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10.自行车

...

认字?

月怀德很心动,但是他从来没有上过学,真的可以认字吗?

月颜看出来父亲的犹豫:“爸,你要是想学我就教你,学习又不丢人。”

月怀德一咬牙:“好,爸爸学!”

文红玉回家得知丈夫要学习认字,双手表示赞同。

就这样,月怀德开始一边跟着月颜学配料,一边学习认字。

月颜经历了两天差点迟到,总算摸清楚了最佳的起床时间。

“要不给你买个自行车吧。”女儿要比平时早起半小时,文红玉心疼不已。

月颜心里暖暖的,妈妈这么节俭的人主动提出来给她买自行车,在她心里是把女儿放在第一位的。

“妈妈,我不要自行车,太笨重了。”

现在的自行车差不多要一百多块,都是大户人家才买得起,月颜不想要只是单纯觉得难看。

更何况前面那么高一道杠,她感觉自己的小短腿可能会蹬不上去。

目前全班女生只有苏玉个子最高,162。月颜只有158,不过她年龄小还能再长几年,只要营养跟上,到165没问题。

以她158的小个子,那么重的自行车推着费力不说,骑上去也很不雅观。

文红玉只得作罢。

月颜每天放学先去周博衍家写作业看看周博衍的情况,写完后回家试麻辣烫配方。

月怀德一开始还纳闷自家姑娘都是从哪里学来的本事,看到女儿在厨房不厌其烦地用一堆调料混来混去,额头上汗珠一颗接一颗滚落,他明白了。

女儿靠着勤奋刻苦让家里过上好日子,他也不能落在后面。

月怀德坐在小板凳上,面前是家里吃饭的桌子,现在饭桌上摆的不是晚饭,是月颜给父亲整理的基础教材。

这是她根据自己的家教经验编写的教材,适合基础没打好的学生,给爸爸用正好。

就在月颜终于调配出口感最佳的麻辣烫锅底的时候,月怀德写完了今天女儿给他布置的拼写作业。

而对面周家,周博衍终于醒了。

“检测到电子设备存在,是否激活智脑。”

周博衍脑海中响起熟悉的声音。

“确定激活。”

他就是看上这家有电视机,能让智脑临时居住。

他这些年时不时发烧昏迷,就是脑域遭受黑洞挤压受伤,智脑严重能量不足,他的精神力也受到创伤。

然而这个世界医疗技术落后,根本诊断不出他的问题,他没法如实告诉家里人,只能在心里对担心他的家人说声抱歉。

现在他的精神力差不多全部恢复,以后会很少发烧昏迷,除非是精神力枯竭。

精神力在这个落后的世界发挥不了什么用途,他要是能造出来机甲可能还会有点用。

不过彻底恢复会减轻他时不时头疼的毛病,他之前还担心如果高考时犯病昏迷怎么办。

[亲爱的主人,我们已经有十年没有沟通过了。]

电视机突然打开,如果有人这个时候在家,恐怕会误会家里闹鬼。

周博衍无奈扶额:“你不要随便用电视,这是要收电费的。”

[我可以修改电表,以我的智能程度不会让...让我查查,哦...是供电局...以我的能力,他们不会查到您身上。]

周博衍冷静道:“不用了,我允许你每天使用电视机十分钟。”他不想年纪轻轻就铁牢泪。

[好的,您真是位大度的主人。]

为什么他要确定激活这个嘴碎的智脑呢?

周博衍几天没有进食,全靠葡萄糖吊着,他一下床眼前一黑差点踩空。

嘶,这是不是有点过于瘦弱了?

[检索到“瘦弱”,特地为您提供增肌视频,建议每天练习。]

“闭嘴!”

