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12.生意爆火

这一顿乔迁宴大家吃得都很满足,周爷爷这个养生医生都吃撑了,可见味道真的很不错。

最高兴的还得是月怀德,月怀德得到了几个大舅哥和丈母娘的认可,兴奋地喝了好几杯。

“妹夫,以前我觉得你配不上我妹妹,空有一身蛮力没个体面工作,我跟你道歉。现在你能养家了,就跟我妹妹好好过日子。我们不要你的钱,但你要是让她掉眼泪,我们几个做哥哥的跟你拼命。”

月怀德连忙压低杯子:“她们娘俩都是我心尖尖上的肉,只要有她们一口肉吃,我喝汤都行!”

三舅哥伸手搭在月怀德肩上:“妹夫,别的不说,好好对我妹妹,以往的事一笔勾销。喝了这杯酒,过去的就让它烟消云散。”

月怀德忙不迭干了一杯表明态度。

文家人对月怀德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

文红玉忍不住擦了擦眼睛,丈夫得到了家人的承认,以后再也不用逢年过节会让丈夫为难。

大表哥偷偷观察月颜和周博衍,这小子吃东西这么斯文,不会是对他表妹有意思吧?

男生最懂男生,他们吃东西都是狼吞虎咽,这小子这么爱表现,指不准是他未来妹夫。

文在天没考上高中,初中都没上完就去给人当学徒,至今还没学到什么手艺,全在给人切菜洗菜和照顾师娘一家人,奈何拜师就是这样。

“兄弟,你是干什么的?”他端着酒过来敬周博衍。

周博衍蛮意外的:“我不喝酒,在上学,高三。”

龟龟,这小子还是文化人。

文在天是真的佩服读书人,尤其是和他差不多大的同龄人:“厉害啊,我初中都没毕业,脑子和浆糊似的,根本学不懂。”

周博衍安慰他:“没有笨学生,只有不会引导的老师。”

文在天就喜欢跟说话好听的人打交道:“你这话我爱听,其实我小时候成绩怪好的,那些同学考试还偷瞄我试卷呢。”

他本想问周博衍是不是对自己表妹有意思,不过表妹已经过来了。

他乐呵呵道:“有机会再聊,跟你说话真舒服。”

“你们在聊什么呢?”月颜端来水果拼盘,其实水果品种并不多,就西瓜葡萄和香蕉,但是份量很足。

文在天:“我们在聊男人之间的话题,小丫头别多问。”

月颜敷衍道:“哦。”

周博衍虽然诧异但是什么都没说。

乔迁宴结束后,临走前舅舅家都要给月颜塞红包,月颜连忙拒绝。

“说是乔迁宴,怎么还收你们的红包,舅舅舅妈你们把红包收回去吧,不然我过年都不好意思去你们家了!”

外婆笑呵呵:“月月不要你们就收回去吧,咱们月月懂事,你们这些做长辈的多宠宠她。”

二舅妈眼尖,看到月颜总是下意识揉胳膊:“月月的胳膊怎么了?”

“刚刚不小心磕到了,胳膊麻了一下。”她下意识把手背到身后。

文红玉担忧道:“小心点,小姑娘身上留了疤就不好看了。”

大舅妈打圆场:“咱们月月天生丽质,磕到皮怎么会留疤!”

先前在厨房的时候,月颜亲自教她怎么做发带和发箍,以及选布料要有审美,太俗气的不要做,还给她提供了第一位客人,她现在看月颜是怎么看怎么喜爱。

送走舅舅一家,月颜发现妈妈这边的亲戚总的来说都不是坏人,他们都很疼爱妈妈。

她又送走周博衍一家,周爷爷和周奶奶慢悠悠走着消食。

周博衍:“我做好了门铃,等我拿出来给你家装上。”

月颜惊讶:“这么快吗?”

周博衍第一次露出小白牙:“毫无技术含量。”

月颜:谢谢,有被秀到。

不过周博衍是理科生,擅长做这种小东西很正常吧?

