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113.小鸟依人

……

第二天早上到了学校,月颜把饼干分给大家。

陈星儿咋咋呼呼:“这个饼干好贵的吧?”

看包装就和普通的饼干不一样。

月颜轻笑:“盒装的不贵,刚出炉的现做的比较贵。”

另外几个女生闻言这才收下。

云程昨天从月颜家离开的时候就被月颜妈妈塞了一盒饼干,还是铁皮盒子装的,他要是省着点能吃上一周呢。

结果他回家还没吃两口,就被他妈没收了。妈妈说他不能吃太多甜食,先交给她保管,结果他昨天晚饭后看见妈妈把他的饼干给爸爸吃了。

云程几乎肝肠寸断,还好他有个好同桌,今早又给他带了一盒。

他脑子里突然升起一个想法。

“你说我要是每天从你这里买早餐怎么样?”

月颜无语的看着他:“你从哪看出来我像开小卖部的?”

云程大大咧咧:“这不是照顾你家生意嘛。你每天给我带盒饼干过来,我给你钱,这叫什么来着?”

“这叫一举两得。免谈,我可没想在学校赚钱。不妨跟你透露一下,过阵子我会弄个零食品牌卖些零食,就有这个曲奇饼干的零售装,到时候你自己去商店买。”

云程心里有苦说不出。要不是他妈妈看着他太严,不让他吃含糖量多的东西,说是怕他蛀牙和肥胖,他也想买一大盒曲奇饼干放在家里吃。

中午吃完饭回到教室,陈星儿凑到月颜身边。

“你这个饼干在哪买的呀?她们几个都说很好吃,又不好意思来问你。”

月颜淡笑:“目前没有卖,过一阵子应该会有,到时候我再告诉你们。”

这个年代甜食还是比较奢侈的。倒不至于家家户户吃不起糖,只是好吃又甜口的东西比较贵。

下午月颜又拜托云程帮自己把自行车骑回家,云程忙不迭答应。

万一今天阿姨又送给自己一盒曲奇饼干,他就藏在书包里带回家,不让他妈妈看见。

云程心里的小算盘打得贼响。

月颜还不知道云程为了曲奇饼干和他妈妈斗智斗勇。

下午放学后,月颜和周博衍先去了批发市场。

周博衍开车时给月颜分享了自己打听的消息:

“我帮你问过了,孤儿院一共有二十二个孩子。年纪最大的十三岁,最小的只有两岁。年纪最大的是女孩子,下面也是女孩子比较多,只有五个不到十岁的男孩子。”

这几个不到十岁的男孩子因为他们已经开始记事,所以没有人愿意领养。

别人想要领养的都是一两岁、最多三岁的孩子,超过四岁就要考虑了。年龄大的孩子领养人怕养不熟,长大会记起自己不是亲生的。

多数领养人都是这样的想法。

月颜不怪那些领养人的想法,只要他们能善待被领走的孩子就行。

她在服装批发市场买的衣服都是偏中性化的,男孩女孩都可以穿。

就算她分开性别买衣服,长大的孩子淘汰下来的衣服还要给小孩子穿,不如一开始就买成男女都能穿的款式。

周博衍只是好奇的看她选衣服,充当提包工具人,挑选出来的衣服都是按麻袋装的。

月颜又发挥自己的讲价特长,硬是跟老板砍到了最低价,老板欲哭无泪,只求月颜下次别来霍霍他。

月颜买完衣服又让老板给她推荐了卖鞋的地方,买的是国产运动鞋。

因为不知道那些孩子的鞋码,月颜就把各个尺码都买了一双。到时候要是有孩子没分到,她就下周再送过去。

鞋子可就比衣服贵多了,但是同样的鞋子也很耐穿。这个时候的鞋子主打的就是耐穿,普通家庭给孩子买一双运动鞋起码要管上两三年。

一双鞋子最后砍下来的价格是九块钱。老板得知月颜买鞋是要给孤儿院送去,特地给了月颜最低价,再低老板都赚不到钱了。

月颜一口气买了十来双鞋子,也让老板赚了十几块钱,老板咧嘴笑着说下次再来合作。

买完鞋子还要去买学习用品,作业本和铅笔等,再去新华书店买些课本和字典。

周博衍见她行动熟练,以为月颜提前做过功课,知道孤儿院缺什么。

殊不知月颜的熟练完全是因为,上一世她待的孤儿院就很缺这些学习用品和生活用品。

选完了东西,周博衍的后备箱被塞得满满当当,学习用品和书籍只能放在后座。

周博衍把汽车停在月颜家门口,方便帮她搬进去。

结果出来开门的还是位不速之客。

周表妹撅起嘴:“表哥,你家怎么一个人都没有?要不是阿姨好心把我接进来,我还要在你家门口坐着呢。”

周博衍没想到表妹会来他家,舅舅也没跟他打过电话。

“你过来舅舅知道吗?”

