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147.田小莉

……

这几天月颜总觉得在被人跟踪,但她又什么都没发现。

难道是因为周博衍不在,她神经绷的太紧了?

月颜还是相信自己的直觉。

她把这件事告诉了司机,原来司机早就发现了。

“最近我没有发现什么疑神疑鬼的人,只是有个小混混尾随过咱们,他说是帮人传话想跟你交个朋友。”

司机兼任保镖,还是周博衍给月颜找的。他对两个人的关系心知肚明,这件事只汇报给了周博衍。

月颜没发现被跟踪这事之前,司机并没有刻意瞒着她,但也没有直接告诉月颜。

月颜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那就行,我还以为是自己感觉出问题了。”

她对有人找混混想跟自己交朋友没任何好感。

这种人要么就是不安好心,要么就是黄鼠狼上门拜年。这话并不是自相矛盾,反正肯定没好事。

正经人怎么会找混混帮忙传话?

陆正欢很是憋屈,他想了各种方法都近不了月颜的身。

月颜平时出行有汽车接送,根本没有落单的时候。唯一落单的机会就是在学校,他进不去高中校园。

他还找了混混帮忙去传话,结果月颜根本不搭理,那个混混都没有直接见到月颜。

陆正欢挫败的同时心中隐隐升起征服欲,他就不相信搞不定这个小丫头片子。

……

最近安城的本地报纸上出现了一则有意思的新闻。

说是有个姑娘手机丢了,但她看到别人跟她的手机一样,就觉得是别人偷了她的手机。于是两个人就闹到了手机店里证明,还都拿着各自的发票。没想到售货员竟然用手机定位找到了丢手机姑娘的手机。

这个新闻说大也不大,只是听起来很新奇。大多数人都买不起手机,但身为安城本地人,或多或少都有听说过移动电话,移动电话就是手机。

他们虽然买不起,但还是可以讨论的。比如售货员是怎么通过手机定位找到的手机?

他们以前没听过“定位”,人丢了都找不到,咋就能给手机定位了?

在手机下面的宣传广告上,同时还有电子手表的广告。

电子手表支持定位寻亲功能。大人带电子表,儿童戴儿童手表,大人可以实时监测儿童的位置。

并且儿童手表的腕带只有大人手上的电子表才能解开,否则儿童手表是不好拿取下来的。

当然没有父母手上的电子表买家也能摘下来儿童表,只是比较麻烦,还得去店里找专业人员。

先前还讨论人丢了找不到的看客看到广告后心里有了琢磨。

虽说安城治安比较好,可是那人牙子是流窜性的,说不准啥时候就流窜到安城了。

就像前两天有几个罪大恶极的犯人被处决,就是从别处流窜过来的,竟然光天化日在大马路上抢妇女儿童。犯人罪行滔天,听说犯下的罪加起来写了有三页纸。

一时之间安城人人自危,谁家没个女人孩子?要真是遇到那个时候,这定位手表就是个救命的东西。

而且价格也不贵,咬咬牙攒钱半年就能买下来。

可以说这个打广告的时间出现的很巧妙,正好就是金梅、张强等团伙被处决后罪行公开的时候。

在大家都惊恐慌张的时候,突然告诉他们有一样东西可以给家里的儿女身上定位,就算跑丢了都不怕。

安城日报上的广告是月颜亲自撰的稿,加了钱才特地放在这一期,光是标题就很符合安城日报的特性。

月颜看过很多标题党的新媒体文,还担任过校园电视台的文案编辑,这两个软广植入可谓是恰到好处,简直深入人心。

大家可以不知道天枢手机其实是安盛的品牌,可以不知道电子手表也是安城的品牌。但他们都知道,只要把定位手表装在身上,哪怕去了天涯海角都能被找到。

天枢手机的销量并没有因为登报纸长多少,毕竟价格摆在那里,就等沿海的厂子建好。定位手表和天枢迷你版销量涨了不少,尤其是定位手表简直是爆炸式增长。

关键定位手表是买一送一。这个价钱买个电子表,送个儿童手表,三百块钱等于买了两个电子表,很值得。

月颜已经在想办法联系电视台,这正是电视广告植入的第三年,她得抓住这个机会。

提到电视台,云程就很熟悉了。

“我外婆去年还上春晚了,你没看过吗?”

月颜心想自己是看过春晚的,但是不知道云程外婆是哪个。

“你外婆叫什么?”

云程想了想:“我外婆你应该没注意到,她年龄比较大了,已经不上台表演了,不过田小莉你知道吗?”

这名字有点耳熟,好像过年的时候春晚有这个人。

“是不是一个唱歌的?”

