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112.外公

……

投喂月颜吃完两个蛋糕,月颜摇头表示自己吃好了。

周博衍一边吃,一边看她写东西。

“你为什么不专门找个人负责?你要操心这么多事,那多麻烦。”

月颜放下笔叹气:“别人我放心不下。我倒是放心我表哥,可是他又不能一心二用。我现在辛苦一点,以后就能清闲了。”

月颜撑着脑袋:“要是我有个哥哥或者姐姐多好,这样我就只需要出主意然后躺着数小钱钱。”

周博衍打击她:“美得你,你要是找不到人,我可以问问我舅舅那边有没有?”

月颜拒绝了他的好意:“不行啊,我没办法对别人彻底放心,凡事还是亲力亲为吧,我就累一阵子。”

她觉得自己很强大,白天上课学业没有落下,下午放学回家又是武术课和钢琴课,还要时不时担心厂子里的进度和工人们的心理状况。

她倒没觉得累,反而充满了干劲。

月颜握住周博衍的手:“因为有家人和你在身边陪伴,我并不觉得累,甚至还能再参加个运动会!”

“你不觉得累就好,你要是累了就告诉我,我帮你找人,一定能让你信得过。”

实在不行自己就造个机器把智脑放进去,智脑永远值得相信。

被呼叫的智脑发来一串乱码。

[我$&@¥*#%&]

周博衍在脑海询问智脑:“你程序烧了?”

[你还是不是人!你谈恋爱让我一个智脑打两份工!]

周博衍难得心虚:“我就随便想想你别放在心里。”

智脑恨不得冲出手机屏幕跟周博衍大打一场。

周博衍都这么说了,肯定是想让自己打两份工。

呜呜,它好可怜。被带着来到陌生世界不说,还要成为主人爱情路上的垫脚石。

月颜不知道周博衍身上发生这些奇怪的事情,她已经写完了大概计划,晚上就给大伯打电话。

她想起来自己的行程:“你后天有空吗?”

明天是周五,周六她准备去一趟孤儿院,顺便带些生活用品和学习用品过去,自己一个人肯定搬不动。

“只要你需要我,我就有空。”

周博衍就是闲人一个,光刻机的进度已经完成了百分之八十,两位院士再不回来他就要造好了。

最近还是先放松一阵,假装自己遇到了瓶颈。

月颜试探道:“那我们一起去孤儿院怎么样?”

周博衍毫不犹豫的答应:“可以,到时候买点零食带过去,我觉得你家小饼干不错。”

就惦记我家小饼干是吧?

“好啊,曲奇饼干营养还挺足的,不过我不认识路耶。”

周博衍揉了揉她的头发:“我知道地方,明天考完还是我去接你,正好我们去买东西。”

“那还是老地方见,出学校一百米的位置。”

汽车停在校门口有点高调,除了她的几个朋友知道是周博衍的车,月颜并不想跟别人解释。

晚上回到家,妈妈一脸审视。

“你下午去哪啦?怎么是小胖子帮你把车骑回来的?”

月颜如实交代了自己的行程,文红玉心情复杂。

“你别把自己弄得太累,小小年纪操心这么多。”

“妈妈,我知道的。我要是累了就会歇一阵,目前我是打了鸡血的状态,我还可以再努努力。”

文红玉心疼闺女:“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吃过饭了没?”

“吃过了,在店里吃的,我想去洗个澡。”

月颜推开腿边的小黑,小黑都已经到她大腿了。

还是个大型犬,不到一岁就已经像别的狗成年体型了。

堂屋的桌子中间放着鱼缸,小乌龟在里面悠哉的泡着,这只名为周小非的乌龟被妈妈以为是她欺负周博衍,强行改名为长生。

月颜给乌龟撒了一把饲料,果然是好养活的动物,和周博衍似的。

洗完澡出来,母亲正在打毛线。

“你外婆说你二舅妈答应了,我问她想去哪里工作,她说都可以,给你家店擦桌子洗碗买菜她也能做。”

“那还是让舅妈去手机厂吧,手机厂工资高一点。”让亲戚去她家店里当洗碗工有点怪怪的。

“对了,舅妈识字吗?梁文你应该认识吧?就是村长家的儿子,他现在担任副厂长和书记,一个人干两份活,我得再招个算数好的财务。”

“那还真是巧了,你舅妈认字,我俩还当过同窗,当初给你舅舅介绍的时候人家就是因为认识我,才确定要嫁给你舅舅。”

这是什么意思?

文红玉耐心解释:“严格来说她是你外公的学生,我比她大四岁,送她回过家,人家跟我关系好。”

月颜还从来没听说过外公的事,只知道外公走的早。

“我外公以前是老师吗?”

母亲怀念道:“你外公以前是私塾先生,咱们家祖上就是开过私塾的,他也没正经教过书,就给周边孩子启蒙,教他们认字读书。”

文家祖上是大户人家,奈何又是个书香世家,在最乱的时候遭了罪,外公没撑过去。

外婆一家个个工作体面,三个舅舅都是铁饭碗,大舅,二舅在机械厂,大舅妈怀孕以前和二舅妈都在纺织厂。

三舅和三舅妈都在邮局。就连母亲也是国营工作,而且母亲下乡还能被调回来,可见外公家底蕴厚、人脉广。

只是辉煌终究是过去式,听说外公还是个老学究,可惜没有留下照片。

于是工厂财务的职位正好就有人补上了。

“二舅妈什么时候能上岗?”

“我帮你问了,下周一就可以。你要不给你舅舅打个电话,让她周六去熟悉一下地方。”

“行的,但是我周六有事,让我爸带她去吧!”

反正都是一个村的,父亲去和她去都一样。

“行,待会你爸回来跟他说。”

提到父亲,月颜东张西望:“我爸又干嘛去啦?”

文红玉抿唇笑:“我说想吃酸的,他就去给我买糖葫芦了。”

就不该问,吃一嘴狗粮。

“我就说呢,平时这个时候爸爸都带着你去遛弯了,爸爸不愧是好男人典范。”

“去去,小孩子家家的,什么好男人典范,对门那个对你不好啊!”

月颜摇着妈妈的手臂:“妈妈,你就别拿我们开玩笑了,我们是发乎情止于礼,哪有你们这么肉麻。”

第二天,月颜本想给云程送一盒小饼干道谢。不过想到要避嫌,就给班里几个女同学都装了一份。

这个小饼干不是大铁盒包装,是纸盒包装,当早餐绰绰有余。

她背了一书包小饼干出门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