月颜送了周家人回来,还带回来一盒奇怪的东西,很快周博衍也一起过来了。

月怀德和文红玉一边在厨房清洗餐具,一边从窗户看月颜和周博衍在门上捣鼓。

“这么一看,月月和小周还是挺配的。”

文红玉不吭声:“也没有很配,咱们家月月这么可爱,谈这事太早了。”

月怀德不同意:“你十七岁和我结婚,十八岁有的月月。现在月月都十六岁了,咱们不说赞同反对,起码身边有个挑选的,小周学习配得上月月,家世配得上月月,关键是住咱们对门。”

文红玉瞪他:“你是不是就想说最后一句?!”

月怀德嘿嘿笑:“我怕月月嫁远了受欺负,周家就住对门,他要是敢欺负月月,咱们也能给她撑腰!”

文红玉被他说的意动,但还是叮嘱道:“今时不同以往,月月要是考上了大学就让她自己选择,现在谈这个影响学习,我不支持不反对。”

夫妻俩聊到了以后,然而外面两个孩子丝毫没有这方面的想法。

周博衍站起来:“大功告成,我在门外,你去客厅试试。”

月颜也跟着站起来,眼前一黑突然晕眩,周博衍连忙扶住她。

“怎么了?”

月颜稳了稳身体:“肯定是蹲太久低血糖,我回去吃点甜的就好。”

周博衍有点担心:“吃糖行吗?”

“可以缓解。”其实巧克力不错,不过这条件哪买得到。

周博衍不放心地关上大门,让月颜去听门铃。

“月月,你们在做什么?”文红玉擦干净手从厨房出来。

“妈,你过来跟我一起听,爸也过来!”

客厅门口有个半圆形的东西装在门上。

“滴滴滴…滴滴滴…”半圆形的喇叭传出来清脆的声音,整个客厅都能听见。

月颜笑着解释:“这是小非哥哥发明的门铃,他在外面按门铃,里面能听到声音。”

月颜连忙跑出去开门:“听到啦!小非哥哥你进去,我在外面按门铃。”

文红玉和月怀德惊疑不定,还有这么神奇的东西?

“我去外面,你在屋里听。”文红玉小跑到门口。

“妈妈你也来了。”月颜给母亲让开位置。

门铃在大门装着,还接上了线,用的是电池。

“这个是装电池的,没电了换电池就行。”月颜按了按门铃,屋里的月怀德和周博衍都听到了声音。

“响了!响了!”月怀德跑出去和文红玉换了位置,夫妻俩也不嫌累,一来一回跑了几次,亲自体验了按门铃的感觉。

周博衍测试没问题就回了家。

月怀德赞不绝口:“好东西,这个东西多少钱?”

月颜无奈:“不要钱,小非哥哥顺手给做的,都是废品站找的材料,没有成本。”

她也想给钱,周博衍死活不要。

文红玉倒是犹豫了:“这…咱们收小非的东西不好吧?”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总归是白给不太好。

“我也说了呀,小非哥哥不要。”

月颜一摊手,文红玉想起她刚刚看到的。

她盯着月颜:“月月,你胳膊怎么回事?”

月怀德慢了半拍:“啊,月月胳膊怎么了?”

月颜心虚:“就是今天不小心蹭破了。”

文红玉很伤心:“你还想骗妈妈,伤口都结痂了能是今天蹭到的吗?”

月颜低着头:“和别人吵起来了,我吵赢了,这真的是不小心碰到的。”

她和男主不共戴天!

文红玉摸摸她的脑袋:“你看,你如实交代多好,妈妈又不会凶你,就是担心你受欺负。”

月颜瘪嘴:“我就是怕你们担心我受欺负,我才不会吃哑巴亏呢。”

“好,不愧是我月怀德的闺女,就不吃哑巴亏,谁欺负你就以牙还牙,爸这个成语用的怎么样?”

文红玉瞪了一眼添乱的丈夫:“一边儿去,我教育闺女呢,你这么闲去把地扫了。”

月怀德大声道:“遵命,媳妇!”

