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11.月颜受伤

月颜心跳“砰砰”加速,应该是被吓得。

停好自行车,月颜莞尔:“我学会啦。”

周博衍:“学会了就把车推回去吧,专门给你做的。”

月颜连忙拒绝:“这个自行车太贵重了,我不能要。”尽管这个款式让她心动,但是这个时候的自行车和几十年后的宝马差不多一个等级,她不能收。

周博衍劝她:“月月,我知道我生病的时候你每天都来守着我,虽然我睁不开眼,但是我能听到外界声音。你在我生病的时候照顾我,我很感动。所以我想解决你的烦恼帮助你。”

月颜坚决不要:“那我更不能收下它,因为我们是朋友,关心朋友是应该的,不应该变成交易。”

周博衍无奈:“这个自行车真的不贵,材料是我去废品站收回来自己改装的,不是我花钱买的,零成本。”

月颜半信半疑:“真的吗?”那小非哥哥的动手能力也太强了吧!

周博衍见她松动:“我不会骗你,那么丑的自行车就算拆了也改不出什么好造型,不信我给你看设计图,都是从零件开始的。”

这也太厉害了吧!

“我…我可以花钱买吗,收这么贵重的礼物不太好,而且我父母也不会同意。”

她是真的很喜欢这个车,从款式到颜色都是为她量身打造。

周博衍想了想,这应该是月颜最大的让步:“一口价,二十块钱,不接受涨价。”

月颜哭笑不得:“这也太便宜了,能回本吗?”

周博衍幽幽道:“友谊无价,可你收我的赠礼还要给钱。”

月颜老老实实回家要钱。

“啥,这个车二十块?!”月怀德震惊的差点眼珠子瞪出来。

“是的,小非哥哥去废品站收材料自己亲手改的,我还看了设计图,他没有骗我。”越看设计图越觉得离谱,小非哥哥的动手能力太强了,以后一定会是个很厉害的科学家。

月怀德追问:“那他怎么只收你二十块钱?!”

月颜无奈:“他原本是想免费送给我的,为了感谢生病时候我一直去他家照顾陪伴他。但是我不能收别人这么贵重的东西,所以就让他卖给我。”

月怀德拍手:“好样的,咱们月月真棒!不能收别人贵重的东西,咱们和小非是邻居,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月颜点头:“我也是这么说的,所以爸爸我买下这个车可以吗?”

月怀德犹豫道:“既然小非是为你量身打造的,你也给了钱,喜欢的话那就收着吧。”

他看出来月颜很喜欢这个自行车,市面上怕是买不到第二辆。

果不其然,第二天月颜上学的时候不仅路上的人一直观看她的自行车,甚至差点很多人撞到一起。

到学校后吸引的目光更多。

自行车虽然数量少,并不是所有家庭都买不起。

她们学校有十来个骑自行车的本地学生,因为自行车贵重,学校有专门的自行车寄存处,收费的。

月颜一次交了一个月的停车费。

想不到上一世没房没车的她,这辈子竟然才十六岁就交了停车费,虽然是自行车。

月颜独一无二的自行车款式不仅让同样骑自行车的同学心里不是滋味,更是让没有自行车的学生们格外羡慕。

这就好比全校学生都是走路或者骑车上学,突然有个同学每天开法拉利来上学。

月颜回到教室,同学们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和月颜一起进校门的同学快速跑到教室,第一时间来通知,隔壁班同样如此,全都趴在阳台看月颜进学校停车。

天呐,这么漂亮的自行车到底是哪里买的,为什么她会有!

苏玉看着这一幕很不是滋味,她心里空落落的,总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什么。

随着月颜进教室,苏玉终于下定决心要和月颜交朋友。

班里同学基本没和月颜打过交道,除了四姐妹小团体,只有云程和她关系熟一点:“哇,月颜你太酷了!你的自行车是从哪里买的?”

月颜淡笑:“我哥给我做的,不是买的,市面上买不到。”

云程挠了挠头:“哇,你还有哥哥呢,我以为你家就你一个。”

月颜耐心解释:“我是独生女,他是邻居家的哥哥,你见过的。”

班里同学竖直了耳朵,邻居家的哥哥?!为什么她们没有邻居家哥哥会做自行车!

云程捧着脸:“好羡慕,他还做不做自行车,我可以给钱!”

月颜帮忙拒绝:“他不接,哥哥在念高三,可能没时间。”小非哥哥家里不缺钱,做这个自行车也是为了她。

云程不死心:“好可惜,那他是我们学校的吗?”

“不是,一中的。”

月颜回答完问题,不再管云程的反应,她开始背课文。

她的回答班里同学都听见了,传出去应该不会有人再来骚扰她。

不过。

身后的人一直用笔帽戳月颜后背,让月颜烦不胜烦。

“有事吗?”她强忍着不耐。

张翠平满脸笑容:“月颜,我们下午要去你家玩。”

是通知的口吻而不是询问。

月颜冷冷道:“我家搬家了,距离学校很远,不太方便。”

张翠平看上去很失落,眼里却能看到欣喜。

“好吧,那真是太可惜了,我们下次周末再去你家。”

月颜猜到她们的想法,只是她们肯定不知道周博衍也搬家了。

她心里微微有点不舒服,感觉自己的私人领域被人冒犯了。

下午放学,更是掀起一股热潮,认识和不认识月颜的人都围在她自行车附近,等着自行车的主人过来。

“你不走吗?”云程好奇。

月颜很无奈:“你觉得那么多人我走的出去吗?”

