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终是庄周梦了蝶,你是恩赐也是劫

  • 言灵异瞳
  • 糖白菜
  • 2692字
  • 2022-03-27 23:44:16

文老师的匕首,停在了半空中,不敢动弹。

就连苍月一岛花都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谁也不清楚,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好像是一瞬间,那一声从虚无中,传出来的声音,响彻在四面八方,也响彻至在场所有人的耳边。

过了几秒。

“江同学,这是什么时候,过去的?”苍月一岛花回过神来,目光顺着声音瞧了过去,当看见声音的来源处时,整个人都震惊了,瞳孔在微微震颤。

而声音的来源处。

也不是别人。

正是手持符文匕首的江枫桥本人。

此刻的江枫桥,正用着苍月一岛花送给他的匕首,放在了文老师的脖子上,死死地握紧,就是不清楚,江枫桥是什么时候,来到了文老师的旁边,并用手中的匕首,对峙着文老师。

场上的气氛。

一度到了紧张的气息,在场的几人,都不敢说话,只敢看着现场的情况,不由得瞠目结舌。

可就再这时。

文老师的余光,微微撇了一眼,一旁的江枫桥,也看了一眼脖子上的符文匕首,不由得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几分好笑的韵味,“小子,你以为你拿个破匕首,就能够唬得我了……”话音一顿。

他逐渐放松了下来,并对其嘲讽道:“要知道,这活人用的匕首,可是对我这种已经死掉的灵魂,是根本不起作用的……再说了,我也不是被吓大的……”

可还未等文老师说完。

江枫桥便阴沉着脸,低沉且带着冰冷地声音说道:“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大可以试试……而且。”话音一顿。

当即转换话题,略带玩媚地语气,说道:“你不是也说了吗,我这是给活人用的兵器,那么你大可以试试,我这把武器,究竟能不能伤得到你?”

文老师知道自己,没有唬得住他,也是没有一丝地放松下来,反而是咬紧了牙关,带着一脸狰狞地神情,握紧了手中的武器,准备赌一把了:“小子,我赌你不敢杀了我!”

“你大可以试试,别多说废话就行了。”江枫桥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其实他也是在赌,就赌是谁的匕首更快一步了。

“……”

文老师的额头上,已经溢出了冷汗,余光再次撇了一眼,江枫桥手中的匕首,却突然惊奇地发现。

江枫桥手中的匕首,是被一些奇怪的图纸,给绑着的,而且图纸上面,还有奇怪的符文。

他再次看了一眼,江枫桥的神情,见对方如此地淡定,也是在脑海中思考了一下,“这样兄弟,要不我们一人退一步,这样对你我都好,毕竟这样耗着也不是个办法。”也是回过神来,与江枫桥商量了起来。

江枫桥并没有回答,反而是嘴角微微一列,露出了几分神秘地笑意,并将目光看向了一旁的凌次红,说道:“凌同学,现在安全了,你可以退到一边去,我想这家伙,应该是不会轻举妄动的……”话音一顿。

声音略微打趣地语气,说道:“你说对吧,文老师。”

“……”

文老师被整得有些无语了。

本来想的是,如果江枫桥答应,各自退一步的话,自己也有足够的信心,能够在江枫桥刺杀我以前,将凌次红这个贱女人,给击杀了,那么到时候,就算江枫桥在次击杀我,我也是没有任何的心愿。

可现在的问题是。

江枫桥这个家伙,直接让凌次红这个贱女人,从我目标处离开,这给她整得,也是极为的无语。

就再这时。

江枫桥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文老师,你说……对吧?”刻意提高了声音,说道。

“啊……是是是!!!”文老师回过神来,连忙点头说道,“次红……”

本来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

结果就再这个时候。

凌次红的怒喝声,再一次地传了过来,呵斥道:“文老师,请别用‘次红’两个字,来称呼我,我会感到特别恶心……”话音一顿。

缓缓地转过身来,带着严肃且冰冷地语气,对其严肃地说道:“从你,拿着你手中的那柄匕首开始,我们就已经不是师生关系,甚至我和你,从此断绝师生关系……”

“次红,你不能够这样,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的……”文老师见状,当即连忙说道。

“嗯!”

