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129.月记

……

表哥前一阵子一直在钻研甜品,他在月颜给他的甜品食谱基础上又加了自己的创新,顾客反响都不错,让表哥有了极大的信心。

文在天亲自端来甜点:“这几天试营业生意不错,回头客都说明天会过来捧场。”

月颜笑着点头:“那挺好,表哥现在也能独当一面了,是不是自己当老板的感觉挺不错?”

文在天跟着傻笑:“当老板确实感觉不一样,做我自己想做的事,还不会被指手画脚。”

之前他给人当学徒的时候,切个菜都要被师傅唠叨。说他切菜速度慢,或者批评他摆盘不好看。师傅啥也不教只让他自己摸索,自己摸索出来的师傅又不喜欢,觉得自己模仿他了,别提有多难伺候。

现在自己给自己打工,不用担心挨骂,顾客的意见才是最重要的。

而且他摆的盘客人还说好看,只有师傅总是批评他。如果说批评让他进步他可以虚心接受,但师傅的批评就只是单纯想拿他撒气。

得到表哥肯定的回答,月颜就知道表哥很适合做生意。

她每次来到店里都能看到表哥和顾客聊的很熟络,走近一听他们聊的都是关于店里甜品的口味和评价,表哥并不会因为顾客提出意见就沮丧,而是积极采取措施调整口味。

在调整口味期间,她和父亲还有店里的员工们就是表哥的小白鼠,有时候云程也会被拉着试口味。

肯定不会有毒,顶多就是要么糖分超标,要么低糖没什么味道。每当这个时候周博衍就会下落不明,到最终版本出炉的时候周博衍又自己出现了。

表哥这样的态度一定会把生意做得又大又火。

月颜看到柜台里每个区域都用卡片标注了甜品名字和价格,清澈透明的玻璃柜上面装了暖黄色的灯光,里面放着的甜品被打上一层温暖的滤镜,哪怕是路过看一眼就会觉得有食欲。

柜台上面还放着制作精美的生日蛋糕模型,生日蛋糕的价格和大小相关。

六寸的蛋糕只要五块钱,八寸的蛋糕七块钱,12寸要十块钱。12寸那么大应该没什么人点。

生日蛋糕分为奶油蛋糕、水果蛋糕和巧克力蛋糕。这个时候的巧克力是从非洲进口的可可脂,华洲国内只有几个工厂在生产巧克力。

好在安城是省会,省里又有几个沿海城市,省内就有巧克力工厂。巧克力只有在大城市好卖,省里的巧克力工厂一般都是分销零售,接不到大生意。

有了文在天这个甜品店的大单子,巧克力厂连忙签了长期合作合同,价格也给的比较实惠。

甜品出炉,整个街道都散发着香甜的气息,周边的商户已经麻木了。但他们经常被文在天投喂,邻里关系处得很和谐。

大家都只知道奶茶店和甜品店是这位文老板的,殊不知真正的大老板正坐在店里被点心烫了舌头。

因为是爆浆糕点,月颜一口下去滚烫的热液烫得她瞪大了眼睛。

吐也不是,只能含泪囫囵咽下去。

“好烫!”

月颜被烫的眼泪汪汪,周博衍无奈起身去隔壁奶茶店给她要了一杯常温的白水。

月颜抱着杯子咕咚咕咚喝下大半杯温开水。

周博衍扶额:“怎么这么马虎,又不是第一次吃了,你这样让我怎么放心离开?”

月颜感觉自己活过来了:“是我大意了,得让表哥在柜台贴个提示,不然万一也有像我一样被烫到的。”

周博衍摇了摇头,真是心大,被烫到了还在想顾客的感受。

两个人在店里坐了一会儿就去了工厂。

上面派了专家下来,帮忙改造天枢mini,为的是让几位专家学习手机制造技术。

不过上面和月颜签了保密协议,专家学习的手机技术不会用于商业,如果市面上出现同款天枢手机,以后周博衍不会和他们二次合作,并且要赔偿月颜上千万损失费。

损失费是跟着时间变化的。比如天枢手机本年营业额达到了十万,那么赔偿就是百万,是以倍数相乘的。就算是到了新世纪钱不值钱,那这千万赔偿也有可能变成亿万。

不仅如此,以后周博衍做出来的任何东西放到月颜厂里售卖,上面都可以来派专家学习制造,全要签保密协议。

月颜对此没有异议,华州国内市场这么大就靠她一个人吃不下的。真要吃下估计自己的下场可能就是垄断罪。她能做的是抓紧在前期打响名气,以后就是国民老品牌。

在工厂敲定了天枢mini和定位手表的事情。天枢mini员工内部价150块,员工转正后凭本人身份证购买,费用可以在一年内分期付清,无利息。

定位手表的价格最终被调整到了三百块钱,价格太低会扰乱手表市场。

厂里的专家建议可以在活动的时候打折扣,月颜心想专家思想还挺潮。

……

第二天一早,月颜就率先来到了甜品店。

周博衍今天要送爷爷奶奶出趟门,晚点才会过来。

来到甜品店,门口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从甜品店门口排到了百货大楼门口。

月颜瞠目结舌,这未免有点太夸张了吧?!

