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103.梁文的决心

……

曹文凯心里慌张不已,感觉苏玉距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他连忙哄着苏玉:“好好,我不问了,小玉你别难过。”他最怕见到苏玉对自己失望的模样。

曹文凯在她面前如此卑微,苏玉心里自知对不起曹文凯,于是主动拉起曹文凯的手。

“文凯,谢谢你愿意理解我。”

曹文凯紧紧回握着她的手,他眼里深情脉脉:

“小玉,我相信你,你不会骗我的对吗?”

苏玉心中闪过慌乱,最终还是害羞的点了点头。

“我发誓,我不会欺骗你。”

……

月颜坐在车上后知后觉反应过来:

“刚刚那对情侣不会是苏玉和曹文凯吧!”

周博衍被月颜惊讶到了:“你看到了?”

[哟哟哟,小姑娘这么厉害,要不你就跟她坦白了吧~]

月颜老实摇头:“我猜的。”

周博衍稍稍安心。他不想和月颜坦白,是不想让月颜知道她是书里的一个角色。应该没人会接受自己的存在是别人笔下的人物。

月颜心想,世界这么小,要相信万能的主角定律,无论什么地方他们都能随时出现。

周博衍语气轻松:“确实是他们,我记得你和他们有过矛盾。”

月颜挥着自己沙包大的拳头:“我现在可不怕他们,我一拳可以打倒两个曹文凯好吧!”

月颜就差没把欺软怕硬几个字写在脸上。

周博衍勾起唇角:“要是他们再找你麻烦,不用手下留情,他们的医药费我帮你出。”

月颜还以为周博衍会劝她不要轻易与人交恶,没想到还主动助纣为虐。

男朋友不是圣母心真好。

月颜神秘道:“你知道武功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吗?”

周博衍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她还懂这个?

月颜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就是拳拳到肉,痛但是又查不出来伤口。”

周博衍不忍心给她泼冷水:“你继续努力,争取半年后能拳拳到肉。”

月颜鼓着脸:“我这是有梦想好不好!你就知道打击我!”

到地方了,周博衍停车,伸手捏了捏她的包子脸:“我在鼓励你,怎么能叫打击呢?”

……

今天的三里村可热闹,月家的老太太和月老汉要从城里回来了。

人家过年的时候就跟着儿子一起进入城里享福,足足待了将近一个多月才回来。

老太太和老头子专门从镇上花钱搭了驴车,大家还是一个村的。

平时老太太肯定舍不得这个钱,宁愿背着大包小包走一个多小时回来。

但是今天不一样,因为她和老头子带着天大的好消息回来。

要不是她年纪大了,巴不得飞奔回村里通知。

村口的女人们坐在一起,一边做着手工活,一边讨论八卦。

“这老太太享福了,估计回来穿的衣服比咱们的都好看呢!”

“城里的衣服可贵咯,我去过一次县城,那衣服卖的贵哟,我不如扯一匹布自己做。”

“月老三真是个有出息的,以前咋没想着把我家闺女嫁给他呢!”说话的这位大婶家里的孙子都已经定亲了。

“现在说这些都晚了,还不如想想村里有没有出息的小伙子,介绍给月老三家的闺女做个上门女婿,以后月老三的钱不都是女婿的!”

另一个大婶神神秘秘:“听说月老三的媳妇怀了,人家这次没回来就是因为肚子大起来了,路上颠簸对孕妇身体不好。”

妇女反驳:“怀了又能咋?总不成已经看出来是个儿子了吧?”

大婶环顾四周,压低声音:“看老太太这架势,十有八九是个带把的。”

那这就没得说了。

要是月老三他媳妇第二胎真是个儿子,以后这家产还有女儿啥份呢!

妇女突然一拍手:“咱们村不是有个梁文吗!人家还是咱们村最有文化的人咧,而且他老子又是村长,这不就是门当户对嘛!”

大家纷纷觉得有道理。

村长媳妇翠兰挎着篮子过来。

“你们这群碎嘴婆娘在说啥呢!一天天的不害臊!人家月颜姑娘在上高中哩,以后是要上大学的,人家能看上咱这村里的男娃?”

几位妇女从来没想过月颜会是城里的好学生,她们以为月颜上完高中也要进厂里的。

“翠兰,你这话保真?”

翠兰眼睛一瞪:“这话能有假?你以为我没想过?梁文一听到人家是个好学生,顿时只把人家当妹妹看。”

大婶咧嘴笑道:“这有啥的,女孩子以后不都是要嫁人的嘛,你家梁文条件挺好,又不是配不上!”

