去,月怀德在观摩的同时手上动作不停,“砰砰砰”剁着蒜蓉。

家里有现成的卤料,在煤炉上煮的咕嘟咕嘟冒泡,月颜把大约两斤小龙虾放进卤料汤里面。

卤煮小龙虾比较耐放,放在保鲜盒里,周博衍可以在路上吃。

只是看今天这情况,这些小龙虾怕是都留不下来。

月颜拜托爸爸给店里打电话再处理一批小龙虾送过来,可能需要八九斤的样子,送十斤也行。

锅里正在做的小龙虾先给周博衍送过去,周博衍还没吃饭。

很快小龙虾全部出锅,月颜各盛了一盘让家里垂涎欲滴的大伙尝尝味,等会儿店里的小龙虾送过来再做一次。

月富强瞅着盘子里红艳艳的小龙虾深吸一口气:“这味儿可真香啊!”

就是不知道怎么吃。

月志远捏起小龙虾的爪子端详:

“这小龙虾咋吃?看着硬邦邦,难道用牙啃着吃?”

月怀德正好从厨房出来,亲自示范吃小龙虾。

月颜给爷爷奶奶剥了一小碗虾肉。

“给你们二老弄的是卤煮口味,这个不辣。”

奶奶尝了一口小龙虾:“看起来没多少肉,没想到肉还不少,这味道也好吃。”

这一小碗肉要是放在农村,也是开顿荤了。

尝过小龙虾美味的月志远眼珠子滴溜转:“我们池塘的龙虾都被老三承包了,不过那些水稻地里还有野龙虾,那个做起来是不是也这个味?”

月颜放下筷子擦手:“是的,我看你们喜欢吃卤煮和蒜蓉口味,我把卤料包给你们装点带回去,回去后从田地里捉些野龙虾卤着吃,平时可以用来当零嘴。不过尽量不要给孕妇吃,吃太多对孕妇身体不太好。”

奶奶连忙拒绝:“那还是算了,卤料你留着吧,我就怕家里吃龙虾你两个伯母馋的慌。”

月颜连忙解释:“卤料可以卤别的东西吃,孕妇不能吃太多小龙虾,吃两个解馋还是可以的。”

卤料包同样是月颜的原创,她之前有想过做卤味,只是单独开卤菜店有点小题大做。

正好把卤味和大排档开在一家,就算不吃大排档也可以买些卤鸡爪之类的东西回去下酒。

周博衍家门口响起汽车喇叭声,月颜端着三个保鲜盒的小龙虾出门找他。

“这是之前跟你讲过的小龙虾,一共有三个口味,我都在上面标注了。”

周博衍换了一身衣服,他正要去舅舅家,顺手把东西放在车上。

“辛苦了,我今晚可能不回来,明天你家满月宴我和舅舅一起来。”

月颜踮起脚替他把领口抚平整:

“路上小心,注意安全。”

月颜目送汽车离开巷子才回到家。

当天晚上,月怀德亲自掌厨做小龙虾,全家人吃的肚皮滚圆。

第二天,周博衍和舅舅一家先后过来。

他刚进门就去找小狼玩,周舅舅进门后周博衍头也不抬,仿佛和舅舅一家不熟。

月颜在门口迎接客人,心里纳闷这是怎么了?

周舅舅进门就咧着嘴笑。

“丫头,你做的小龙虾真好吃。我就多吃了几个,周博衍那小气鬼就不乐意了。”

周乖乖在一旁拆爸爸的台:“哪有几个?爸你一直在跟哥哥抢着吃,甚至趁哥哥打电话的时候吃完了,要是我肯定就气哭了。”

月颜总算知道周博衍为什么不和他舅舅一路了。

“叔叔要是喜欢的话,之后我家大排档开业可以给你点餐送上门。”

周舅舅连忙摆手:“不行不行,我得以身作则,不能搞特殊。”

月颜笑着解释:“您误会啦,是我家准备开一项外卖服务,到时候火锅和麻辣烫也可以点外卖,打电话到店里就可以提前预订。”

周舅舅竖起大拇指:“这个好,能给不少人创造就业机会。”

月颜心想这句话可藏了不少深意,现在的就业形式很严峻,工厂已经开始发不起工资了。

她打听到的消息是,由于洋人在国内开厂的缘故,工厂货物堆压根本卖不出去,原本的经济体系行不通了。

没想到这件事比自己预想的还要突然。当自己身处在历史的洪流之中,才发觉这些历史课本上一笔带过的变故是多么惨痛。

“外卖的话确实需要不少人手,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招到合适的人。”

送外卖纯靠出卖体力,和最底层的搬运工没差别,工厂里的工人就算下岗了也看不起这样的工作。

周舅舅笑着调侃:“灵活就业嘛,有工作都不积极,难不成等着饿死在家里。”

月颜没有和周舅舅详聊,毕竟大排档还没开业,外卖的设想她只和爸爸讨论过,怎么操作还要深思熟虑。

云程一家也在邀请名单里,今天云程的妈妈打扮的很漂亮,烫着潮流的卷发,脸上扑了香粉,还是没遮住乌青的黑眼圈。

云程妈妈就在服装厂,而且还是管理层。洋人企业入驻,受影响最大、被冲击最惨的就是服装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