江枫桥‘嗯’了一声,手中的符文匕首,也在慢慢地向其靠近。

文老师见状,也是不敢轻举妄动。

反而是停了下来,继续对其说道:“所以,看在以前我是你老师的份……”

“停!”

凌次红当即是呵斥了一声,并带着厌恶地语气,说道:“文老师,你还是别说,你是我老师,这样的话了,我听着超级的恶心,从你掏出匕首,想要杀我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回不去了。”

“凌次红,你真的一点机会,都不给我吗?”文老师压着声音,知道用‘师生关系’无法再说动什么了,干脆就直接摊牌,沉着眉头,压低了声线质问道。

“文老师,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而且我现在也已经转了过来,你也已经看见了,所以你我再无任何师生关系!”凌次红攥紧了手中的拳头,咬紧了牙关,一字一句地说着。

话语中,都是带着莫大的勇气,才从心里面,说出来的。

其实。

在文老师刚才说出的那几句话的时候,她的内心,就已经开始动摇了……

谁都没有想到。

曾经自己深爱过的文老师,又是自己专业课老师,如今竟然对自己拔刀相向。

一下子。

令她再也绷不住了,甚至刚才就想,被文老师给一匕首刺死,那样自己也好,完全赎罪了。

毕竟能够死在一个,最爱的人手上,也是另外一种,恩赐了。

就好像有那么一句话,是这样说的;

终是庄周梦了蝶,你是恩赐也是劫。

原本以为,你是来渡我的,结果到最后才发现,我竟然是你的劫难……

唉……

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自己未来的感情了。

“既然这样的话……”

文老师也是沉下了眉头,额头处布满了黑线,当即是攥紧了手中的匕首,便直接向着凌次红刺了过去,“你这个贱女人,就去死吧!”

与此同时。

“还想动手……”

江枫桥的脑海里面,闪过一道血红的光芒,并很快地回过神来。

在文老师的匕首,刺向凌次红的一瞬间。

江枫桥手中的匕首,便已经横着来了一下。

可惜的是。

还是晚了……

在0.01秒之间。

问老师的匕首,已经刺进了凌次红的胸口里面。

顿时间!

凌次红灵魂已经是若隐若现的存在。

她看着被文老师的匕首,刺进来的匕首,嘴角也仅仅只是咧了咧,露出了几分神秘地笑意。

同时。

“该死!”

江枫桥见凌次红,还是被文老师的匕首给刺中。

也是当即。

怒从心底起,直接给文老师的脖子来了一下。

瞬间。

文老师的灵魂消失不见,仿佛世间再无文老师这个人的存在了,就连气息,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可就再这时。

凌次红那微弱的声音,传了出来,带着一抹甜美地笑意,颤颤巍巍地说道:“文老师,虽然我今生无法做你的女人,但是能够死你手上,也算是……另,另外一种爱意了吧……”

江枫桥连忙回过神来,看向了缓缓到地的凌次红,也是连忙将其搀扶住,可凌次红的灵魂,化为了一片片蝴蝶,此刻正缓缓地消失不见,“你不是还要出去,看看外面,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吗……”

看着凌次红,在自己怀里面,逐渐地消失。

这一刻。

江枫桥再也忍不住了,就连眼角都溢出了泪水,化为了一颗颗泪珠。

“啊!!!”

愤怒地嘶吼了起来。

可就再这一时。

整个空间,开始逐渐摇晃了起来,完全不给人一丁点喘息的时间。

“江同学,江同学……快醒醒……”

苍月一岛花看着四周的模样,带着严肃地神情,连忙呼唤了起来。

可这个时候的江枫桥,已经昏迷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