翠兰叹气:“这话就别说了,人家现在提倡年轻人自由恋爱,你们这话说出去惹人嫌。”

妇女压低声音:“我们就是自己人在这闲聊,又不会把这话传出去。”

很快驴车就进到了村里,翠兰连忙笑着上去把人迎接下来。

“老太太回来了,你家老大老二都在地里呢。”

老太太她们上车后,月颜给村里打了电话,让小卖部帮忙通知大伯,结果当时在店里买东西的人也听见了。

于是不到半天时间,全村人都知道月家老太太和老爷子今天要回来。

老太太没想到村长媳妇会亲自过来接自己,月家的面子够大!

主要还是修路这事落到了实处,再过一个月就能上路了。

她忍不住东张西望:“我那俩儿媳妇呢?”

村长媳妇唇角含着笑:“还说呢,你家有大喜事了。前些天你家俩媳妇儿都去镇上看病,说是月事没来,你猜人家诊所咋说的?”

老太太喜上眉梢。

“这才一个月,准不准呐?”

翠兰热络的抓住老太太双手:“人家诊所都说了,你说呢!”

刚从驴车上下来的老头子听到俩儿媳妇都怀孕了,也顾不上自己走路会被人笑话,连忙催着老太太先回家。

老太太热情的挽着翠兰的手臂。

“走,去我们家坐坐。我家孙女让我带回来了天大的好消息,绝对是有利咱们村里人的。”

几位婶子双眼放光,她们也想一起去,结果被翠兰一个眼神制止。

老爷子乐颠颠的跟着往家走,谁料老太太突然使唤他。

“老头子,你去小卖部给闺女回个电话,电话号码在你手心写着呢。”

月老爷子想让媳妇跟他一起去,结果媳妇已经挽着翠兰的手走远了。

驴车师傅是一个村的,人家帮忙把行李直接拉到了月家门口。

因为两个人媳妇才怀上一个月,其中一个还是高龄产妇。医生说她们不宜做重活,等三个月后胎儿稳定了可以干点别的。

今天是周日,莲花不上课,老太太在和村长媳妇聊正事,她就忙前忙后跟着驴车师傅一起把货卸在院子里。

货倒是不重,都是月颜一家给家里添置的生活用品和衣服,还有果脯、牛肉、羊排、月家火锅底料等东西。

老太太已经给付过钱了,驴车师傅卸完货就赶车回了自己家,他得赶紧告诉家里人好消息,好让家里晚上来月家找关系。

在路上的时候老太太就没忍住跟他讲了,他应该是村里第一个知道这个事儿的人。

翠兰提的篮子里带的是她今天刚蒸出来的馒头,特地挑了个头最大的几个给老太太家送来。

翠兰震惊不已,连声音都大了两个度:“你说啥?!建厂子!你家孙女才多大!”

老太太不在意的摆手:“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要从咱村里招人!”

翠兰久久不能回神,等回过神来她立马把篮子递给老太太。

“我这就回家跟我男人说!”

她得赶紧回家才行,不然要是传出去让隔壁村听到消息咋整。

老太太原本不想收她的东西,还没喊住人,翠兰转身就不见影了。

莲花眼巴巴的瞅着老太太。

老太太爱屋及乌,对莲花招手,谁让孙女喜欢这丫头呢。

“这是你姐姐给我装的糖,你拿去吃吧!”

莲花胆怯的接过老太太手上的糖。

老太太忍不住叹气:“你这胆子还是太小了,向你姐姐学学,她才回去多久呢,就又开一个厂子。”老太太可自豪了!

莲花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抓着手上的糖果重重点头,姐姐就是她学习的对象!

就一下午的时间,村里还没开会通知,整个村几乎都知道了月颜家里开厂子的事情。

“村长啊,这事是真的假的?要是真的俺家男人可不能选不上啊!”

“村长,咋还不开会呢?我们等的都快急死了!”

村长家门槛都要被踩断了。

而村长梁安康和儿子梁文才刚刚缓过来。

“老太太说的是真的?没跟你开玩笑?”

翠兰埋怨的瞪了一眼丈夫。

“你都问我五遍了!再不出去咱家大门都要让人掀翻了。”

村长挠了挠自己的鸡窝头。

主要是这事太惊喜了,就跟天上掉大饼似的,他不得多问几次吗?

梁文紧张兮兮:“爸,这人咱们怎么选啊?”

村长穿鞋的动作愣了几秒。

“先不管,把这事通知出去,咱们再给月老三打个电话,问他具体要多少人。”

梁文咬着下嘴唇:“爸,那我能去吗?”

梁文留在村里就是不放心父母。听说隔壁丁家村有人去沿海城市打工,可赚钱了。

但是他嫌打工地方太远,又不在父母身边,要是父母出个啥事他都帮不上忙。这回是省会建的工厂,他心里蠢蠢欲动。

村里没有能挣钱的活,他做文书的工资是他爸给开的,一个月十块钱,到时候娶媳妇总不能还要啃自己爹娘的老本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