文红玉老脸通红:“不害臊。”

月颜反客为主:“妈妈,我什么时候有弟弟呀?”

文红玉恼羞成怒:“跟你爸一样烦人,写作业去!”

月颜计划得逞,妈妈果然没有逮住她受伤的事教育她。

周日,是一个重大的日子,月怀德的麻辣烫餐车开业了!

三轮车分成两个部分,前面是铁架子,用来镶嵌塑料盘子,盘子和吃麻辣烫的纸碗都是特地去找工厂定做的。

筷子和签字是去木材厂定做的。因为说了以后还会继续合作,对方给优惠了不少。

铁架后面是一口小炉子,上面摆了一个大圆锅,是用来煮麻辣烫的。

炉子边是大圆桶,里面是满满一桶冰粉。

为了让冰粉变得冰凉,月颜特地借用了周家冰箱冻了一些冰块,月怀德出门前把冰块放到了冰粉桶里。

大圆桶身上环抱着半圆的铁架,上面有若干个杯口大小的孔,用来镶嵌塑料的透明小圆筒,每个里面都是不一样的小料,都放着小勺子。

车上还放了一袋煤,这就是整个小吃车的全貌。

至于一次性碗筷挂在车头,收钱的盒子放在炉子旁边。

月颜是跟着父亲一起出门的,她怕父亲紧张,特地给父亲打气。

她们去的是附近广场,一到周六日人很多。

月怀德支好摊子,月颜帮忙把菜品摆出来,不少人以为他们这是烧烤摊。

得知是没吃过的东西,撇了撇嘴走开了。

月颜用粉笔在三轮车的招牌上写了价格,素菜一毛钱两串,荤菜两毛钱一串,煮面五毛钱管饱。

月怀德有些紧张:“咋没有客人来啊?”

月颜笑道:“因为我们还没有展示我们的特色,爸你会随便买路边没吃过的东西吗?”

月怀德:“那当然不会。”

“所以该点火啦,爸爸。”

月怀德点燃炉子,沉寂的锅底开始加热,香味渐渐上来,但是远远不够。

终于,香味上来了,附近的人纷纷停下脚步。

“什么味儿?”

“好香啊,哪里来的味道?”

“好像是那个摊?”

“麻辣烫?你们吃过没?”

“没听过,要不要试试?”

“万一不好吃咋整?”

“一毛钱两串,不贵哎!”

几位女职工犹豫着过来买麻辣烫,她们头上都戴着发箍,是月家原创的发箍。

有女职工开玩笑:“老板,你们这个不好吃退钱吗?”

月颜笑眯眯:“退!你只要说不好吃,我们就给退。”

“月月…”月怀德焦急地喊她。

月月摇了摇头:“我对我家食物很有信心,我也相信姐姐们不是吃霸王餐的人。”发箍都买得起,一毛钱的串串总不能还白嫖?

果然,几位女职工只买了一毛钱的串串,她们尝过味道以后…

“老板,给我煮一串土豆、藕片还有这个鸡心!”

“老板,给我来两串土豆和两串海带!”

“老板,我…”

广场上原本还在观望的人见这几个女职工吃过一串还要继续点,就想过来试试。

“奶奶,我要吃那个,我要吃香香的!”小男孩抓着奶奶袖子不撒手,爷爷一巴掌拍他背上。

“一毛钱爷爷出的起,你奶奶不给你买,爷爷给你买!”小孩转头抱着爷爷的大腿。

广场上带孩子的人很多,小孩子最禁不住馋,吵着闹着要吃麻辣烫。

没办法,麻辣烫煮开味道特别香,说是香飘十里都不为过。

大半条街都被香味霸占,不少住在家里的人闻到香味忍不住出门。

“斯哈斯哈,好辣,老板你家卖冰棍吗?”