周博衍走到厨房打开冰箱,里面只有雪糕,家里没有剩饭。

奶奶应该是去给爷爷送饭了。

一股似有似无的香味隔着院子飘过来,院子里的小狗被馋的汪汪大叫。

[哦,多么可爱的小东西,我已经很多年没见过活着的动物了,快让我亲一亲。]

周博衍懒得搭理这个猥琐的智脑,他闻到味道是从月颜家里飘出来的。

他昏迷的时候能听到外界声音,月颜每天放学都会过来写作业看着他,说不感动不可能。

他收拾了一下自己,显得脸上有点气色,他主要是过去道谢,并不是馋人家家里做的好吃的。

[是我不够吸引你了吗?人家刚醒来你竟然想去约会对门的小姑娘,我看透你了,渣男,hetui!]

周博衍皱眉:“不要造谣,我把她当妹妹。把你的电子男声改成女声再撒娇,装也装的像一点,不然我想吐。”

[哼!以前喊人家小甜甜,现在听到人家的声音就想吐,这就是男人!]

周博衍懒得搭理戏精智脑,出门前还顺带抱走了小狗狗。

[可恶,你把我的宝贝给我留下!]

月颜正准备和爸爸一起试菜,大门被人拍响了。

“是有人吧?”月怀德不确定道。

月颜起身:“好像是的,我出去看看。”

月怀德还没来得及说他去,女儿已经跑出去了。

唉,这闺女怎么就宠着爸呢!

“小非哥哥,你醒啦!”月颜惊喜不已,她还在担心周博衍要是一直醒不来会不会身体机能出现问题。

“嗯,我醒来发现家里没有人,奶奶应该是给爷爷送饭去了,我和小狗被你家香味吸引,只能过来投奔了。”

月颜眉眼弯弯:“快进来吧,我新研制的菜品,来帮我试试味道。”

周博衍心里“咯噔”一声:“其实我在你家喝口热水就行。”

月颜诚恳的邀请他:“哥哥你相信我,真的很好吃。虽然我做饭手艺不怎么样,但是我做好吃的还蛮好吃的。”

周博衍沉默了:她都没觉得自己的话前后矛盾吗?

还不等他找借口回家,月颜就拽着他手臂进了门,大门上了锁。

小黑扭着小屁股跑过来,哥哥过来看它了,快来贴贴。

周博衍看了眼狗弟弟:“你家小狗叫什么名字?”

月颜随口道:“小黑,名贱好养活。”

周博衍沉思:“那我家的就叫大黑吧。”

月颜低头看着两只蹭来蹭去的狗狗:“好像小黑是大黑的弟弟呢。”

“都傻傻的。”周博衍点评道。

“哟,小非身体好啦!”月怀德连忙让开身。

周博衍找了个墙角位置坐下,远离饭桌。

“坐近点呀小非哥哥,坐太远你吃不到。”

周博衍:其实也并不是很想吃。

“月月让我来忙吧,你坐着和小非说话。”

月怀德兴致勃勃地进了厨房,他在心里模拟小非是顾客,他要做一碗冰粉。

他端着一碗配料满满当当的冰粉出来,月颜惊呆了。

“冰粉来咯,小非来吃冰粉。”

月颜:“爸,你不会卖的时候也放这么多小料吧?”

周博衍的动作一顿,不知道该不该接这碗冰粉。

月颜接过放在周博衍手上:“我和我爸说摆摊的事,你先尝尝好吃吗。”

月怀德不解:“这咋的了,我感觉这个量不是正好吗?”

月颜苦口婆心:“这个量的小料我们根本赚不到钱,您这些小料足够卖三份的价格了。”

月怀德吓一跳:“咱们不能坑人吧?!”

月颜无奈:“哪里的话,这是我计算过成本的,咱们肯定不坑人,但是小料太多回不了本。”

即便是三十年后,五块钱一份的冰粉也才这点配料,她爸老实过头了。

周博衍听得津津有味,吃得也津津有味。这个东西挺好吃,而且很解暑,比冰棍好吃多了。

所以他得帮月颜说两句:“叔叔,我认为月月说得很有道理,咱们做食品生意的,肯定要连本钱一起赚回来才能赚钱,只赚本钱那不是把钱给别人再要回来吗?”

月怀德被说得无言以对,周博衍又问月颜:“冰粉定价多钱一碗?”

