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137.羊水破了

……

不论怎么说既然这群人已经自乱了阵脚,月颜和爸爸对视一眼后决定下去看看情况。

他们不能坐以待毙。

堂屋地上散落着手电筒,听人数大约有五六个人。

月颜冷笑,这群人还真是看得起自己一家,派出来这么多人。

不知道是谁无意碰到灯的开关,月颜和爸爸刚举起棍子就被几人发现。

以及吓到这几个闯入者的正是从村里带回来的大鹅。

大鹅的战斗力从来都不弱,甚至还能追着狗撵。

月颜自从把大鹅带回家就没怎么管过,倒是妈妈很喜欢大鹅,给大鹅在院子里弄了个窝。

这群人踩点的时候应该只知道她家有个傻狗,不过正常人都不会注意到鹅的战斗力。

这群人里面领头的正是昨天下午在巷子口踩点的瘦矮个。

瘦矮个声音像是用勺子刮盆底一样刺耳:“把那小丫头抓下来,别把她打残了。就把她爸往残了打,她家里还有个孕妇也一起绑走。”

这个人说话全往月颜的软肋刺激,她心中怒火滔天,身边的爸爸呼吸都重了几分。

月颜抢过爸爸手上的钢管,把自己拿着的拐杖塞到爸爸手里。

想要伤害她的家人,这群人不可饶恕。

不等他们冲上来,月颜拿着钢管冲着距离楼梯口最近的男人甩过去,清晰可闻的骨头断裂声在半夜格外响亮。

对方一时不防摔倒在地,挡住了楼梯口。这群人大概没想到月颜还有这一手功夫,顿时被吓得后退了一步。

瘦矮个骂骂咧咧:“妈了个巴子,你们都在怕什么!难道咱们几个连三个人都收拾不了!”

瘦矮个话刚说完就痛苦的嚎叫了一声,刚刚不被他们放在眼里的大鹅一口拧在他的屁股上。

大鹅的攻击力可不是闹着玩的,这一口拧下去瘦矮个走路都是问题。

瘦矮个捂着屁股大骂:“先把这只鹅给我弄死!”

几个同伙拿着刀子想要靠近大鹅,却不知他们背对着月颜,又被月颜拎着钢管狠狠抽打后背,而月怀德也跟上了女儿的脚步。

月怀德以前就是干体力活的,最不缺的就是力气。

而月颜经过专业训练,别看她长的纤瘦,身上可是很有力量的。

他们没有碰到大鹅,反而还被后背偷袭。这丫头下手真狠,钢管砸在他们背上要缓好一会。

然而他们并没有喘息的机会。月怀德穷追不舍,哪怕是用木头拐杖也追的这群拿着匕首的闯入者乱跑。

月颜下手更甚,跑不掉的漏网之鱼被她一脚踩到后背卸掉了双臂。

这个卸掉是指暂时性骨折,要说重伤也算不上,但他们肯定是失去了战斗力。

即便如此这群人躺在地上也没见得有多轻松,因为大鹅挨个拧屁股,痛叫声此起彼伏。

月颜跟着爸爸追出来,眼看有人想趁爸爸不注意从爸爸背后偷袭,月颜一棍子甩上去,对方痛苦的捂着手臂。

月颜是下了狠手的。她根本不在乎自己手臂之后会不会脱力,反正想伤害她家人的坏人一个都别想跑。

从堂屋追到堂屋门口,对方就像是蚂蚁掉蛋,躺在地上的人越来越多。

对方竟然来了七个人,自己和爸爸唯一的优势就是有两把刷子,爆发和体力比他们强。

对方全都是瘦矮个,估计是想以人数攻破她家。这几个闯入者最高身高不超过一米七五,个个身材瘦小,看着贼眉鼠眼。

最后只剩下瘦矮个,他靠在堂屋门边试图讲道理。

“咱们商量个事,今晚的事一笔勾销怎么样?只要你放过我,我们就不计较金梅和张强被抓的事。”

月颜冲着他冷笑:“你觉得你有资格和我谈判?我看着像蠢货么?今天放过你们,等你们下次再来偷袭?”

瘦矮个举起手就要发誓,月颜并不给他这个机会。

磨磨唧唧的肯定要出事,先把他胳膊卸了再说。

没想到瘦矮个竟然从怀里掏出来一把手枪,他拿着手枪冲着月颜露出一口黄牙。

瘦矮个反客为主,露出小人得志的笑容:“现在你还想谈判吗?”