月颜推荐家里冰粉:“没有冰棍,冰粉尝一下吗,一角钱,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她家把麻辣口味做的比较辣,是中辣口味,吃不了辣的都建议选菌汤锅。

男人犹豫了几秒:“那行吧,就来一份试试。”

月怀德手忙脚乱地煮麻辣烫,月颜就帮忙给客人调冰粉。

本来以为只是一碗透明的东西,谁知道这姑娘一直往里面加东西,红糖水、葡萄干、山楂片、花生碎…

男人忍不住了:“小姑娘,快别放了,就一角钱的东西,你要把你爸卖破产吗?”

月颜对他笑脸相待:“冰粉就是这么多小料呀。”

旁边的人原本还笑话这个男人傻,占了便宜还怕人家吃亏,结果竟然是真的放这么多料!

他忍不住了:“小姑娘,给我也来一份冰粉,我的料也这么多吧?”

月颜:“当然,冰粉小料就是这么多,一角钱满满当当的小料,保准你吃得划算!”

不少等麻辣烫的人都心动了,冰粉是啥不知道,可是一角钱的红糖水葡萄干山楂片,这怎么也得尝一尝。

于是月颜面前的冰粉反而排起来一条长龙。

不知道面前是第多少位顾客,月颜胳膊都抬不起来了。

她满脸歉意:“不好意思,冰粉卖完了。”

后面排队的人唉声叹气:“怎么就没有了,刚刚还一大桶呢!”

“我排了半小时,竟然卖没了!”

“你家怎么不多做点,怎么做生意的!”

月怀德手上动作一顿。

月颜诚恳道:“不好意思,今天是我们家第一次开摊,没想到会受到大家的热烈欢迎。明天我们会继续开摊,到时候欢迎大家品尝。冰粉都是现做的,纯手工制作,所以量不会太多,真的很对不起大家。”

“大家算了吧,看人家小姑娘这么诚心,你们忍心欺负人家?”

“就是啊,父女两个忙前忙后,明天再买呗。”

“麻辣烫还有几样菜,不如早点买完让他们父女俩回家去做冰粉,明天多做点!”

有个青年挤进来:“老板,给我来三串鸡胗和两串鸭肠!”

月怀德开火后都没停过动作,脑子一直在运转,牢牢记着哪位点的是什么菜品。

因为月颜态度诚恳,加上冰粉太过划算,麻辣烫更是美味,她们家的小吃车在广场上还没坚持到下午就已经结束了。

月颜揉了揉肩膀:“爸,你明天一个人忙的过来吗?”

今天父女俩几乎是连轴转,明天要是月怀德一个人,恐怕更是手忙脚乱。

“明天你妈休息,我多做几次就上手了,别担心。”

月怀德想到今天女儿的表现:“月月,爸发现还是得向你学习,那些人说咱们的时候我都生气了,你还能静下心道歉。”

月颜浅笑:“因为做生意嘛,和气生财,只要不是故意找茬,我们能退一步就退。”

只是搓冰粉到底效率太低了,而购买力是真的强,果然是定价低了。

不过她也不准备涨价,成本在控制范围内,今天净赚应该有两百。

要不请个帮手帮忙搓冰粉?

月颜问她爸:“爸爸,你知道我们有哪家亲戚没工作吗?人品也信得过的那种。”

“这个我不清楚,爸是乡下来的,在城里没有亲戚,得问问你妈。”

回到家里,文红玉做好了饭,只是吃饭时心不在焉。

“妈,你怎么了?”

文红玉叹气:“还不是你大表哥,他几年前跟了一位大厨师傅,跑前跑后的伺候,比伺候你大舅还孝顺。结果这个大厨家里生了个儿子,就把他送回来了。”

这个时代的师傅几乎等于是半个爹了,学人家的祖传手艺,怎么也得吃点苦让人家看到诚意。

只是这个大厨把大表哥当下人使唤了几年,一直给他画大饼,只教了切菜买菜,其余的什么都不肯透露。

乔迁宴的时候大舅还满面红光说大厨有收徒的想法,大表哥有希望,才隔了一天就把人蹬了。

属实是厨师人品有问题。

月颜问道:“孩子生了吗?”

文红玉:“听说是找关系看的,妥妥的儿子。”

离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