云程看了眼窗户外面,他们靠墙的窗户正好能看到后面操场,停车的地方就在后面,需要穿过教学楼。

“妈呀,好多人。”云程打了个哆嗦。

等到教室没有人,停车处的人群散开,月颜才收拾好书包出教室。

在教室门外,她见到了意想不到的人。

苏玉微笑看着她:“月颜同学,我们可以一起回家吗?”

月颜冷漠脸:“不好意思,我们不顺路。”真是奇怪,女主怎么还自己凑上来的?

苏玉咬着下唇似乎很难为情:“最近路上总有混混在游荡,我好怕他们注意到我,你有自行车,能不能先送我回家。”

这和她有什么关系?

月颜果断拒绝:“不好意思,我们不顺路,你要是害怕可以多找几个男同学送你回家。”

苏玉惊呆了:“你!你怎么这么没有同情心,还说风凉话!”

月颜:实话实说也叫风凉话?

她无语:“大姐,本来你长得一般那些混混根本不会注意你,要是送你回家他们肯定会注意到我的自行车,麻烦你长点脑子。”

苏玉被她的话刺伤,什么叫自己长得一般,她还不如自行车…

她站在原地,眼泪唰唰流下。

一直没等到苏玉的曹文凯上来,就看到月颜正在欺负苏玉。

他上来就推开月颜:“小玉,你没事吧?是不是她欺负你了?!”

苏玉摇摇头,明明能说话就是不解释,眼泪还一直流。

月颜手肘撞在窗户边,疼得她倒吸一口凉气,这男主脑子有病吧?

她火气蹭蹭往上冒:“你有病吧,谁欺负她了?她自己主动找上我说不敢回家,我不送她回家她就哭成这样,我哪里欺负她了?你问她!”

曹文凯质问的话被堵回去,但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那你…你也不能对她说重话!”小玉这么脆弱的女孩子,哪里听得了别人说重话。

月颜被他的不要脸震惊了:“我是她什么人,我为什么要惯着她?你爱当舔狗是你的事,凭什么还要道德绑架别人!”

曹文凯:“你!你说话不要这么难听!”

月颜冷笑:“反应这么大戳到你痛处了?你知道舔狗是什么意思吗?语文课代表应该能理解吧,你觉得自己不是吗?主人还没说话狗就开始叫了,你不是吗?”

她摸到自己手肘处血淋淋的,回家又得让父母担心了,想到这就对男主没一点好脸色。

苏玉流着眼泪大声道:“请不要说了…求求你们别吵了。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自取其辱妄想能和月颜同学做好朋友,是我自作多情了,文凯,我们走吧。”

光流眼泪没鼻涕泡一看就是假哭,骗傻子男人的手段罢了。

曹文凯深深看了眼月颜:“月颜同学,我对你太失望了。小玉这么善良,你不配和她做朋友!”

月颜点头:“啊对对对,你说的都对,让你失望了,也不知道您哪位算老几。麻烦你们让开,我要回家。”谁要和你们做朋友,一个白莲花一个舔狗。

谁缺心眼谁跟你们玩!

曹文凯瞪着月颜,苏玉拉了拉他的袖子。

月颜捂着手肘,曹文凯这才看到月颜手肘处血肉模糊,是刚刚自己推她的那一下。

他心情复杂,随即想到月颜说的那些话,他心里顿时一点愧疚也没了,就该让她受点教训!

今天月颜晚回家了一会儿,周博衍带着大黑在家门口遛弯。

以往这个时间月月已经来他家写作业了,今天还没回来。

月颜是推着自行车走回来的。

因为是短袖的缘故,很容易看到她的伤口。虽然她找小诊所简单消毒处理过了,她还是怕骑车会破伤风。

“怎么回来这么晚,是路上耽搁了吗?”周博衍下意识看向车胎,没有被破坏。

他又闻到了消毒水的味道。

“你胳膊怎么了?”他连忙帮月颜推着自行车。

月颜手肘推车太久都有点麻了。

她无奈:“待会跟你讲,总之是遇到了奇葩,我家有人吗?”

“没有,小黑在家里。”

月颜把自行车放家里,带着小黑和作业来到周博衍家。

“总之就是这样,这俩人就像是神经病一样。”她实话实说,连两个人名字一起提到,要是以后周博衍遇到了女主肯定不会被她表象迷惑。

“他们真是太过分了!两个人合伙欺负你还能装成受害者!”周博衍很气愤,他知道曹文凯和苏玉是男女主,早就做好了正面迎战的准备。

可是月颜不和女主做朋友以后竟然会被合起伙来欺负。

“别气别气,其实我报复回去了,我说的话很难听,估计曹文凯和苏玉脆弱的小心灵要受到极大的伤害。”

又是舔狗又是攻击外貌,有时候语言也是一把利刃,月颜就是故意的。

“可你手臂伤的这么严重,还是吃亏了。”

月颜摆摆手:“看起来严重,就是擦破皮而已啦,没事的。”

只是自己接下来要么穿校服骑车上学,要么就是早起坐公交,讨厌的男女主。

月颜感慨道:“我是真没想到苏玉会想和我做朋友,还让我送她回家,我看着很像烂好人吗?”

