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102.苏玉失望

……

月颜回到家按照惯例先用饭盒打包了几款表哥今天做出来的甜品。

表哥的手艺一直都不错,毕竟是学了六年的厨师学徒。

一开始不上手的时候做的丑,但吃起来味道还可以。

现在小半个月过去了,表哥的手艺越发见长。店铺都已经装修好了,就等表哥这个甜品师傅就位。

只是表哥对自己的期望值太高,他想着精益求精,表示一定要做出最好吃的甜品才开门,月颜对此很无奈。

月颜发现周博衍很喜欢吃甜品,应该说只要是好吃的就没有他不喜欢的。

打包盒里不仅有她给周博衍送去的点心,两位老院士也有份。

周博衍这几天都一直在实验室,月颜是可以随时进出的。

两位院士正蹲在院子里不知道嘀嘀咕咕说什么,见到月颜过来挺开心。

“小姑娘又来给那小子送吃的?”

他们真是蹭了周博衍的福,才能吃到这么好吃的甜品糕点,据说这些糕点市面上都没有的卖。

“我表哥今天做了新的甜品,和前两天吃的不一样。”

听到外面传来月颜的声音,实验室的门打开了。

两位院士连忙站起。

“进来吧。”这句话显然是只对月颜说的。

月颜看了看两位院士,两位院士对她摇了摇头。

月颜跟着周博衍进了实验室。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周博衍的心情显然不太好。

实验室有一块地方是专门空出来吃饭的。

“今天的辣肉松蛋糕不错。”

月颜说着把饭盒从口袋里掏出来。

身后传来温热的触感,周博衍把脑袋搭在月颜肩上,手臂半搂着她的腰。

他懒洋洋道:“好累,跟他们说话完全鸡同鸭讲,好难沟通。”

月颜把手放在周博衍手上:“那要不歇一下?出去放放风吧!”

赶学期论文的时候,她长时间埋头写东西就会感到头晕眼花。更别提周博衍最近几天都泡在实验室,早出晚归。

“那你陪我一起去。”

月颜侧头冲他弯弯眼:“当然是我陪你一起去。”

于是月颜把给两位院士带来的甜品分了出来,剩下的放回口袋跟周博衍一起出了实验室。

“我们出去溜达一会儿,这是给你们带的点心。”

两位院士自知理亏,笑呵呵的感谢过月颜,心想但愿这小丫头能把周博衍哄好。

本以为是出去走一走,没想到周博衍直接开上了汽车,带月颜去了安城的护城河。

三月底天气转暖,河岸边已经长出了青草,还能看见几位钓鱼的人。

今天也算是出来郊游了。

月颜呼吸着窗外的清新空气:“早知道是来这里,我就再切点水果带出来了。”

她还没有春游过呢。

周博衍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发。

月颜看到周博衍眼下有淡淡的黑眼圈,顿时心疼不已。

“你怎么连黑眼圈都熬出来了?这才高三就已经这样压榨你了吗?”

自从知道两位院士的身份后,她就知道周博衍就算上了大学,也会提前毕业进入首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

但两位院士再怎么也是周博衍几年后的老师,怎么还提前开始压榨呢?

看着月颜护短的样子,周博衍心里的郁闷一扫而空。

他把双方产生的矛盾娓娓道来:

“我跟他们解释那个方法是行不通的,但他们非要用一堆理论知识来跟我讲道理,但那样计算本来就是错的。”

周博衍不明白为什么即便是错的,他们还非要撞到南墙才回头?

月颜大概能猜到原因。

华洲的背景就是科技落后外国近一百年。外国在工业革命的时候,华州还在古代的封建社会。

如今外国已经研究计算机领域,家家户户都能开着小汽车。而华州还是轻工业为主,重工业约等于零基础。

像周博衍提到的芯片制造机器,两位院士只能提供他们的数据支持,如果周博衍连试都不试,他们也很受打击。

“那不然这样,如果试错的成本太高,就跟他们解释他们的算法为什么行不通。然后你按照自己的想法制造,再跟他们讲解为什么要这样做,总得需要一起商量的嘛。”

周博衍何尝不知道这些,只是被两位院士气的够呛,又不想主动低头,月颜就是双方的台阶。

好不容易哄好了周博衍,两个人坐在车上分完了甜品。

月颜被甜品噎的慌:“要是再带两杯奶茶过来就好了,吃甜品喝奶茶虽然热量高,但是甜食很容易让人产生幸福感。”

周博衍看出来月颜很喜欢外面的景色:“那下次找个机会出来郊游。”

月颜露出小梨涡:“好啊,等我月考结束吧。”

今天阳光不燥,车窗大开着,微风吹了进来。

月颜看到河岸边竟然有小情侣在约会。

因为离得太远,她只能看到是个瘦个子男人和一个身材纤瘦、穿着白裙子披散头发的女生。

周博衍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那不是苏玉和曹文凯吗?

月颜发现周博衍也在看,连忙让他关上窗户。

“我们还是别看了吧?不然让人家发现多尴尬。”

周博衍心想,月颜应该没看出来是苏玉和曹文凯。

于是关上窗户就开车离开了。

这是苏玉和曹文凯这学期第二次约会。

自从曹文凯质问苏玉为什么过年宁愿去一个人去看电影都不愿意找他,苏玉对曹文凯的态度就冷淡不少。

要不是怕曹文凯发现什么,她就提出来分手了,可是苏玉不敢。

她心里很舍不得曹文凯,可是又觉得对不起盛哥。她安慰自己和曹文凯只是蓝颜知己,反正两个人只是牵过一次手。

她承认和曹文凯很有共同话题,也舍不得这样的蓝颜知己变为陌生人。

虽然她已经是盛哥的人了,可是最近盛哥突然消失,她只是和好朋友出来散心罢了。

曹文凯犹豫很久终于忍不住:“小玉,我发现你最近对我冷淡了好多。”

苏玉眼里闪过慌乱,她洁白的贝齿轻咬着下唇:

“最近我二姐在家,她自小就和我不对付,要是被她发现就完了,你能理解我吗?”

曹文凯脸上的表情痛苦极了。

“你一直让我理解你,可我始终弄不明白你为什么会一个人去电影院?”

苏玉心里很恼火,为什么他总要揪着自己去电影院的事情呢?

她语气带着失望:“说这么多,你还是不相信我罢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