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133.大鹅

……

要说最近安城什么最流行,那必定是天枢小手机。

工厂里相熟的同事逢人见面就会问上一句:“你也买了移动电话吗?”

又或者聊天的时候不经意露出手腕上的电子表,得到同事的惊讶和羡慕。

“你也买了天枢牌的电子表吗?”

虽说电子手表的主要功能是亲子定位,但大家都把它当成电子手表,毕竟手表可是个洋气的东西呀。

听说电子表只有在大城市外国人带来卖的,没想到他们安城就有本地品牌了。

虽然好像是个私人企业,但厂长是他们华州本国人,说出去就很自豪。

所有人都不知道,天枢品牌的老板是一位十七岁的高中生少女。

而此时这位十七岁的高中生少女正在乡下被大鹅追。

大鹅是村长媳妇翠兰婶子准备杀了招待她。结果没把大鹅摁住,这只大鹅贼精,家里来客人就要宰杀它,于是就开始追赶客人。

纵使月颜再多本领,这大鹅是人家家里饲养的,她总不能一脚踹过去。

眼见大鹅穷追不舍,月颜趁机抓住大鹅的脖子,扼住了它命运的咽喉。

她满是惋惜:“鹅兄,我本不想跟你结仇,但是你非要追我,今天咱们就餐桌上见吧。”

大鹅不甘心地扑棱着翅膀,翠兰婶子尴尬的追上来。

“月月,我刚刚去换了只鸭子,咱们今天吃鸭子吧,这个鹅有灵性了,怕是不好杀。”

月颜心想万物有灵,有了灵性的鹅杀了确实可惜。自己对炖大鹅还是炖鸭子都没意见,于是便点了点头。

“鹅兄,你要是能听懂我说话我就撒手了,你不能再追我,不然我就花钱把你买回去卤了吃。”

大鹅嘎嘎叫了两声,月颜半信半疑的松开手,大鹅转身拍着翅膀慢悠悠踱步离开。

周博衍从外面回来听说月颜被大鹅追,第一时间询问她有没有受伤,重视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月颜是被野狗给咬了。

月颜得瑟道:“区区大鹅怎么会是我的对手!”

大鹅从院子里路过,扭过头看了月颜一眼,月颜从它绿豆大小的小眼睛里看到了鄙视。

月颜:???

这个鹅兄弟你是不是有点狂?

她决定待会吃鸭子的时候当着大鹅的面吃,让大鹅感受什么叫兔死狐悲!

这一次来村里就是讨论建立零食厂的事情,以及县里想让月颜优先考虑招收本地人。

月颜对此没有异议,都已经把工厂开到人家县城了,总不能还从别的地方招人。

翠兰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她不由得幸灾乐祸:“对了,丁家村的人想从咱们村过路,那座桥被咱们村的人给堵上了。”

月颜问翠兰婶子:“丁大给咱们赔钱了吗?”

说到这翠兰就来气:“当时咱们村的人去讨说法,丁大死不认账,他们村的村长包庇他,估计是给了钱疏通,连他们村的人都骗过去了。现在咱们村里通了路,丁家村的村长开始后悔了,说是让丁大来给咱们道歉,分毫不提退钱的事。”

月颜问道:“村里是怎么想的?”

翠兰笑眯眯回答:“这修路的钱是你家出的,丁大本来还想坑你们家,自然是退钱跟道歉一起,不然我们就把那座桥继续封上,反正让他们过这条路又不收他们钱。”

翠兰心中得意,丁大惹谁不好非要惹月家,她们三里村现在家家户户基本都有去月家厂里工作的人。据说工厂里吃的好、睡得好,每周还能洗热水澡。

村里女人听家里人打回来电话报平安,都想扔下家里田地去工厂挣钱。

这次一听说要在县城开一个零食工厂,她们说什么都要进厂里去。

别说什么私人工厂,只要给她们管吃住和发工资,管它是什么私人国营。

她们没有文化能去私人厂里已经很知足了,国营厂人家也看不上她们。

月颜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这件事乡亲们看着办就行,丁大以后估计要夹着尾巴在丁家村做人。”

她对丁大没什么感觉,这种连自己人都坑的人注定成不了什么大器。

不过还是要提醒一下:“对了,翠兰婶婶,要是丁家村的人想去零食厂麻烦您帮我注意一下,和丁大关系好的就不要录用了。”

翠兰笑呵呵:“婶子当然知道,就算你不说我们也会帮你注意,不会把那些懒汉婆娘给你送过去,你放心吧!”