周乖乖不敢吱声,垂着头用脚尖踢地面。

“我跟他吵架了,我现在是离家出走状态,我要来投奔你。”

周博衍无可奈何,对月颜说道:

“你先进去歇会,我在门口给舅舅打个电话。”

月颜从车上搬下来文具和课本,周乖乖连忙帮月颜一起搬东西。

“你们买这些东西做什么?要开补习班吗?”

周乖乖帮忙抱了一堆字典,跟在月颜身边。

月颜对她解释:“这些是我们明天要送去孤儿院的东西。”

周乖乖还没去过孤儿院,也是头一回听到孤儿院。

“明天吗?那我可以一起去吗?”

月颜心想两个人确实人手不够,便答应周乖乖跟着一起去。

“可以,明天你和周博衍一起过来就是了。”

周乖乖对月颜眨眨眼:“怎么还叫我表哥名字呢?”

月颜莫名的看着她:“那不然叫什么?”

谁料周乖乖脸色通红:“我…我又不知道。”

月颜了然于心,肯定是周乖乖知道了她和周博衍的关系。

这还是要解释一下的:“我和你哥是纯洁的恋爱关系,所以该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

没想到云程还没离开,正推开堂屋门就听到了这句话。

“你和谁哥?”

三个人都愣住了,云程下意识看向堂屋里的月颜母亲,随后连忙改口。

“哦哦,是周乖乖和她哥。”

月颜无奈失笑:“不用帮忙打掩护啦,我妈都知道。”

云程松了一口气:“吓死我了,差点以为咱们的友谊要结束了。”

周乖乖把字典放到云程怀里。

“你吃了那么多饼干,也该出来帮忙了吧!”

云程乐呵呵:“那必须的,交给我吧!”

他本来是想在月颜家蹭一盒饼干就走,结果月颜家坐着周童心,她还是被阿姨带回来的,云程就在月颜家多留了一会儿。

不是他想留下来,是周童心非得让他留下来唠会。

于是俩人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顺便吃点小点心。说实话月颜家的小点心都好吃,不止曲奇饼干,有个叫什么梅子的饼干也好吃,云程已经想好离开的时候再问月颜买点了。

月颜和周乖乖在客厅歇下来,文红玉给女儿倒了一杯温水。

云程和周博衍一起进来。

他忍不住吐槽:“你们这买的都是啥?又是衣服又是鞋,还买一堆学习用品,是要开学校吗?”

周乖乖跳出来怼他:“你不懂就不要在这乱说,这是月颜姐姐买来送给孤儿院孩子们的!”

云程没有计较周乖乖的态度,反而挠着头对月颜道歉。

“不好意思啊,我刚刚嘴瓢了。你们啥时候去孤儿院,带我一个呗,我将功赎罪。”

月颜还没同意,周博衍就先替她答应了下来。

“可以,明天我们就去。明天市孤儿院门口见。”

云程搓着手讨笑:“老大,咱都这么熟了,让我蹭一回你的车呗!”

周乖乖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

周博衍没有拒绝:“我们明天早上十点出发,你九点半过来。”

于是去孤儿院从两个人变成了四个人。两个想去凑热闹的还不知道他们被当成了劳动力。

当天晚上,月颜终于打完了几个电话。

村里建厂的事需要大伯找村长,然后和村长一起去镇上和县里申请土地建厂的事。不出意外的话这个事儿应该会很快,毕竟建厂有利于增加当地居民的收入。

周乖乖留在了月颜家,她想跟月颜一起睡。

周博衍不同意,但是月颜同意了。

月颜安抚男朋友:“我们都是女孩子,就让乖乖和我睡吧。”

而且周乖乖是同龄人,又不是几岁小孩子。

周博衍不情不愿的答应了。他大约还要几年时间才能和女朋友躺在同一张床上,但自己的表妹今晚就可以。

周博衍遗憾的心想,他要是人鱼就好了,可以变男人,也可以做女人。

[噫,变态!]

原本周乖乖打算晚上和未来嫂子彻夜长谈,结果她刚躺到月颜的床上,就不知不觉闭上了眼。

等月颜从浴室出来,周乖乖已经睡成小猪了。

月颜给她盖好被子,自己躺在周乖乖旁边。

周乖乖是大院孩子,是名副其实的千金大小姐。她性格很好,虽然有时候刁蛮,但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女孩子。

月颜很喜欢和这种性格直爽的女孩子做朋友。

睡到半夜,月颜突然惊醒。

被窝里进来了一个人,周乖乖蹬了她的被子,睡着又冷,就来抢月颜的被子了。

月颜无奈,把自己的被子重新分给她一半。

结果大概因为她身上是热源,周乖乖没一会儿蹭到了月颜身边,月颜再后退就要掉下去了。

于是第二天一早,周乖乖睁眼就看到自己窝在月颜怀里小鸟依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