月颜:“一角钱一碗,成本是两分五。”

“叔叔你看你们定价都这么低了,再不涨价成本上来还得倒贴钱。”

一听说要倒贴钱,月怀德坐不住了。

“那你说这个价格怎么定?”

周博衍认为冰粉虽然比奶油冰棍好吃,但是不占优势:“保持这个价格,小料正常放就,两分钱的冰棍不就是糖水?你们的冰粉比两分钱的冰棍竞争力强。”

如果不是为了抢占冰棍的市场,按理说应该卖两角钱。

红糖水、葡萄干、山楂片和冰粉加起来,光是视觉上看起来就让人觉得比冰棍划算。

眼看月怀德被说服,周博衍看向月颜,月颜对他眨了眨眼。

他没想到月颜做的冰粉还挺好吃,是自己小看她了。

原著里也没提到过月颜会做饭,只说是心肠歹毒的草包美人。

厨房里的香味越来越浓,月颜连忙招呼爸爸往锅里放菜。

月颜笑眯眯道:“今天条件有限,我们就吃个简单版的,下次我家乔迁宴再来个豪华版。”

周博衍有些期待了,他抓住小黑放在自己膝盖上,把玩着小黑的爪子和肚子,大黑想要拯救弟弟,小短腿无论如何都爬不上来。

月颜去厨房指导父亲,月怀德很快把东西下锅,煮的差不多就捞起来。

“麻辣烫,看看喜不喜欢。”月颜亲自给周博衍端来一大碗,“你刚昏迷醒来,这是微辣版,看着辣吃着香,不会辣的。”

周博衍用勺子舀了一勺汤放嘴里尝了尝:“汤味道很鲜,还带着回甜。”

因为是家常版,买的都是常吃的蔬菜,即便这样三个人也吃得满头大汗。

“好!味道太棒了,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别人家吃席的汤都没你这个好吃!”月怀德拍了拍鼓起来的肚皮,他连锅底都喝干净了。上一次吃饭这么凶还是他小时候在家和几个兄弟抢饭吃的时候。

周博衍撑得不想说话,吃的时候没感觉,只顾着埋头吃,吃完感觉东西堵到了嗓子眼,说话就要吐出来。

月颜同样没有好到哪里去,她吃到了久违的麻辣烫,一不小心小肚子都吃出来了。

两只小狗围着桌子转,剩饭呢?香喷喷的剩饭怎么一口都不喂它们?它们都等了好久。

大家坐着缓了一会儿,各自又盛一碗冰粉消食:“月月,你家要是买这个绝对会很受欢迎。”周博衍这辈子的家庭条件不差,可以说生在罗马,不愁吃穿,但他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食物。

连他都觉得好吃的东西,一定能打开市场。

“这个你们怎么定价的?”

月颜犹豫道:“一毛钱两串素菜,三毛钱一串荤菜,五毛钱煮一份面管到饱。”

周博衍想了想:“价格有点低,不过能回本的话,这个价格愿意吃的人很多。”

月颜笑吟吟道:“我也这么想的,摆摊的话薄利多销,等以后有店面了再涨。”

周博衍失笑,这小姑娘赚钱都怕赚多了。

他突然想起来:“月月是不是搬家后离学校有点远?”

月颜点头:“是不太方便,每天要提前半小时起床,下午回家也得晚半个小时。”

周博衍皱眉,夏天还好,六点半天还亮着,八点半才黑,要是冬天五点就黑透了。

“怎么不考虑买个自行车?”

月颜不敢和妈妈讲的话可以告诉周博衍:“我感觉自行车好丑,而且体积太大了,我骑着肯定脚踩不到地,要是没有前面那道杠就好了,体积最好小巧一点,颜色是绿色或者粉色...算了,我还是老老实实坐公交吧,起码下雨天不怕淋雨。”

自行车款式多变起码得是九零年代的事,有就不错了,她还挑剔。

她要是把这话告诉妈妈,文红玉肯定愿意买个自行车每天接送她上学,所以月颜只说自己不喜欢。

周博衍沉思:“是这样吗,我回去帮你想想办法。”

“别了,有公交车总好过住校,我要是住校才是悲剧,我还要给我爸补习功课呢。”

月怀德洗完碗回来正好听到这一句,他老脸一红:“别瞎说,我哪里学功课了!”

