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115.包饺子

……

月颜提醒院长:“两百块钱是让孩子们吃的食物营养均衡,早餐要有鸡蛋牛奶,中午两素一荤有汤菜,晚餐得有馒头或包子,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院长忙不迭点头:“谢谢同学,我们当然晓得。等地里的菜长出来,能省点买菜的钱,到时候就给孩子们改善生活条件。”

月颜又问道:“你们院里有多少孩子在上学?”

院长为难的回答:“上学的孩子只有七个,两个年纪大的丫头在上初中,剩下的在念小学。”

只是看院长的脸色,估计院里支撑不起他们的学杂费。

这个时候除了学费和课本费还有杂费,一堆杂七杂八的费用加起来,就算是村里孩子比较多的家庭负担起来都很吃力。

更何况孤儿院一次供了七个孩子念书,还好小学的学费不太贵。

“学费政府给我们补贴,但是杂费和课本费得我们自己出。”

给孩子们的食物要自掏腰包补贴,孩子们的学杂费也要补贴,但孤儿院就一个老院长和一个中年女人,怎么都有点吃力。

所以孤儿院是很拮据的,又要让孩子们吃饱不饿着,又得供他们上学,这群孩子最大的也就十三四岁,赚钱是不可能的。

帮人帮到底,月颜说道:“孩子们的学习费用我来出,你们依旧要把账单公开透明。而且说是学习费用,就不能用作别处,比如重男轻女不让女孩子上学。”

院长连忙解释:“那不会,这几个大丫头都很聪明,我咋舍得不让她们念书。要是没有你们来资助,这个夏天我本来打算带她们去收废品,说什么都要把她们供到中专或大专。”

月颜:“她们现在还是孩子,让她们以学习为主,钱的事你不用太担心,我和他都会长期资助你们孤儿院的。”

月颜帮忙解决孤儿院吃穿和读书问题,剩下的开销就靠院长自己了。

院长由衷的感谢月颜和周博衍。

“真是太感谢你们了,你们在哪个学校?我想给你们学校写封感谢信。”

月颜连忙摆手:“不用了,我们是以个人的名义来捐助的,并不希望这件事太高调,也是为了保护孩子们。”

毕竟校园暴力的重灾区是冷暴力。

如果被同学知道某个孩子是孤儿,大家看她的眼神就会发生变化。

院长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月颜的性格。这个女孩明明看着是个稚嫩的中学生,偏偏就能想得面面俱到。

“对了,你们孤儿院女孩比较多,没有强壮点的男人还是不太安全。我给你们再介绍一个保安吧,你们给他管吃管住就行,工资从我这里给他付。”

院长有些担忧:“这…传出去会不会让人家议论?”

月颜让院长放心:“不会,保安是我一个朋友介绍的。人家是从部队退出来的,谁要是敢议论部队里的人,是想吃牢饭吗?”

这个时代的人对当兵的就格外有好感,得知是从部队里出来,院长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那真是太麻烦你了,你又是给我们出钱,又是出人,我们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

月颜淡笑道:“孩子们如果真的想感谢我,就让他们以后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吧!不论他们未来学业如何,干的是哪个行业,能当一个光明正直的人,就不负我为孤儿院的资助了。”

院长不住点头,他鼻头发酸,忍不住擦了擦眼角,向月颜保证:“我一定会好好教导孩子们,不会让他们误入歧途。”

这边谈论完,孩子们的新课本和字典都发到了手上。

只是有两个孩子没有分到衣服和鞋子,因为没有她们的尺码。

淑芬安慰着两个女孩:“衣服我给你们改改就能穿了。”

月颜正好听到这句话,表示不用:

“你们的鞋码告诉我,下周我给你们送过来。衣服和鞋子就留着吧,以后谁能穿让他们穿上。”

没想到年龄最大的两个女孩鞋码只有35,而月颜买了两双37码的。

大一码还说得过去,大两码穿上就不太舒服了。

衣服对她们而言也比较大,更像是十五六岁的男孩子穿,穿在女孩子身上像道袍一样会漏风。

她没想到孤儿院的孩子们身材会这么瘦弱。她上一世在孤儿院虽然也比较瘦,但孤儿院还是有几个壮实的孩子。

周乖乖听说这些孩子上一次吃肉还是在过年的时候,顿时就说要给这群孩子做饭吃。

她当然不会做饭,只能求助的看向表哥。

周博衍看回去,看他做什么?他又不会做饭。

月颜站出来圆场:“不如我们包饺子吧!这个大家都会吧?”

云程举手赞同:“我会包饺子!”

