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117.运动会

……

一直到早自习都开始了,云程还在捣鼓自己的手机,其实这个手机功能并不多,只是几个小游戏比较耐玩。

月颜看不下去,让他好好背书,当心玩物丧志。

云程强压着激动,他把手机放在桌兜里,还要时不时拿出来瞅两眼。

他这个心态和刚买新手机的人几乎是一模一样,月颜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别让他上课偷偷玩。

上午的时间讲试卷,下午最后两节课就要继续训练队形,班牌也已经设计出来了。

班牌放在教室后面,其实就是一个大木板上面用彩色粉笔画着图案,写着几年几班和口号。

她们班是语文课代表想出来的口号—超越极限,超越自我;努力奋进,共创美好。

今天没有一个人能听进去老师讲试卷,大家的心都飞到了操场上。有的班级已经在操场训练队形,响亮的口号声传到了教室。

同学们坐在教室心急如焚,生怕被训练的班级超过。

老师也被大家弄得着急,今天的课程全都被主课老师占用讲试卷,专门腾出来下午的时间。

试卷这两天不讲,下一次坐在教室就是劳动节收假了。讲试卷关系到长假的作业,而且老师们担心收假后学生把自己的错题忘得一干二。

下午只上了一节课,总算把一班同学放了出来。

这个时候已经开始全校彩排了。

大家心急如焚。

王兰忧心道:“怎么办啊?我感觉我还是跟不上拍子。”

徐招娣安慰她:“你在第二排,看前面怎么走,跟着前面的步伐就行。”

王兰左右不分,尤其是踢腿的时候很容易忘记先出哪条腿。

高一年级集合在一起,已经要开始进场了。

一班男生窃窃私语。

“老师就该昨天把试卷全讲完的,人家比咱们多训了一天,咱们肯定走不好。”

班长跟着叹气:“唉,咱班走队形的分肯定不高,但咱们男生多,大家报的项目那么多,总能把分数提上去。”

有人给云程加油打气:“胖胖你这么魁梧,扔铅球应该能破记录吧?”

云程大惊:“让我破纪录?我妈说我是虚胖啊!”

大家哄然大笑。

很快就有老师让高二年级列队,高二一班正好是在最前面。

班主任方老师也来到了操场,她笑眯眯和同学们打招呼。

“大家队形训练的怎么样?”

同学们忍不住抱怨。

“方老师,我们比人家少训练了一天,分数肯定没人家高。”

“好可惜啊,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像我们家班里先来训练呢!”

方老师笑着安慰大家:“没关系,老师相信你们,你们是最棒的!”

大家打起精神站好队,月颜站在队伍最前方,班牌放在身边。

方老师来到她身边。

“别紧张,正常走就好。”

月颜点头:“老师我不紧张。”

口哨声响起,高二年级入场。

今天只是彩排,所以大家基本都穿的是校服,当然也有小心机的女生穿上了自己的连衣裙。

比如和月颜打过招呼的二班女生陈圆,还有苏玉。

苏玉依旧是一身连衣裙。她上面是淡绿斑点衬衫,下面是白色长裙,长发披散分散在耳朵两边,还戴着蝴蝶结发夹。

其实这个年代的学生没人这样穿,不过苏玉例外,毕竟这本书就是围绕她来写的。她穿的不算过火,也没有露出来皮肤,只是基本都是裙装。

但是别的角色也就是路人甲,几乎都是一身校服。

其实月颜身为原书的恶毒女配,原文里她的审美受苏玉影响,故意模仿苏玉的穿搭。只是两个人的风格不是一个类型,月颜颜值不输苏玉,奈何硬要和苏玉穿一样的衣服,成了陪衬苏玉的绿叶。

月颜上学穿的比较随便,校服这么便宜又耐磨的衣服当然适合在学校穿,回家后就是怎么舒服怎么来。

高二一班正式入场,主席台上坐的是几位老师充当校领导。

走到主席台前,月颜转头高高举起班牌,同学们声音嘹亮的喊出口号。

上面的老师在聊着八卦。

“这姑娘是年级第一,高二一班走在最前面,让她开头确实不错。”

另一个老师说道:“这丫头当初文科也很厉害,结果人家现在理科成绩甩文科十几条街。”

“是啊,我看了成绩单,她期中又拿了几个满分。我觉得这姑娘要是以前厉害点,说不定就被保送了。”

“谁说不是呢!看她高一成绩一般般,听说课后发奋图强补课,也不知道是哪里请的老师。”

“主要还是天赋好,要是没那个天赋,老师再厉害有什么用?”

