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105.崴脚

……

很快月怀德就给家里和月家都装上了电话,这下再也不用每次都靠写信联系了。

月怀德每天都要给家里打电话,倒不是因为想念家人,而是大哥和二哥最近在培育草莓,又从别的镇上批发了些桃树移植回来。月志远从村里承包了荒山种桃树,又承包了几亩地种草莓。

这些田地都是承包后才开垦的,以往这里不算耕种地范围,距离村里的土地还有点远。

月怀德每天都要跑农业所去帮忙咨询,免得大哥二哥白忙活一阵。

因为是兄弟俩干活,无论是草莓还是购买桃树的钱都五五开,买种子的钱和肥料钱也都是一人出一半,亲兄弟也得明算账。

至于忙不忙得过来?忙起来的时候可以请村里人帮忙,多的是人愿意给村里人帮忙干农活赚零钱。

其实种植草莓这个事一开始是否决了的,本身路就不怎么好,草莓这种娇贵的东西一路颠簸过来卖相就不好看。

但是谁让有了周博衍这个天才呢?

他改装出来的汽车偏偏就能在泥巴路上如履平地。

汽车底盘就像是章鱼触手一样紧紧抓着地面,无论地面怎么颠簸,汽车内部稳如老狗。

因此月颜也赞同大伯和二伯可以在春天种草莓。

其实她给大伯、二伯的规划就是春天种草莓和桃树。草莓周期就几个月,桃树生长周期更长一点,大伯他们的赚钱计划并不止这一个。

大伯和二伯还问她父亲借了钱在村里承包池塘。池塘不仅仅用来养鱼,在月颜的建议下大伯和二伯还要养殖小龙虾和大闸蟹。

当然了,龙虾和螃蟹是在一个池塘混养的,而鱼需要单独养。

毕竟小鱼苗可在龙虾的食谱上。

一开始大伯和二伯不明白小龙虾有什么养的?一到夏天村里的沟渠都会有小龙虾,也没见这玩意儿有谁爱吃,也就孩子们喜欢捉回去。

螃蟹他们倒是能理解,城里的螃蟹五毛钱一斤呢,价格比米还贵。

月颜只说小龙虾和大闸蟹到了夏天和秋天才是真正的主战场。

不过鱼并不是在夏天才受欢迎,它一年四季都受欢迎。像安城的菜市场鱼的种类就不多,几乎都是草鱼。

草鱼虽然味道鲜嫩,但是刺很多,不适合小孩和老人食用。

等村里的路修通之后,大伯和二伯喂养的鱼就算过了旺季,也能分销到各个菜市场。

一开始月颜想的是让大伯,二伯各选一样。但大伯和二伯感情深厚,他们就愿意用家庭作坊经营。所以只要大伯和二伯齐心协力一起弄,这些事对两个壮年男人来说都不麻烦。

月颜只能告诉大伯他们,以往小龙虾没那么受欢迎是因为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做才好吃。

而今年夏天,小龙虾注定会被端上餐桌,被所有人熟知它的名字。

到时候如果大伯和二伯也想开店做生意,她也会给大伯他们出招。

……

三四月份不愧是最忙碌的时候,不仅农村忙碌,月颜也忙成了陀螺。

学校的考试渐渐变多了,除了月考以外每周还有小考,这个小考都是同桌互相批改试卷。

因为云程家里给他找了关系,所以他又成了月颜的同桌,被月颜一对一辅导补课。

这一次云程捧着试卷差点尖叫。

“我理综加起来有150分了!”

他惊喜的声音让前后桌都忍不住凑了过来。

大家对这个文科班转来的同学很感兴趣,虽然长的高壮了点,但是人很有意思,很快就和班里男生关系融洽。

云程刚开始来到理科班,第一次月考理综总分考了110分,是整个一班的倒数第一,但在整个理科班竟然还是倒数第五。

因为有人缺考,还有不知道什么原因,总之云程没有垫底。

这一次云程竟然提升了40分,150分已经到达普通的水平了,他再努努力考到一百八十分,就三科及格了。

云程文科的短板是地理和历史,他的地理大概就认识城市名字,历史更是把时间线记得一塌糊涂,也就政治成绩勉勉强强。

想不到来到理科班也要学政治,还好他政治凑合能及格。这要是他三门理综都能上了180分,他爸就同意给他买手机了。

云程握着拳头,信誓旦旦:“等我期中考试成绩一定能再提30分!”

