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校花

  • 言灵异瞳
  • 糖白菜
  • 2290字
  • 2022-03-27 10:42:54

“你说得没错,我就是从楼顶之上,跳下来的那名校花。”

异灵毫不避讳地点头承认,并想了一下,反问道:“不过,我倒是疑惑,你是怎么知道,我就是几十年前,从楼顶跳下去的校花?”

“关于这个问题,我应该如何回答你呢……”

一时间。

令江枫桥犯起了难,他不禁抬起手来,挠了挠后脑勺,露出了略显尴尬地笑容,余光环顾着四周,思考了一番,回应道:“我思考了一下,这样回答你吧……”

他继续说道:“关于你跳楼的事情,以及这所教学楼存在的一切诡异事情,成功被后来的人登上了湘北大学,校园十大奇案之一……”

“后来的人?”

校花微微一愣,在结合江枫桥刚才所说的,不禁在脑海中思考了一下,连忙质问道:“难道今年,不是1983年吗?”

“并不是。”江枫桥摇摇头,知道对方的记忆,还停留在1983年里面,也就对其表示道。

“那今年是那一年?”校花接着问道。

“今年是2009年3月4日左右,也就是距你跳楼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年。”江枫桥想了一下,接着继续转换话题,问道:“你是不是该说一下,你叫什么名字了吧?顺便也可以和我说一下,你有什么冤屈,我们二人也可以当一个倾听者。”

听了江枫桥的话。

校花的神色不禁在这一刻,变得落寞了起来,甚至整个魂魄,都在这一刻,呈现若隐若现的状态……

看着这一幕。

站在江枫桥一旁的苍月一岛花,却在这一刻,皱起了眉头,眉宇之间都显露出了,几分不安的存在,仿佛已经觉察到了危险,连忙低声对其说道:“江同学,异灵现在的情况,很是不妙,如果她是这个教室的献祭者的话,那么她如果消散,我们将会永远地,困在这异空间里面。”

“什,什么!”

江枫桥当场被震惊,就连整个身体都石化了,“苍月同学,这种事情,你可不能开玩笑呀,这可是会出人命的事情!”连忙反应过来,看向了面前,若隐若现的校花,眉头之间不禁溢出了一颗颗,晶莹饱满地汗珠,就连神色都近乎狰狞了。

如果苍月一岛花说的是真的话,那么可就危险了,甚至还会付出生命的惨痛代价。

如此一来。

也是赶忙地向其确定。

苍月一岛花带着严肃地神情,点点头,说道:“据苍月一族的记载里面,记载了关于异空间与异灵之间相互的牵绊,其中就有提到这一点,不过……现在没时间去解释,如果对方真的是这个阵法的献祭者的话,那么可就危险了!”

听着苍月一岛花说起。

江枫桥皱着眉头,带着严肃地神情,环顾着四周。

可就再下一秒。

随着校花的身体,若隐若现,越发的透明,整个异空间,处于崩塌的状态。

顿时间。

天旋地转。

犹如天地动荡,发生了五级地震的存在。

商无言被这震动,给吓得,是趴在地上,双手抱头,嘴角还在念叨着什么……

同时。

一旁的夏德良,也被吓得是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

江枫桥略显有些无语,可他现在也没有时间,去理会这两个活宝,反而是看向了对方,并对其安慰道:“虽然已经过了二十几年的时间,难道你就不想去报仇吗?为当年,对方负了你,而去找对方麻烦吗……”

大约半分钟过后。

震动逐渐停止。

似乎对方听见了江枫桥的安慰。

这时缓缓地安静了下来,整个空间都在这一刻,恢复了平静,四周也不在震动了。

商无言与夏德良二人,并没有好转,还是被吓得瑟瑟发抖,脸上没有了一丁点的血色,就连嘴唇都已经被吓得泛白了。

反到是一旁的苍月一岛花,目光环顾了一下四周,‘呼~’轻吐了一口浊气,也放松了下来,“看来终于是停止了。”她抬起手来,抚wei了一下自己的xiong脯。

就再这个时候。

江枫桥环顾了一下四周,见震动已经停止了下来,同样轻吐了一口浊气,“总算是把命给保了下来,简直就跟经历了生死劫一般……”他抬起手来,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

过了一会。

江枫桥回过神来,看向了眼前,已经平复下来的校花,说道:“现在虽然已经过了二十几年的时间,但你想一下,如果你就怎么消失的话,那么你还怎么去找,那负心汉报仇雪恨……你说,是不是这个意思?”

校花微微抬起头来,轻微地点点头,目光看向了江枫桥,咬了一下嘴唇,轻声说道:“你说得没错,可已经过了二十几年的时间,恐怕他早就已经,不记得我是谁了吧,毕竟他有自己的家庭……”

“可那又怎么样!”

江枫桥当即打断,并带着严肃地表情,对其一字一句地正说道:“难道你的生命就不是生命了,还是说,你的青春就不是青春了吗……再说了,都怎么多年过去了,那个负心汉,来看过你一眼吗?你想过这个问题没有!”

听着江枫桥的一字一句。

校花不禁微微一愣,也楞在了原地……

说实话。

怎么多年的时间,他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甚至都没有想过,那个负心汉,会不会来看自己,自从自己死后,就一直停留在这空间里面,仿佛在这里面,时间、空间、动态……

等等一切,都静止了,就连自己也都静止了。

好像记忆,也在那一刻,永远静止了。

仿佛永远停留在过去。

时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直到有一天,不知道是谁闯进了这个空间,也打破了长久以来的寂静,也令尘封已久的灵魂,在这一刻,触动了几分,甚至也将她从沉睡里面,给唤醒了过来。

可那一次的苏醒,令她非常的愤怒,甚至直接将闯进来的,给直接抹杀掉了。

具体的原因,已经无从追究。

后来。

这哭泣的教室,成为了校园十大奇案,最诡异的一案。

而现在听见江枫桥怎么一说……

那尘封的内心,再一次被触动了。

她看着四周,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述说。

直到江枫桥的声音,再一次传入了耳边,将她从记忆的深处,给拉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不禁抖了一抖,“你还好吗?”江枫桥低声询问道。

“我没事。”校花回过神来,看向了江枫桥,余光环顾了一下四周,“就是刚才,陷入了回忆里面。”

“既然没事,那就好……”

可就再这个时候。

正当江枫桥放松下来的时候。

一旁的苍月一岛花却突然感应到了什么,连忙皱起了眉头,一脸凝重地神情,环顾着四周,却在几秒过后,嘴角微微向上,露出了一抹神秘地笑意,低语道:“看来,又有人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