云程点头。

“她是我外婆的学生,我让我外婆帮忙,给你托关系让田小莉给你家打广告呗!”

这简直是天降惊喜,那可是上过春晚的女歌手,给她家打广告也太有面子了吧!

这个时候的歌手,那可都是未来的天后呢!

月颜纠结犹豫:“会不会不好帮忙啊!要是太麻烦就算了。”

以对方的身家,应该不怎么轻易代言广告吧?

云程大大咧咧:“这还不简单,出钱邀请她不就行了,我看你不是挺喜欢她的吗?”

月颜微微叹气:“喜欢是一回事,可这是麻烦你外婆的事,那多不好意思啊。”

云程毫不在意:“我外婆又不嫌麻烦,她就带那些唱歌的学生,她自己又不唱歌。”

既然商量到这里了,再推脱就有点虚伪,月颜只好拜托云程帮忙牵线。

她心里其实是有些忐忑的,能上春晚的女歌手会愿意帮自己家代言吗?

很快云程就给了回复。

“田小莉过一周会来安城,听说是来散心,反正用不着咱们接待。但是你家吃的那么好吃,让她吃两顿说不定给咱免费代言呢。”

月颜心里紧绷的弦终于放下。

“我都已经想到被拒绝的情形了,没想到你竟然成功了。”

云程压低声音:“本来我外婆说田小莉这段时间没行程,结果田小莉要离婚了,就带她来安城散散心。”

月颜心里有点小紧张:“田小莉有没有喜欢吃的和不喜欢吃的东西?她有什么忌口吗?”

“我也不清楚,等我外婆来了就知道了。你别担心,我外婆很喜欢吃你家甜品。自从给她寄过去手机,每天都要跟我妈打电话,她对你印象好着呢。”

月颜这才闲下来,好像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八卦消息?田小莉要离婚?

这年头还是不怎么提倡离婚的,周边的妇女主任和亲朋好友都会劝忍忍把日子过下去。

能让上过晚会的女歌手离婚,应该不是一点小矛盾。

这些瓜月颜是吃不到,只能暗自记在心,到时候不要戳到人家伤口。

没几天月颜电话就响了。

“快快,我外婆来了,田小莉也来了,她也太瘦了,我外婆说先去吃火锅再买点甜品,她们住在和平宾馆。”

月颜连忙拾掇好自己就让司机送自己去了和平宾馆。

云程已经在门口等了她好一会儿。

他上来就念叨:“你总算来了,田小莉也太瘦了,简直是皮包骨头。”

月颜第一次见大明星,拿出手机用摄像头当镜子照了照自己。

“走吧!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云程带着月颜进了和平宾馆,远处的陆正欢总算逮到了机会。

“这小丫头片子也没看起来那么清纯,小小年纪就和男同学去宾馆,啧啧啧。”

陆正欢理了理自己的刘海,他的刘海是三七分,还骚包的喷了摩丝,整个发型都是膨起来的。

总算让他逮到了月颜落单,没想到刚进门就被拦下。

迎宾小姐微笑道:“不好意思,和平宾馆已经被包下了,这两天不接待外人。”

陆正欢脸上的笑容凝固,随即露出苦笑。

“我是来找人的,刚刚进去的那个女孩是我侄女,我看到她和别的男生一起进宾馆,我答应我已经去世的哥哥要好好照顾她。”

迎宾小姐觉得怪异,既然是来找人为什么还满脸带笑?

“那请你先等等,我打个电话核实一下。”

想不到连迎宾小姐都不好骗,陆正欢压低声音骂了句脏话。

然而他竟然被放了进去,对方没有戳穿他,他有些想不明白。

不过这里没有警车,他一点都不担心。

而且他的通缉令已经被下了,他上次回去就是找替罪羊的,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他是法人。那些商人即便恨他恨的牙痒痒,也拿他无可奈何。

月颜进入田小莉的房间,房间里还有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太太。

云程说的一点也不夸张,田小莉真的特别瘦。都说上镜胖十斤,田小莉身高大概在一米六五左右,体重看着也就七八十斤。

满头银发的老太太很有气质,是那种带着古典韵味的女性,年轻时候一定是个美人。

云外婆热情道:“你就是云程的朋友吧!我家云程多亏了你带动学习,快来坐。”

她之前只听儿子在电话里谈到这个女同学,心里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女同学是没多少好感的。

她任教的地方是音乐学院,大地方的学生人多了心思就杂了,让她误以为女同学是看自己外孙的家世才故意攀好处。

不过在见到月颜的第一眼,她就改观了。这样纯粹清澈的眼神,怎么会是那种坏丫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