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你能从我身上先下去吗

  • 言灵异瞳
  • 糖白菜
  • 2149字
  • 2022-03-31 09:58:18

此刻的四周,一片寂静。

就连四周的温度,也在这一刻,飞速下降。

武家小姐是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所要下嫁的那个人,居然死了……

她咬了咬嘴唇,任由眼泪在脸颊之上,飞快地滑落,却是怎么都不相信,对方已经死了。

这一刻。

脑海中浮现出了,曾经与对方在一起时,那些美好的幻想,与开心的模样……

她还清楚地记得,对方答应好了,要娶她的,结果现在怎么久……

“不行,我要去问问父亲,我要亲口问问对方……”

武家小姐猛然起身,快速地朝着外面跑了出去,也不管自己现在的装扮,会有多么地糟糕了,甚至都不管地上趴着的小栗。

现在的武家小姐,只想冲到门口去,找父亲与管家问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反倒是趴在地上的小栗,在听见跑出门的武家小姐时,连忙站起身来,伸手想要去抓住,“小姐……”可武家小姐,早就已经跑了出去,消失在了小栗眼帘里面了。

看着跑出去的武家小姐,小栗也是哭着呼唤着……

与此同时。

武家大门前。

不知何时已经聚齐了不少的围观群众,这些围观群众纷纷都在看着,武家老爷与那迎亲队伍,本来脸上还挂着笑意,迎送这武家小姐的出阁,可现在怎么来一出,令在场所有人的气氛,都开始变得有些严肃,甚至个别群众在议论纷纷。

而就再这个时候。

“老爷,就是这样。”

管家说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有种如释重负的存在,可一想到自家少爷的死亡,心中就不由得一阵愤怒,但更多的却是一种惋惜在其中,“我家少爷的离奇死亡,我也很想抓住凶手……”

听了管家的一席话。

武家老爷缓缓抬起手来,轻拂了一下银白的胡子,大概了解了一下,整个事情的经过,“原来是这样……”话音一顿。

转换话题,轻声询问道:“那你们知道,凶手长什么模样吗?”

“回禀老爷,并不知道。”管家摇摇头,回应道,“毕竟在我们赶到的时候,我家少爷就已经被杀害了。”

可就再这个时候。

还未等武家老爷开口。

“父亲……”

就有一熟悉的声音,带着哭泣的语气,从身后的大门里面,传了出来,进入了在场所有人的耳边。

在场的众人,顺着声音的传来,也向着声音的来源处,瞧了过去。

只见门口里面,有一袭红衣的女子,从门内快步地跑了出来,仿佛有仙子落入尘埃,就连跑步的时候,都留有余香在原地,令人不禁多停留了几分。

同样。

武家老爷也微微愣了一下,向着身后瞧了一眼,也微微皱起眉头,看向了身后,“小枣怎么出来了……难不成,她都知道了?”不禁在嘴边嘀咕了一下。

随后面带几分笑意,询问道:“小枣,你不在房间里面打扮,怎么出来……”

可这话还没有说完。

只见武家小姐跑到了武家老爷的身前,停了下来,并带着梨花带雨的表情,看向了父亲,带着一丝哽咽地语气,询问道:“父,父亲,你快告诉我,他没有死是吧?”

哪怕是还有最后一丁点的希望。

“……”

面对武家小姐的回答。

武家老爷沉默了,甚至都有些不敢直视自己的女儿了。

见武家老爷的模样,武家小姐是瞬间明白了什么。

瞬间。

只感觉整个天都要塌了……

……

而就再这个时候。

整个梦境就已经快要结束了。

之后的梦境里面。

武家小姐因为去找城北某公子的事情,被飞驰而来的马车给撞到在地上,再加上身子软弱,导致被撞以后,就已经去世了。

关于这个梦境里面,所呈现的一些事情,都不禁令江枫桥,感到了巨大的疑惑。

这一点。

在江枫桥醒来以后,都体现得淋漓尽致的。

“如果说,城北的某公子是在结婚的前一晚上,死亡的话,那么就有些诡异了,而且还不知道死亡的具体原因是什么,这从逻辑上也是说不清楚的。”

江枫桥皱着眉头,在脑海中思考了一下后,便将武枣给叫了出来,可武枣总是会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现。

就比如,是从被子里面,钻出来的,或者是床板之下,亦或是枕头右边的位置,都是有可能的。

可现在。

武枣却是从被子里面,钻了出来,这把江枫桥,给整得有些无语了,“武枣,你下次出现的时候,能不能不要从被子里面钻出来,这令我很是尴尬,要是我心脏不好的话,指定被吓得不像样子。”江枫桥略显无语地说道。

嘿嘿~~

武枣向江枫桥做了一个卖萌的姿势,并反问道:“叫我出来,有什么事情吗?”

“倒是没什么事情,只是做了一些梦,想找你出来聊下人生。”江枫桥说道。

“人生?”

武枣不禁被逗笑了,“我一个已经死掉的异灵,你叫我出来谈人生,真的是蠢萌蠢萌的。”

“……”

江枫桥无语了,直接给了武枣一个白眼,并对其转换话题说道:“还是不和你扯这些了,还是和你探讨一下,你是怎么死的吧?”

他想了一下,继续说道:“根据我刚才做的梦境来看,你是前往城北某公子的时候,被一辆飞驰而来的马车,给撞死的是吧?”

“你是怎么知道的……等等。”

武枣微微愣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询问道:“你说,你是做梦梦到的?”

“对。”

江枫桥点点头,并对其说道:“我的确是做梦梦见的,并且还看见了,长安城的繁荣。”

“什,什么……”

武枣再次愣住了,不禁回忆起了,一些还在长安城的事情,却也陷入了回忆里面……

过了一会。

“你还好吗?”

江枫桥看着面前的,陷入沉重回忆的武枣,却不禁挠了挠脸颊,只感觉现在的姿势,莫名有些诡异,甚至有几分……暧昧?

啊?哦!

武枣回过神来,看向了江枫桥,说道:“说说吧,你究竟从那个梦境里面,看见了什么,另外有什么想问的,也可以统统问来。”

“那个……”

江枫桥有些不好意思地咳嗽了一下,脸颊也略微有些通红,看着如今略显暧昧地姿势,便挠了挠脸颊,略显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你,能不能,从我的身上先离开,你这样……令我怪不好意思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