几位老师谈话间已经过去了四个班级,他们敷衍的点头,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苏玉完全没有被老师们多看一眼。

学校老师八卦程度不亚于学生。

“一班还有个学生你们晓得不?”

几位老师互相对视,都知道这个老师提到的是谁。

还不是那位云天明市长的儿子。

有老师不想多事:“提他做什么?你也不想想刘鹏的下场。”

这位老师连忙圆场:“不是,他之前不是文科班的吗,你们知道他文综考了多少分?”

“多少分?”

“说出来你们都不信,连一百五十分都没有。”

“云天明是个父母官,他儿子怎么会这么笨?”

说话的老师卖了个关子:“所以人家为啥去一班了?”

几位老师有教高一的,也有带高三的,并不是很了解云程转班的事。

“别卖关子,高三就要上场了,再不说咱就各回各家了。”

这位老师神秘道:“人家转来理科班半学期,理综从120提升到了160,你们就说厉不厉害吧!”

“嚯,这也是个选错班的?”

“不,云天明家的儿子确实不是学文科的料。咱们当老师的都知道,理科多好学啊,只要脑子没装浆糊,都知道理科提分最容易。”

一位文科老师不爱听了:“话可不能这样说,按你这么说就不该存在文科了,人人都去学理科呗。”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人家遇到了一个好老师。你们不想想,为什么年级第一和云天明的儿子都从四班转去一班?”

“那不简单?一班有赵老师啊!”

“赵老师还带高三呢,怎么没见高三多出来这么多厉害的?!”

“那你就说咋回事吧!别在这吊胃口。”

“你们还不明白吗?肯定是年级第一把自己的学习方法分享给了他,不然为什么人家换个班还是同桌?”

这倒是让几位老师想不通了。他们并不知道云程和月颜是同桌,只是这位老师这么一说,他们也觉得有道理。

月颜可是年级第一,她分班考试的成绩一般,不也提分这么快?说不定真的有什么提升方法。

“这事我们私下里说说就得了,你们真要去问人家,人家也不见得会告诉你们。云市长的面子能给,咱们又不是人家老师。”

引出这个话题的老师痛心疾首,这几个老师怎么一点想法都没有。

要是他们得到月颜提分的方法,学校的升学率不就上去了吗?

全校正式彩排了两次,月颜举了一个小时的班牌。站到班级固定的地方后也要举着牌子,一直到整个高二年级全都到齐,才要把牌子放下。

班牌是木头做的,约有五斤重。要不是月颜最近一直在坚持强身健体,估计回去就肌肉酸痛了。这个位置交给徐招娣,她那细胳膊细腿也够呛。

好不容易挨到下午放学,她一点也不想骑自行车回家。

自从周博衍来接她放学后,她就越来越懒了,这个习惯可不好。

但是今天实在太疲惫,月颜看云程也是一副想迫切回家玩手机的样子,就没有再麻烦云程,老老实实推着自行车出了校门。

校门口,二班举班牌的女生陈圆拦住月颜。

她对着月颜自来熟的打招呼:“月颜同学,我可以和你一起回家吗?”

月颜浅笑着拒绝:“我们应该不是顺路的。”

陈圆早就观察过月颜放学回家的路线,只要自己绕一圈就能回家。

陈圆露出友善的笑容:“我跟你是一个方向的!”

月颜没得办法,只能推着自行车跟她一起走。

她又没力气,总不能载着陈圆吧?

陈圆心想月颜怎么这么小气,自己都说了要跟她一起回家,她竟然不载自己一程。

她自来熟的和月颜攀谈:“其实我早就想和你做朋友,只是担心你像传闻里那么冷漠,所以不敢靠近你。”

月颜淡淡道:“我确实性格不太热络。”

陈圆等着月颜继续说,奈何月颜就没有了下文。

没想到月颜这么难讨好,她昨天放学和苏玉一起回家,苏玉比月颜性格好多了。

月颜不怎么说话,陈圆只能自己找话题,稍不注意就会冷场。

她只能问月颜明天运动会开幕式穿什么?

月颜随口敷衍:“随便穿穿,应该是校服,也有可能是黑毛衣格子裙。”

于是在下一个岔路口,陈圆主动提出告别,声称她家在这个方向。

月颜觉得陈圆这个人很怪,倒不是说她是坏人,但她喜欢不起来对方。

陈圆表面看着像是陈星儿那种活泼开朗的女孩子。大概是涉世未深,她眼里带着算计,想法都写在脸上。

月颜回到家歇了一会,今天她不用去周家训练,妈妈挺着大肚子给她挑了身新衣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