月颜抓过她爸的作业本:“这不就是!爸你也太爱面子了,学习真的不是羞耻的事,哪怕你七老八十了,你也有学习的权利。要是谁笑话你学习,那他肯定是嫉妒你,有句话叫书中自有黄金屋,黄金的金子哦!”

月怀德嘿嘿笑:“这不是不好意思献丑吗,小非不是外人,万一外人考我学问我不会,那不就丢人了吗?”

月颜不以为然:“这有什么丢人的,老师上课还提问呢,我同桌每次都回答不上来,他都没退学。学习就是学自己不懂的知识拓宽眼界,爸你就是太在乎别人的眼光了,你就是你,做好自己就行!”

月怀德感动的一塌糊涂,女儿不愧是自己的小棉袄,说的话都是为了照顾他的面子。

送周博衍回去的时候,周博衍提到两家大门和院子距离太远,每次敲门都得用力拍或者大声喊。

“等我回去找材料做个门铃,给你家装一个,以后有事按门铃屋里就能听见。”

月颜震惊了:“门铃?”

小非哥哥的思想这么超前吗?

周博衍惋惜道:“我的技术有限,只能做个提示来客的门铃。要是材料足够就做个电子显示器,在屋里就能看到门外面的人。”

月颜颤颤巍巍开口:“小非哥哥,你知道奇变偶不变的下一句吗?”

周博衍疑惑地回答:“符号看象限啊,高三数学有讲,你怎么突然提到这个?”

失策了,问了个不该问的。

她又试探道:“小非哥哥,你知道金融危机吗?”

周博衍:“概念大概知道一点,你家生意才起步,别担心金融危机。”

看来是自己多虑了,小非哥哥看着也不像是穿越者。

而且他吃冰粉和麻辣烫的时候也没有奇怪表现,就是第一次吃到美食的反应。

月颜笑嘻嘻:“好呀,我还蛮期待门铃的。”

周博衍:小孩子怎么话题一会变来变去。

惊喜就在周四这天。

月颜回家后,周博衍神神秘秘过来敲门喊月颜去他家。

小黑跟在月颜身后,屁颠屁颠去找哥哥。

[哎呦,又来一只小可爱,快来跟我贴贴。]

家里有这个智脑,他就该去月颜家的。

“看这个自行车,是你想要的款式吗?”

周博衍家院子里停了一辆自行车,这不是最主要的。

自行车通体刷着粉色和绿色油漆,是那种淡淡的稀释过的颜色,颜色并不死亡,反而很少女。

这个自行车前面没有单杠,而且是y型设计,专门适合女性身高的自行车。

前面有车兜,是编织的竹筐,后面有留载人的位置,上面也有皮质软垫。

月颜惊喜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还看见车座的位置是可升降的,个子矮也不怕。

这个自行车让她有一瞬间感觉自己穿越到了三十年后。

月颜捂住嘴,她还是很震惊。

虽然这种车在国外已经见怪不怪,可是在国内这绝对是独一无二。

“这是哪里来的!”

[当然是你的小哥哥亲手给你做的呀~]

周博衍嘴角挂着淡笑:“手艺生疏,只能勉强做成这样。”

“不!这一点都不勉强!这也太棒了,小非哥哥真的太厉害了!”

月颜好想上去骑一圈。

周博衍看出来她的期待:“你要试试吗?”

月颜重重点头:“嗯,我想试试。”

她动作小心地踏上自行车,刚开始还有点生疏,骑了两圈才适应。

不对,她的人设应该是不会骑自行车,怎么能骑得这么熟练!

就在月颜分神的时候,周博衍扶住车头:“注意力集中,小心摔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