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你究竟是谁

  • 言灵异瞳
  • 糖白菜
  • 2251字
  • 2022-03-29 18:28:27

哦?

江枫桥微微一愣,目光不由自主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嘴角微列了一下,瞳孔轻微地颤抖,“看来,这阵突然而起的阴风,怕也是不简单……”

可就再这个时候。

一旁的商无言,环顾着四周的场景,下意识地开口问道:“江哥,你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冷了许多?”

江枫桥皱着眉头,目光环顾了一下四周,表情略微有些严肃,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在思考着什么。

见江枫桥表情严肃,商无言也不再多说什么,知道这江枫桥陷入了沉思,索性就不去多问。

此刻弦月高挂,时间也来到了午夜的十二点三十分左右,阴风阵阵,令人不禁汗毛直竖。

四周的空气,也在这一刻,被人刻意压缩了几分,就连四周的声音,也静了下来,死一般地寂静,连吞咽喉咙的声音,都在这一刻,显得是无比的清晰明了。

下一刻。

“来了!”

脑海中闪过一抹白光,知道有什么东西,在快速地靠近,便低语了一声,神情变得异常的警惕。

与此同时。

咕咚~

一旁的商无言与夏德良二人,听见江枫桥的低语,目光是下意识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就连神情都在这一刻,严肃了起来。

二人并不知道,这个时候是谁来了,也不清楚,来人的究竟会是谁,但就现在这个情况,令二人都不得不振作起来,去面对未知情况。

可就再这一刻。

嗯。

苍月一岛花点点头,目光略带严肃地神情,环顾了一下四周,她也感觉那个东西,距离他们非常的近。

仿佛在这一刻,在快速地向着他们靠近。

这靠近的未知感,令在场的几人,纷纷给楞在了原地,就连呼吸,此刻也是不敢大口呼吸。

十秒过后。

“既然来都来了,为何不现身!”江枫桥见四周无人,却能够感受到,附近的确有异灵的存在,却不见其出来,这不禁令他感到了巨大的疑惑。

可此话一出。

令一旁的商无言与夏德良二人,瞬间被吓得头皮发麻,整个人都愣住了,目光也是下意识地环顾了一下四周,“江哥,你究竟在和谁说话?”商无言带着惊悚地神情,下意识地询问道。

“是呀是呀,江哥,你究竟在说什么,难不成……附近有人?”夏德良连忙接话道,并大胆地猜测了起来。

可此话一出。

四周的气氛,立刻变得诡异且惊悚了起来,就连温度都再一次的下降,目光也是带着警惕的神情,环顾着四周。

江枫桥并没有回答,反而是警惕地环顾着四周,似乎是在找寻着什么,就连眉头都不禁皱了起来。

一旁的苍月一岛花同样环顾着四周,也是在扫视了起来。

又过了几秒。

“看来……”

正当江枫桥以为,那隐藏在附近的人,是不会出来的时候,可却在下一秒,整个人都是直接愣住了。

“来了!”

一旁的苍月一岛花,感受道人影的突然靠近,也是立刻警惕了起来,甚至变得异常的严肃。

江枫桥也回过神来,点点头。

这一幕。

令商无言与夏德良二人,都不禁点点头。

可就再下一秒。

一阵阴风袭过。

紧接着。

一个诡异的人影,便出现在了几人的身前,也映入了眼帘之间。

在月光的照耀之下,对方也显现出了,她那绝美的容颜,皮肤吹弹可破,没有了一丝气血。

“好美……”

江枫桥借着月光的照耀,在嘴边嘀咕了一声。

可就再下一秒。

一旁的苍月一岛花看着对方的模样,不禁带着疑惑,询问了起来:“你是谁?”

听见声音的传来。

江枫桥也在这一刻,回过神来,看向了对方,也带着疑惑,看着眼前这人。

“你们能够看得见我?”对方微微感到了疑惑,并带着疑惑打量着在场的几人,反问道。

“嗯。”

江枫桥点点头,说道:“我和苍月同学,不光能够看见你,还能够听见你的声音……不过,还是说说,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从商无言与夏德良二人的反应来看,面前突然出现的这人,百分百就是异灵。

至于是谁,目前还猜测不出来。

苍月一岛花同样也想知道。

“原来如此。”

听着江枫桥的回答。

异灵是终于明白,为什么眼前这两人,能够看见自己,甚至能够感应自己的存在,“既然能够看见自己的话,那我到是想知道,你们……不,你们应该不是他……”她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摇头否定道。

“谁?你说的是谁?”江枫桥不禁皱着眉头,质问道。

不过。

好像也能够猜得出来,对方是谁了。

而一旁的苍月一岛花,却在这一刻,感到了巨大的疑惑。

“还是先说说,你究竟是谁吧?”江枫桥平复了一下内心,知道对方是不会回答,倒不如连忙转换话题,问道。

首先就是搞懂,对方叫什么名字。

“我就是一个被抛弃,从这楼顶跳下去的可怜女子。”对方发出哀鸣的悲叹声,说道。

从楼顶跳下去?

江枫桥微微一愣,下意识地将目光,转向了一旁的商无言,突然想到了什么,“难不成,是她?”在嘴巴嘀咕道。

结合起刚才看见的,突然想到了对方是何人。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就是几十年前,从这楼顶跳下去的那名校花吧?”江枫桥大胆猜测了起来。

此话一出。

现场直接愣住了,就连一旁的商无言与夏德良二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江,江哥,你究竟在和谁说话,什么校花……”话音一顿,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开口转换话题道:“等等,难不成,是几十年前,从这楼顶跳下去的那个校花吗?”

嗯。

江枫桥点点头,虽然还是有些不太确定,但就对方给出的信息来看,八九不离十就是她了。

见江枫桥点头,商无言目光环顾了一下四周,虽然自己看不见,可也是被吓得,直接坐在了地上,连忙跪地求饶了起来,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饶:

“无意中闯入了姐姐的宝地,请千万不要害我,我都是被江枫桥这个魂淡,给带进来的,如果你真的要带走一个人的话,还是先把我兄弟,带走吧……”

听着商无言的一番话。

江枫桥瞬间无语了,有种想暴打商无言的冲动,“这家伙,爸爸白疼他了……”无奈地摇摇头。

可就在这个时候。

一旁的夏德良,也在这一刻跪了下来,说着一样的话。

……

江枫桥索性不再理会这二人,反而是看向了对方,表情也回到了平静,“还是回答一下,我猜得‘对’还是‘不对’?”他沉声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