有了村长媳妇的保证,月颜心里安定不少,不过还是得告诉大伯和二伯帮忙注意一下。

虽说大家都是一个村的,但人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工厂的选址在县城到藤子镇中间,特地选的距离老家近的地方,县城的人去厂里上班也不远,骑自行车也就20来分钟。

确定好地址后,县里帮忙联系了建筑队和水泥砖厂,这都是老熟人了。人家刚帮忙修完学校又来建工厂,得知是同一个老板后干活愈发卖力。

毕竟修学校是为了周边的孩子们能有书读,建工厂能让县城周边的人有个赚钱的工作。

这小姑娘一家子都是大善人。听说他们家在外面赚了钱就喜欢回报老家乡亲们。据说还在城里办了个厂,只招老家的乡亲们去工作,去不了的就在村里给老家乡亲们找赚钱的活计,反正三里村家家户户都有能挣钱的营生。

不仅建筑队对月颜一家有好感,镇中学的孩子也很感激资助学校的人,住校生每天有温暖早餐和午餐,还是不要钱的。

建筑队恨不得自己村也走出去一个这种有出息的人,做梦都能笑醒。

大伯母和二伯母差不多是同时怀孕的,说来也算是少儿不宜的话题。大伯和二伯光棍了这么多年,一朝有了媳妇就没把持住,每天恨不得住在被窝,结婚没多少天就已经把种子撒好了。

两个大伯虽然30来岁,但是娶的媳妇儿年纪不大,种子就生根发芽了。

怀孕是年后的事情,现在是怀孕三个月,胎象刚稳,已经能干活了。但老太太每天忙前忙后把两个儿媳妇当成金子似的供着,连厨房都不让进,这在村里可很少见。

村里谁家不是娶了儿媳妇还让儿媳妇下地干活,据说有些儿媳在地里干着农活孩子就出生了。

但是老太太盼孙子孙女不知道多少年了,差点以为自己这俩儿子这辈子无后。如今儿媳妇都怀孕了,不管生的是男是女,反正都是他们月家的种。

外面的事让男人们操心,她就负责照看好儿子的媳妇。

大伯母和二伯母都是吃苦长大的,也不是那种贪图享乐的人,刚开始胎象不稳的时候只能每天干坐在家里,什么活都不能干,就让莲花教她们认字。

虽然笨是笨了点,三个月时间好歹会写自己的名字,认识简单的汉字,也会算算数和记账了。

月颜准备之后老家的工厂请大伯母和二伯母负责零食厂的事。别看副厂长的名头听起来响亮,真正管钱的还是会计,所以大伯母和二伯母其中一个必须得把算数学好。

好在二伯母有数学天赋,大伯母是真的对数学一窍不通,就只会加减乘除法,两位数的乘法都要犹豫好一会儿才能算出来。

莲花都很无奈的对月颜说:“要不等我毕业了给姐姐当会计吧。”她妈妈实在是有点笨笨的。

月颜摸了摸莲花的脑袋:“你就好好学习,以后做你想做的事情我们全家都支持你。”

大伯母虽然算数不怎么样,但是她性格很好,跟谁都处得来,这样的人在生意场上也比较会来事。目前大伯母和二伯母没有明显的缺点,目光短浅可以理解,就是吃了没文化的亏,两个人的能力要是合二为一就更好了。

在乡下待了两天时间,把工厂的事情解决了,之后工厂建起来就可以直接招人。月颜需要亲自过来看一遍,大概也就在端午节的时候。

关于目前零食的种类,月颜想到的是曲奇饼干、奶油小面包、方便面和干脆面,以及各种口味的果汁。

暂时只考虑做这些东西,尤其重点做方便面和曲奇饼干,这两样是最好卖出去的。

甜品店总是有顾客问奶油曲奇饼干和蔓越莓饼干有没有袋装,想平时放在口袋里拿出来就能吃。

月颜让表哥告诉顾客让他们敬请期待,之后会推出相应的小包装零食。

小面包自然是甜品店同款,只是这种小面包肯定没有现烤的好吃,想吃正宗的还得是在店里现买。

离开前月颜又去看了大伯和二伯的鱼塘。鱼已经可以捞起来吃了,就是个头不大,螃蟹估计要养到九月份才能打捞。

至于小龙虾根本看不见影,全都在淤泥里面住着,估计到了旺季才会爬出来,月颜已经开始嘴馋夏天路边摊各种口味的小龙虾。

两天后,月颜和周博衍载着一车干货回到了城里,其中还包括几条活鱼和村长家的大鹅。

鱼是大伯非要捞出来让月颜家先尝尝味道,大鹅则是跟着翠兰婶子在村口送他们离开,不知道怎么就扑棱到车顶上了。

月颜心道看来还是和鹅兄有缘,等回去就带大鹅进铁锅洗洗澡。

回到家的第一时间就是先去泡了个舒服的热水澡,让大鹅自己面对凶残的小黑。

其实奶奶家的环境算不错了,家里地面抹的水泥,院子也是水泥的。

村里有几户人家屋里的地面都是坑坑洼洼,进屋不开灯里面漆黑,一家三口只有一张床,遇到暴雨还得在屋子里放上锅碗瓢盆接水。

尽管村长家条件不错,那也比不上才修过房子的奶奶一家。

所以村里总是会不经意沾上灰,回来显得灰头土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