月颜有点担心。

这一次周考题目并不难,就是考了上周学的知识点而已。要是期中考试像第一次月考出题一样难,云程怕是有点悬。

她不忍心打击云程的积极性,不过应该有希望。月考题比较难,期中考试会简单点。这就是二中的考试规律,先把学生打击一顿,再给他们提升点自信心。

云程后桌的男生笑道:“胖胖,你这成绩可以啊!再努努力大学就能够上了。”

云程乐呵呵:“嘿嘿,谢谢夸奖,本科我不指望,能上个大专就给我家争气了。”

后桌男生把手搭在云程肩膀:“有点志气嘛!男儿志在四方,我们要做就要做最好!”

云程不是没有志气,他是不敢做白日梦。

倒不如脚踏实地的把自己三门考到180分,幻想拿到手机的美好生活。

想到这云程又怨念的看向月颜。

“人咋还没招到呢?”

月颜摊手:“这也不能怪我呀,这段时间村里农忙,总得等人把家里农活忙完吧。”

工厂建的差不多了,还建了宿舍区和食堂,月颜又找人设计了小区健身器材和乒乓球案。

虽然说可能工人忙了一天不会有人去锻炼身体,但也算一项娱乐设施,周六日放假的时候也能有个打发时间的东西。

面对云程的催促,月颜只能给他一个不太确切的准信:“我给你保证,手机能在学校运动会之前发行售卖。”

云程抠着手指算了算,那不就是期中考试那阵子?期中考试结束就是校运动会,还有半个月时间,自己得抓紧多学点。

说什么来什么,三里村的村民们刚完成一天的农忙,就有一辆黑色小汽车开到了村里。

从车上下来的是个看起来文绉绉的男人,据说是替工厂招人的。

人家还带了个细框框眼镜,一看就是文化人。

汽车直接开到了村口,村里人连忙去喊月家人,月志远和老太太连忙先赶过来。

月颜没跟他们提前说过,怎么现在选人的就过来了?

当然是因为上面催的太紧了。

上面也想要这第一批手机,结果工人迟迟不就位,上面等不及就把压力给到了周舅舅那里。

周舅舅也很焦躁,只能让自己的秘书赶紧把这件事处理了。

秘书见到自称是月怀德大哥的人,以及月怀德的母亲,便和蔼道:“是周先生让我来的,你们可以给周博衍打电话确认一下。”

老太太和大儿子都认得周博衍,可是这事和周博衍有啥关系?

还是大伯机灵,突然想起来月颜提到过周博衍家里有个很厉害的亲戚,应该就是对方了。

而且之前月志远和月颜打电话的时候,月颜说工厂是和周博衍一起合资建造的。月颜出钱,周博衍出的是造手机的技术加上部分投资。

所以这是周博衍的舅舅派人过来催了!

月志远笑呵呵地把人迎进家里。

“您先坐一会儿,我给我弟弟家里打个电话,问他们招人是什么流程。”

还是月志远会说话,没有直接质疑秘书的身份,而是打电话询问招人的流程,没让人反感。

秘书点头:“劳烦了。”

老太太连忙道:“不劳烦,村里人天天过来催呢。但是这农活不干完,家里头的地不就荒了!”

这是月怀德的主意,要是选上或者没选上的村里人因为等着工厂招人,把自家土地荒废了,到时候又得是月家背锅。

月志远打完电话。

听说是周舅舅那边的人,老三让他把人家招呼好,千万不能把人亏待,这可是省里来的干部同志。

月志远心想还好自己刚刚表现的不错,没有上来就质疑人家的身份。

“我问过了,我弟弟说一切看你们的安排。”

秘书站起来,老太太倒的茶水他一口都没喝,就等着赶紧把选工人的事情弄完,让工厂赶紧开工吧!

这是省里乃至上面领导都时刻关注的工厂,比自家孩子都看重,他们都在等着工厂造出来的第一批手机。

要么说还是领导家的外甥厉害有这个能耐,以后领导的仕途有望。秘书推了推自己的眼镜。

翠兰急得在家里乱转:“哎呀,这可咋整,你咋就把脚扭了?!人家今天就来选人了!”

梁文语气平淡:“小花差点就掉河里了,我脚扭了是小事,总不能见死不救。”

翠兰深深叹了一口气:“我也不是那个意思。妈就是急的很,人家今天来选人,你每天都在看日历,好不容易近在眼前却把脚给扭了,这老天爷真不让人活。”

“妈,没事儿,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如果真的选不上,就说明这和我无缘。”

梁文心里当然不甘心,但他也不后悔自己为了救人把脚扭了。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小丫头在他面前掉河里。

三四月份天气还很凉,山里的河水冰冷渗骨,孩子掉下去再捞上来可就伤着根本了。

梁文站起身,一只脚上穿着拖鞋。

“先去看看吧,起码明年再招人的话我也知道该怎么做了。”

翠兰扶着自己的儿子,嘴里一直念叨着儿子今年犯太岁,得去拜一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