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109.曲奇饼干

……

“你们在说什么呢!”陈星儿突然出现,熟络的挽住月颜的手臂。

“我们在说运动会的事。”

陈星儿看向徐招娣:“今年你该歇歇啦,我和王兰还有另外几个女生商量来着,今年的女生长跑项目我们几个分担。”

徐招娣慌乱的看向月颜:“可是我向体委推荐月颜了。”

月颜无所谓道:“谁跑都一样,你身体不舒服到时候歇着就行。”

陈星儿瞠目结舌:“女生1500米长跑你也行吗?”

去年徐招娣跑完累得要死要活,跑完好长时间才缓过来。

今年她们准备用抽签的方式决定。

月颜觉得这个难度一般般:“还行吧,我不是每天都在家训练吗,1500米也差不了多少。”

这已经是谦虚的说法了。实际上她一开始800米跑的很优秀,于是周博衍就把跑步增加到了一千米,她现在每天跑的是2000米。

陈星儿和徐招娣这才稍稍放心。

原本以为体育课可以补补作业,下午回家就可以少写一点。

结果体育课要训练运动会方队,连数学老师都不好意思继续霸占体育课。

云程唉声叹气。

他身边的人问他:“你咋的了?这不是你最期待的体育课吗?”

云程老实说道:“如果数学老师霸占了这节体育课,说不定我的期中考试成绩能再提升一点。”

只要多努力一点,他就拒离手机更近一点。

他现在每天放学回家,只要他爸一到家,就会坐在沙发上玩手机。

云程已经很心痒痒那个堆积木的游戏了。要是自己有了手机,肯定比他爸玩的还要厉害。

他得尽快拿到手机,这样才能玩到堆积木游戏。

他偷偷瞟到母亲大人的手机,上面竟然还有另一个游戏,是一条蛇转来转去不停的吃屏幕上的东西,吃的越多就越长,他妈打不过就会喊他爸帮忙。

这个游戏云程还没玩过,他看的心里火热。可惜他爸和他妈把手机都看得很严实,根本不让他碰。

不明所以的同学以为云程终于在学习上开窍了,鼓励的拍拍他的肩膀:

“胖胖加油。”

月颜是参加过运动会的,不过当时的她跟着大部队训练,属于在队伍中间默默无闻的角色。

这一世她站在最前面,感觉视野都不一样了,下意识就会抬头挺胸。

体育课训练是没有班牌的,她只需要站在前面和后面保持距离。

这个时候还比较保守,就是规规矩矩的方阵,按服装统一和队形标准来打分数。

理科一班是走在最前面的,高二刚出场就是她们班。

月颜带着班级走了一圈,就被体育老师喊走了。

原来是通知她下午最后一节自习课要开会,全校举牌的女生都要参加。

最后一节课的时候,月颜去了开会的会议室。

没想到在门口遇见了苏玉。

苏玉看上去憔悴了不少,不过这和月颜有什么关系呢?

她侧开身体让苏玉先出去,然后才慢悠悠进了会议室。

会议室没有男生,全年级举班牌的都是女孩子。

月颜是一个都不认识,唯一认识的刚出去的苏玉也和她有恩怨。

苏玉能被选上那是铁板钉钉的,首先她是主角,其次苏玉又是四班最受欢迎的女生,没有理由会落选。

月颜可不知道苏玉现在在四班只受男生欢迎,女生都不太待见她。

在张翠平三个姐妹的煽风点火下,四班女生刻意疏远了苏玉。

等了好一会儿,老师还没来,月颜身边的女生主动和她说话了。

这个女生是理科二班的。

对方上来就是:“月颜同学,我崇拜你好久了!”

月颜满脸雾水。

崇拜她?

“你确定是说我吗?”

“是的!你的成绩太优秀了,不知道是怎么考的,我也要向你学习!”

月颜谦虚的笑了笑。

她感觉这个女生说话不是很对她胃口,可能是直觉的原因,她不是很喜欢这个女生。

很快苏玉就回来了,跟着一起来的还有几位体育老师。

会议大概内容就是告诉她们运动会的流程,以及她们当天的穿着打扮要得体,要体现出年轻人的精神。

这个时候的化妆品就只有雪花膏,也就在服装上面下功夫。

老师说要体现青年的朝气蓬勃,哪有这种衣服?

月颜不是很了解,决定回家问问老妈。

离开的时候女生们都是结伴,甚至约好要一起回家,月颜找了个借口独自溜了。

回到家她问妈妈什么衣服能体现出朝气蓬勃的精神。

妈妈说她们当初年轻的时候流行白衬衫,麻花辫和黑裤子,那样穿就很有精神。

月颜想了想自己这么穿,会不会有点土呢?

随即妈妈叹气。

“可惜当时没有照相机能留下来照片,不然一定给你看看妈妈年轻的时候多漂亮。”

月颜大言不惭道:“这还不简单,我照照镜子不就知道了吗?”