孩子们一听说有饺子吃,眼巴巴的瞅着月颜。

院长本想说别破费了,被月颜一个眼神制止。

于是周乖乖和云程留下来陪孩子们玩,月颜和周博衍还有淑芬阿姨一起去市场买肉。

一听说买饺子皮,淑芬阿姨表示自己会擀饺子皮,于是她们就买了一袋面粉,花了一块钱,大约有十斤。

月颜不仅买了猪肉,还买了鸡蛋、羊肉、韭菜和大葱。

这个时候饺子基本都是鸡蛋韭菜馅和猪肉大葱馅,不过周博衍喜欢吃羊肉饺子。

肉买的挺多,猪肉买了六斤,羊肉买了三斤。

看得淑芬替月颜心疼钱。

月颜并不在意花钱:“我们今天过来就是要让孩子们吃顿好的。”

淑芬叹气:“也不用买这么多肉,吃不完就浪费了。”

“用不完的肉当然是给你们留下来的,可以给孩子们包顿包子。”

淑芬听月颜这么说,心里和院长是一样的想法。她明明是个学生,怎么就想的这么周到呢?

这姑娘比他们对孩子还要上心。不是说她对孩子不上心,而是这姑娘一看就是被家里宠着长大的,却能和这群无家可归的孩子感同身受,淑芬只能理解为月颜心善,被家里教的好。

之前月颜还说下周给孩子把衣服送过来,这会直接让周博衍开车去店里现买了两件衣服,又挑了两双鞋子。

淑芬听着月颜跟老板砍价,心想这孩子还是个顾家的好孩子,听出来她没少跟人砍价。

坐着周博衍的车回去,淑芬坐在后座,怀里抱着给大丫和二丫买的新衣服和新鞋,后备箱放着孤儿院一年都吃不到两回的肉。

回到孤儿院,周乖乖和云程正在教小孩子们做手工。

云程画画一直是可以的,月颜奶茶店的壁纸就是云程完成的。

但是周乖乖不知道云程画画这么厉害,尤其是自己画的是火柴人,而云程抬手就是素描。

周乖乖小看了云程,一开始还觉得他就是个嘴馋的憨憨,没想到也深藏不露。

月颜和周博衍刚进屋就听见周乖乖在大呼小叫,比孩子们还要激动。

周乖乖手上举着自己的素描:“太像了吧!简直和我一模一样!”

周博衍给她泼冷水:“确实挺像,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

周乖乖双手叉腰,眼睛里要喷出小火苗:“表哥真是的,不知道女孩子也要夸夸的吗!”

“你除外。”周博衍还在记仇。

月颜捏捏周乖乖的脸蛋:“快去洗洗手,准备包饺子啦!”

云程放下画笔,累死他了,这群小朋友怎么这么喜欢看人画画?

明明是教这群孩子剪纸,结果他们一听说自己会画画,就上赶着让他画两张。

还好自己虽然很久没动画笔,但也没有给老师丢人。

淑芬回来就开始剁肉馅,月颜帮忙把韭菜和大葱洗干净,周博衍则帮忙把面粉搬到厨房。

他们都没有让院长过来帮忙,毕竟是一把年纪的老人。

淑芬把饺子馅端上来,孩子们围着大长桌站成一圈。

淑芬站在最前面:“会包饺子的站在前面,不会包饺子的就在边上玩,不许过来捣乱。”

七八岁的孩子带着三四岁的孩子手足无措的站在边上。

周乖乖东张西望,她不会包饺子怎么办?

月颜看出来周乖乖的窘迫,对她笑眯眯道:“我们不是买了课外书么,你就给这几个小朋友讲故事吧。”

周乖乖连忙点头。

云程站在包饺子队伍的最前面。说到包饺子他可就不困了,他小时候就在爷爷奶奶家,包饺子会的花样可多了。

大丫和二丫站在月颜身边,她们就比月颜小两三岁,此时满眼都是好奇。

月颜和她们说话下意识轻声细语:

“你们叫什么名字呀?”

大丫怯生生回答:“我叫张文静,二丫叫张文娴。”

“名字很好听,是院长给你们起的吗?”

大丫重重点头:“是院长伯伯给我们起的名字!”

大丫和二丫对包饺子不太熟练,甚至动作有些笨拙,孤儿院只有过年才会吃饺子。

她们包一个饺子就要看一眼月颜,生怕被嫌弃。

月颜为了让她们放心,故意提出来比赛。

“我们来看谁包的饺子最大,把最大的饺子奖励给冠军。”

大丫和二丫包饺子就是放上饺子馅后把皮捏住,这样的饺子虽然外观不太好看,但是能放很多饺子馅。

果然最后的冠军是二丫。

二丫激动不已:“我可以把大饺子让给月颜姐姐吗?”

月颜微笑着摇头:“不可以哦,这是冠军才能拥有的奖品。”

二丫懵懵懂懂的点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