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111.低配版

……

梁文的脚伤已经没那么严重了,现在只要不做剧烈运动就没事。

不过他的工作就是坐在办公室,所以就算是瘸子也没关系。

这是他来到工厂的第二周,没想到工人们组装的竟然是那么昂贵的东西。

工人们只负责组装,并不知道手机是做什么的,也不知道手机的用途。

但是他身为代理厂长,知道手机的重要性。

他每天睡在厂里,睡觉不敢睡得太死,丝毫不敢降低警惕性。虽然说厂子里四处都安装有监控器,他就怕穷凶恶极的人进来盗窃。

月颜和周博衍直接去工厂,她提前找了云程帮忙下午放学把她的自行车骑回家,取车的牌子暂时给了云程。

工厂外面响起汽车的喇叭声,看守大门的门卫也是老张推荐的。老张推荐的战友确实好用,工厂特地招了四个保安兼职门卫。

这几个保安手脚都没问题,他们家里还有别的兄弟姐妹,退伍费被家里人扣着,家里人偏心得紧,只能出来自己找工作。

他们空有一身力气和干架的本事,当保安倒是他们的强项。

月颜并没有因为他们是保安就降低他们的工资。

之所以招四个保安就是为了让他们方便倒班。每周都有两天假期,头天值了夜班,第二天就能休息一天,工资也比别的工厂的门卫多十块钱。

月颜赚钱也不差钱,自然不会吝啬给下面的人发工资。

别的工厂门卫的工资大约在二十块钱到二十五块钱,所以大多都是些老头赚这个钱。

她过来的时候工人正好下班。

工厂是八小时制,朝九晚五。夏天的话会给他们中午留一小时的午休,相应的下班也会晚一个小时。

汽车开进工厂,带着饭碗的工人们好奇的停下脚步。

这个汽车他们见过。他们来到城里才知道周博衍的汽车是独一无二的,城里都找不出第二辆。

亏的当初周博衍在他们村的时候,他们还以为城里人都开这样的汽车呢。

城里的汽车屈指可数,路上最多的是自行车。

月颜从车上下来,认识她的纷纷打招呼,不认识她的远远站着,想凑过来又不好意思。

月颜主动跟大家打招呼:“大家在厂里还习惯吗?”

距离月颜最近的婶子回答:“可习惯了!我们在村里都吃的没这么好,食堂里顿顿三素一荤,中午还有汤菜,工厂还有澡堂子,在家哪有这条件呀!”

大家跟着点头,这工厂里的生活可比在家种地舒坦多了。包吃包住每个月还有三十块钱的工资,转正后再给加十五块钱。

他们在家哪能赚得到这么多钱?!靠种地一年能赚两百块钱都顶了天了。

这还得是老天爷不折腾他们。要是遇上夏天洪水泛滥或者长久不下雨,一年的收成全没了。在工厂工作起码不靠老天爷吃饭,只要他们表现的好,听说第二年还会往上加工资。

月颜被婶子夸的有些不好意思。说是三素一荤,其实荤菜没多少肉,分到每个人碗里就两块。

“大家觉得习惯就好,要是有什么生活上的难题就找梁文,大家不要觉得都是熟人就不好意思。”

工人们纷纷夸赞月颜人美心善。

梁文听到汽车的声音,一路紧赶着过来。

月颜忍不住数说他:“脚不方便还走这么快,是不想恢复了吗?”

梁文露出大白牙:“这不是听说厂长过来了吗,我这个代理厂长兼书记不得第一时间过来。”

月颜点点头:“进去说吧。”她又对着围起来的工人们喊道:“大家都快去吃饭吧,别等饭菜都凉了。”

围起来的工人们依依不舍的离开,心里还很遗憾。

他们怎么就这么嘴笨?连句好听的话都不会说!

梁文目光诚恳的看向月颜:“大家都很感激你,谢谢你给了他们工作。”

月颜淡笑:“不用记在心里,好好工作就行了。”

三人来到办公室,梁文要给他们倒茶,月颜连忙制止。

“不用了,我就是想来看看,坐会儿就走,顺便问问你大家有没有什么难处?”

梁文沉思道:“大家在这里很快就习惯了,好像也没什么难处。目前没有人找到我,只是听大家念叨着家里的孩子和老人,我觉得厂里应该弄个公用电话。”

月颜拒绝了这个建议:“公用电话的话厂里这么多人,每天打电话都要挤来挤去,未免有点麻烦。”

梁文跟着点头:“也是这个道理,而且电话费谁出呢。”

“也不是没有办法。你应该知道我们工厂是做什么的?”