周博衍摇头:“你看着像很好欺负的女孩子。”

“那要不我去胳膊上画个纹身花臂吓唬她们?”

周博衍:“不好看,没有美感。”

月颜老老实实埋头写作业。

临走前月颜叮嘱他:“别告诉我爸妈我受伤的事,免得他们担心。”

“好,我帮你保密。”

周博衍说到做到。一直到月颜伤口结痂后才被家里人发现她受过伤的事,当然这是后话。

周六是月家乔迁宴,月颜外婆一家全都来了。而她奶奶一家因为在乡下距离远,父亲给写了封信让她们抽空过来逛逛,还给寄了五十块钱。

月怀德已经会简单的日常字了,写封家书查查字典勉强能独立完成。

月家今天买了很多菜,但是来厨房帮忙的三位舅妈都是一脸懵。

菜洗好切好以后竟然串成串?

月怀德和月颜信誓旦旦,她们只好按照要求来做。

串成串的麻辣烫才有灵魂,因为菜品买的多,串了俩小时才结束。

接下来就到了月怀德的主场。

配料他跟着女儿学过好多次,已经耳熟于心。

客厅里外婆和舅舅们在嗑瓜子,月颜抱着小黑回家。

“我已经请过小非哥哥一家了,他们待会就过来。”

文红玉拉着月颜坐下:“还是月月懂事,这个房子不夸张的说是月月给我们买的。”

舅舅家的大儿子羡慕地看向月颜,这个表妹太厉害了。

他比月颜大三岁,不过一直不熟,之前过年月颜都是在房间待着,也不出来跟他们玩,想不到表妹深藏不露。

文红玉满面红光:“要是我以后有儿子,这个房子肯定是留给月月的。”

大家沉默了几秒,而后纷纷说应该的,本来就是月颜赚钱买的房子。以月颜的出息,未来说不定还能赚大钱,让月怀德赚钱给儿子买房。

周博衍和爷爷奶奶一起过来,他提的东西一看就不便宜。

“是我爷爷挑的补品,给阿姨补补身体,月月这么瘦也得补补。”

月颜笑眯眯地接下:“破费了,你家什么时候办乔迁宴?”

“可能是过年,等我父母回家再说吧,不然不热闹。”

月颜:“也是,到时候我也去你家蹭饭。”

周奶奶和周爷爷就坐,原本还因为不熟悉有些拘束,得知周爷爷是老中医后,大家就又聊开了。

尤其是大舅妈,她肚子越来越大,周爷爷建议去他们医院生产,他们医院有位妇科圣手,什么胎位都接过。

大舅妈感激不已,她其实心里也是怕的,双胞胎最怕出意外。

“开饭咯,大家移步到餐桌。”

月怀德先抱出来一个大铁桶,里面满满当当全是冰粉。

然后是一排的小碗,里面都是各种小料。

最后上的是几个小炉子,每个上面都架的大搪瓷脸盆,里面全都是红彤彤的辣椒油汤,最后几个是清汤。

月怀德招呼道:“大家找地方坐,这个东西是拿手上吃的。。”

周博衍小声给爷爷解释:“那个桶里的就是冰粉,吃着很凉爽。”

见亲戚们不知道怎么吃,月颜又站起来教:“看,就这样,从盆里拿出来喜欢吃的菜,吃掉后签子放在桌上。红油是辣味,白的是清汤。”

她又舀了碗冰粉:“这个是冰粉,边上是小料,想吃什么自己加。”

周博衍第一个站起来,跟在月颜身边舀了一碗冰粉,挨个加小料。

月颜做的第一碗给了外婆,第二碗给了周奶奶。

周博衍做的给了周爷爷。

周爷爷吃第一口就尝出来了药材的味道。

“这是用假酸浆做的吧?”

月颜笑眯眯:“是的,假酸浆搓出来的冰粉籽。”

周爷爷笑道:“厉害呀小姑娘,有没有兴趣和我学中医?”

月颜连忙摇头:“不了不了,我对药材不太了解,只是这个能做吃的就多研究了一下。”医学生要背的书可太多了。

周博衍打断爷爷:“爷爷,这个就是麻辣烫,很好吃。”

“味道不错,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说着他自己就拿了一串,也不用周博衍招呼了。

而外婆一家同样如此,几个舅舅吃得满头大汗,月颜连忙搬来电风扇开着转。

小黑和大黑游走在大人们脚下,就是等不到一口吃的投喂,这些人类到底在吃什么?

大舅舅粗着嗓子:“妹夫这个东西好吃,肯定能生意火爆!”

三舅舅比较文雅,额头和鼻头全是汗:“嗯,一定会大卖。”

二舅舅则是在默默的狂吃,根本没时间说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