文红玉点了点女儿的鼻尖。

“调皮。”

“说到这个,最近工厂真的不景气了。你大舅舅和二舅不是升职了吗?他们收到内部消息,因为外国洋人在国内开厂,机械厂订单都少了。还得多亏了你的手机厂和机械厂有订单合作,不至于让他们造成亏损。”

月颜忍不住咋舌,即便她在历史书上见证过,还是忍不住惊讶:“已经这么严重了吗?那可是国营机械厂。”

“有啥用呢?咱们国家就是落后人家洋人,人家带来的技术又先进,据说人家的机器一次生产是咱一周的生产总量,咱们怎么跟人家比?”

这也太吃亏了。

“那舅舅他们是怎么打算的?”

“你舅舅他们又没事,他们托小周的福,很受领导偏爱,倒不用担心你舅舅。”

“这是你二舅妈有点悬,他们工厂已经找女同志谈话了,你舅妈在厂里又没有人脉,她就不是那种给人送礼、拍马屁的人。”

二舅妈是纺织厂的工人,平时不怎么爱说话,每天老老实实上下班,也不和工友们扎堆分圈子。

月颜对二舅妈的印象不深,因为二舅妈就是这样一个默默无闻的老实人。

“那怎么办?要不然舅妈在咱们家店里打打工?然后再找新的工作?”

这个时候的大人都喜欢在国营工厂工作,毕竟是铁饭碗,只是现在这个铁饭碗缺了一个口。

文红玉摸着肚子:“我也是这么想的,就是怕你二舅妈多心。”

“那你和外婆说就行了呀,外婆总能和二舅妈说两句吧!”

文红玉拍了拍自己额头:“瞧我这脑子,这么简单的事我都想不到。”

妈妈的肚子已经像气球似的鼓起来了,大概是因为怀过一次孩子的原因倒没有产前抑郁。每天就是该吃吃,该喝喝,在家里画画图,等父亲练车回来就被带着去公园溜达。

家里专门空出来一间空房子给母亲画图用,母亲画的都是些小孩子的服装和女生穿的裙子。

周博衍从实验室回来,敲响了月颜家的大门。

“把大门打开一下吧,给你把东西抬进来。”

“这么快就做好了吗?”

月颜前两天才提到太阳能热水器的事,今天周博衍就已经弄出来了。

“光靠太阳能还不够,最近还没回温,太阳能提供不了多少热水。我给你加个热水器,方便随时洗澡。”

月颜顿时眼睛亮了起来:“哥哥太棒了!简直就是我的万能百宝箱!”

周博衍轻笑:“口头道谢我感受不到诚意。”

眼见四下无人,母亲在屋里,保镖在门口卸东西。

月颜飞快的在周博衍脸上轻轻啄了一下。

“怎么样?”

周博衍伸手摸着被亲的地方,有点痒痒的。

“有点快,没感觉到。”

月颜转身抿嘴笑:“那真是太可惜了。”

还不等他继续说,保镖搬着东西进来了。

周博衍指挥保镖们把东西放在屋顶上,热水器则安装在浴室。

月颜招呼几位保镖吃东西:“辛苦了,吃点饼干吧!”

大家都是老熟人了,保镖们道谢后接过饼干盒子。

这是表哥做的曲奇饼干,里面加了奶油、蜂蜜、糖、鸡蛋、奶粉和牛奶等等。

这个成本可想而知,但味道也比那种干巴巴的饼干好吃的多。

这个饼干是对外销售的,不是现做出来的甜点。饼干盒子是在餐具厂订做的铁盒子,密封起来可以存放半年。

曲奇饼干老少皆宜,目前试吃过的人没有一个是差评的。

表哥用两个月时间练习做甜品,开店时间定在劳动节那天。

现在店铺是试开业,甜品卖的比较便宜,不过对大多数家庭而言这个价格还是奢侈了一点。

周博衍的爷爷奶奶也很喜欢吃这个曲奇饼干,但是因为他们年纪大了,月颜特地让表哥给做的是低糖。

月颜今天训练结束就用到了热水器洗澡。

……

很快就到了期中考试这天,云程上下嘴唇打着哆嗦。

“老天爷保佑,保佑这次题一定不要太难,让我理综上个150分吧,我愿意付出身上的30斤肉!”

月颜“噗嗤”笑出声:“老天爷应该不需要30斤肉吧。”

云程双手合十,满脸虔诚:“万一呢?做人还是要有梦想的!”

月颜安慰他:“其实你最近学的不错,肯定能上150的。”

云程半信半疑:“真的?”

“真的,你就安心吧,别给自己太大压力。”

她其实也不太确定。只是云程现在这个状况要是考试太紧张可能会脑子一片空白。

到时候越紧张就越想不起来,越想不起来就越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