等她来到店门口,有人大声吆喝。

“嘿,你这小姑娘咋还插队呢?”

月颜没反应过来是在喊自己。

男士伸手就要拽月颜,月颜迅速躲过。

“你干什么?”

男士表情不悦:“你这小姑娘长的这么好看咋还没素质呢!”

月颜心里感谢这位男士对店铺排队的维护,但还是要解释清楚。

“我想你应该误会了,我是这家店的工作人员。”

文在天戴好帽子站在门口,看到月颜大声吆喝。

“妹妹,你快进来呀,店里两个员工不够用。”

男士尴尬的收回手。

“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

月颜点了点头:“没事。”

月颜来到店里也戴上帽子,换了一身工作服。

排队的队伍很长,前面都是老顾客来捧场。

活动早在前几天就预热了,开业买第二个打六折,买第三个半价,买五个还赠一个。

吃过的老顾客都知道月记甜品有多好吃,反正最近天也不热,多买点回去还耐放。

而且这东西太好吃了,根本都放不到第二天,去单位坐着就吃完了。所以趁着这个绝无仅有的活动他们一定得多买点。

老顾客在这里排队,晨跑的路人好奇问了一句,得知开业活动只有今天一天,而且这家店的甜品超级好吃,顿时就有点不想回家了。

万一真的像说的那么好吃,岂不是就错过了打折?

买一个不划算,但是买两个六折,要是不好吃大不了下次就不买了。而且前面排了这么多人,肯定不会难吃。

如此这般,晨跑的人也就留下来排队了。

百货大楼就有公交车站台,本来要出去玩的人听说这家甜品好吃,想着买两个甜品带着当午饭也不错。

队伍排的很长很长,闲来无事大家就聊了起来。

从唠家常到打听谁家姑娘儿子,变成一场大人们给孩子的相亲会。

排队的不仅有男女老少,还有带着孩子的妇女和大爷老太太们。

温度逐渐升了起来,第一锅甜品也出炉了。

整条街道都飘满香味,原来排在前面的人没有说谎,这个东西真的是喷香喷香。

队伍开始挪动了,只是挪了一会儿又不动了。

大家继续百无聊赖的等。

一直到苏玉和陈圆来到这里。

陈圆是个自来熟,自从知道苏玉父亲是厂长,就缠着要和苏玉做朋友。

有人要跟她做朋友,苏玉自然求之不得。她最近和曹文凯冷战,陈圆约苏玉出来玩,苏玉就答应了。

这里是一家新开的甜品店,名字叫月记甜品。苏玉光看名字就不舒服,但是陈圆闻到香味走不动,硬要拉着苏玉一起排队。

漫长的队伍总是十分无聊,苏玉有好几次都想离开,她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陈圆聊天,另一队末尾有个推着孩子的女人正在和一个老妇人聊天。

突然就吵了起来。

老妇人拽着女人:“你这没良心的婆娘,我和我儿子连饭都吃不起,你还带着孩子来这里买什么甜品,你是不是偷了我儿子的钱!”

女人脸上满是错愕:“你…我不认识你儿子,你在说什么?”

老妇人一把鼻涕一把泪:“没天理啊,我这儿媳妇就是个不下蛋的,好不容易下蛋还生了个没带把的,我也没嫌她生了个闺女。反倒她觉得我和我儿子对不起她,偷家里的钱出来买好吃的,我们家是不是上辈子欠你的!”

女人被老妇人拽住挣脱不开,只能向身边的人求救。

“我不认识她,你到底是谁,你不是说你是来城里找儿子的吗?”

“我是来找我孙女的,你这婆娘自己跑出来就算了,我孙女被你冻感冒了怎么办?”

身边的人哪见过这种仗势,纷纷劝女人跟老妇人回去,别偷拿家里的钱在这排队。

女人终于反应过来,这个老妇人想要的是她闺女。

“我真的不认识她,她凑上来和我说话的,我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们相信我!”

老妇人死死抓住女人的手臂,她干惯了农活,有一身蛮力,女人只是个城里的文化人。

排队的人迟疑了,就听老妇人继续道:“你叫凤萍,这是我孙女张梅,我说的没错吧?”

围观的人让女人拿出证明,要是老妇人说的是假的,他们就帮她。

毕竟这要是人家的家事,他们不就是多管闲事了吗?

女人心生绝望,这个老妇人刚刚就问了她名字和孩子的名字,她要怎么证明孩子是自己的孩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