梁文生怕自己想多了:“不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吧!”这个东西据说外面卖将近两万块钱呢,拿在手上就是个烫手山芋,这谁敢用啊?

月颜失笑:“肯定不是厂里的这个手机啊!厂里正在组装的这个手机外面还供不应求呢。”

梁文松了一口气,要是在厂里放一台手机,他晚上睡觉连眼睛都不敢闭。

“我的意思是我这边可以做出来一款只用来打电话的手机,价格让大家都能接受,你觉得怎么样?”

话是这么说,月颜看向的却是周博衍。

周博衍毫不犹豫的答应:“这个很简单,今晚就能做出来。”

月颜制止他:“不要熬夜,这个事情不急。”

梁文看着他们,只觉得青春真好。

他不是看不出来这两个人的关系,只是人家发乎情止于礼,他就当做没看出来,实则在心里默默祝福这对情侣。

他上初中的时候,喜欢过班里一个圆脸的女生,是隔壁镇上的。也不算喜欢,只是对对方有好感,他每次上课都会不由自主的看向女孩的座位,女孩发现后会红着脸把头移开。

后来毕业后她没考上高中,听说跟着家里人去外面打工了。

梁文回忆完青春,只见月颜和周博衍都看着他。

“怎…怎么了?”难道他发呆的时候说了什么重要的大事?

“没什么,就是说手机的事先不要告诉他们。你办公室的电话可以给村里打回去,要是谁家出了急事就给你打过来,让大家暂时克服一下。”

就算低配版手机做出来也得计算成本。月颜理想的价格是两百块,再给内部员工打个折,每个月从他们工资里扣十块,可以分期付款。

……

离开工厂,周博衍开车去了月颜的甜品店。

月颜发现不是回家的方向:“怎么来这里啦?”

周博衍一本正经:“你明天还要考试,吃甜品补脑。”

要不是自己有文化,差点就信了。

想吃就直说,还要扯上自己,不过也怪可爱的。

月颜絮絮叨叨:“你说我弄个零食品牌怎么样?曲奇饼干很受欢迎,感觉可以弄个工厂对外销售,我还想做自己的方便面品牌和果汁品牌。”

目前市面上的方便面只有一家,还是来自琉球省的。方便面经久不衰是有原因的,她们本地品牌也要站起来。

这个工厂她想建在老家,老家那片地方平地比较多,建工厂很合适。而且镇上到县城的路她也捐钱了,领导们买手机的钱全被她捐出去,这条路今年夏天就开始动工。

不过现在公路修不修已经不是头等大事。周博衍造出来的汽车被上面买了专利,国营汽车厂出品的货车以后走山路毫无压力。

周博衍得到了一大笔专利费,他给的汽车专利不能被私人商用,只有国营汽车厂可以使用,周博衍特地给月颜留着商用权。

不过以月颜目前的资历,暂时还没办法开个汽车公司。

周博衍赞同她的想法:“可以,最好能卖到首都,以后我就可以在首都买到咱们的品牌。”

月颜小脸一红,还不是一家人怎么就叫咱们的品牌了,真是的。

两个人在车上就已经敲定好了在老家建厂的事。

村里一部分人进了工厂,基本都是身强力壮的,而且家里有老人孩子需要照顾的都留了另一半在家,没让村里变成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

村里搞养殖业的并不多,算上大伯二伯一共就五家。主要是因为这属于个体户。

大家宁愿去工厂打工也不愿意干个体户,个体户的风险是要自己承担的。

这个时候胆子大的人已经发财了。

月颜对村里人不愿意干个体户表示理解。

在村里建厂是想着扶持村里剩下的人,这种轻工业女人和年纪不大的老人都能干。再说了,周边村子也有很多劳动力可以雇佣。

其次就是村里地理位置很合适,县城有一条国道。

而周舅舅也给月颜透露过,壶县五年内会修高速公路,已经在计划中。

月颜坐在奶茶店问李岗要了一支笔和一个本子,她又开始计划在村里建厂的事了。

甜品店试营业中,甜品都是半价销售,生意还不错。

月颜觉得表哥这样也可以,虽然说半价赚不了什么钱,只回个成本。但是开店做生意,顾客的口味很重要。

比如表哥做的辣肉松蛋糕,就有顾客反映说有点辣。

安城算是北方和南方的交界,豆腐脑是甜口的,但也没听说过不能吃辣。

不过这个意见还是很重要的,表哥第二次做的时候少放了辣椒丝,月颜也觉得口味的香甜感更多了。

果然顾客的舌头还是厉害的。

周博衍选了几样点心端过来,他倒不用贵宾卡了,直接可以刷脸免费拿。

月颜没空吃,周博衍戴上手套拿起虎皮肉松卷放在她嘴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