月怀德正要动,瘦矮个的手枪又对准了他。

“别乱动,我可没用过手枪,万一走火对大家都不好。”

这是他的秘密武器,他原本不准备带着。只是出门前眼皮一直在跳,犹豫了半晌还是装在了身上,没想到真的灵验了。

这把枪来路不明,是他们攻击过一个多管闲事的警察才抢过来的,所以他平时把枪藏得很好,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不会拿出来。

月颜对爸爸使了个眼色,她手上的钢管和爸爸手上的拐杖都被对方要挟着扔到院子里。

这下瘦矮个越发得瑟,他举着枪就要凑近月颜,刚想用手摸月颜的脸,就被月颜一个反擒拿直接摔到地上。

手枪飞了出去,月怀德迅速跑去捡了手枪,没让地上的人有这个机会。

这下瘦矮个是真的慌了。

“我就跟你开个玩笑…”

月颜满脸厌恶地踩着瘦矮个的脸,瘦矮个被摁在地上一动不能动。

“你知道吗?踩过你的鞋子我都嫌这双鞋子脏。”

瘦矮个连忙应和:“是是是,我就是个脏东西,惹得您犯恶心了。这次的事情是个误会,咱有话好好说,你们想要多少钱我们都能拿出来。”

躺在地上的同伙们跟着附和:

“我们老大有很多钱,你只要放了我们就能拿到一大笔钱,到时候我们还有门路把你们送去外国享福,这些都是误会。”

月颜越听心情越沉重,这群人看来害人不浅,偷鸡摸狗的事没少干才积累到这么多财富。

月颜冷着脸没有出声,月怀德紧紧把手枪护在怀里生怕被抢了去。

瘦矮个还以为月颜在考虑,很快他就听到了汽车刹车的声音。

然后月怀德在月颜的允许下跑去开大门,瘦矮个目呲俱裂。

“你他妈的竟然报警!”

他怒骂着就要从地上挣扎起来和月颜拼命,奈何被月颜踩在脚下无论如何都动弹不得。

这次完全是月颜幸运,这群闯入者就是一盘散沙,基本没有凝聚力。月怀德一个能打三个,估计他们以前干坏事都是靠人数压制。

不等周博衍破开门,大门就被从里面打开。

保镖下意识进入攻击状态,见是熟悉的人才收起动作。

“闯进来的几个人已经被我和月月制服了。这群人身上带着凶性,看起来干了不少坏事,好在一个都不能打。”

月怀德说着还擦了擦额头,保镖都无语了。他们来势汹汹,结果被父女俩给解决完了。

周博衍没有听月怀德多说,他快步来到堂屋,月颜背对着他,脚下还踩着一个骂骂咧咧的男人。

见到不是警察过来,瘦矮个又变了一副面孔。

月颜用脚尖在他背上使力:“你这人真有意思,都说王八能屈能伸,你变脸比王八还快。”

瘦矮个但凡抓到机会就想让月颜放走他。

“那是那是,我就是那臭水池子里里的王八,我是王八蛋。”

周博衍冰冷的语气从后面响起:

“把他交给我,你快去看看阿姨怎么样了。”

月颜毫不迟疑地上楼:“不要放过他们。”

瘦矮个心脏突然开始扑通狂跳,后背的汗毛直直竖起,这个男人给他的感觉很危险。

他下意识就想爬开,然后就听到自己后背骨头断裂的声音。

如果说刚刚那小丫头只是用脚踩住自己不想让他逃跑,这个男人是真的想让他死。

强烈的求生欲让瘦矮个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咳咳…我还有用,你不能杀我,我要警察…我要找警察。”

周博衍勾着唇似笑非笑:“杀人是要犯法的,你觉得我会杀你吗?”

他怎么可能会杀人,他要让这群闯入者罪有应得。

周博衍用精神攻击对方脑域,同时打开手机录音。

“把你犯下的罪都交代了吧,我想你现在应该很想坦白从宽减刑吧?”

瘦矮个嘴角流出哈喇子,他目光呆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

在场行动力失去控制的同伙们则吓得心脏病快复发了。他们腿能行动但是手臂全都骨折,完全站不起来。

而且还有个大鹅一直拧他们屁股和大腿,让本就受伤的身体雪上加霜。

他们只能绝望祈求瘦矮个别说了,再说下去他们全都要挨枪子儿。

然而瘦矮个交代的一清二楚,这群闯入者心如死灰。只希望这个问话的人没有记住太多有用的东西,公堂对簿的时候能减一点是一点。

他们根本不知道还有手机录音这个东西,瘦矮个已经临时傻了。

月颜打开阁楼的门,发现妈妈的情况不太对劲。

妈妈因为过于担心她和爸爸一直提心吊胆,听到大门打开的声音后才放松下来,就发现身下一股热流。

羊水提前破了。

月颜连忙跑下楼喊人:“爸,你快过来,妈妈羊水破了。”

月怀德原本就走到了门口,闻言迅速跑上楼。月颜不敢搬动妈妈,就跟着保镖把客厅的闯入者拉到院子里。

周博衍在路上就已经让保镖们替他报警了。

当时保镖们还很纳闷,但是听到周博衍打电话的时候,就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想不到周博衍的警惕性比他们还要高,实在是惭愧。

警察和救护车几乎是同时赶到,警察局距离月颜家开车五分钟就能过来。

得知闯入者和金梅有关联,云天明大半夜也被电话吵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