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禁物

  • 言灵异瞳
  • 糖白菜
  • 2319字
  • 2022-03-21 17:16:16

“好吧。”

苍月一岛花想了一下,便点头同意道:“我就和你说一下,这个沧海风是谁……”

话音顿了一下。

并转换话题,反问道:“你还记得,我前段时间,和你说过的苍月家的叛徒一事吗?”

“记得……”

江枫桥点点头,略显疑惑,心说这苍月一岛花也不是会随便说的人,怎么这个时候,和自己说这件事?

他有些想不明白,可就再下一秒,突然想到了什么,便连忙回过神来,询问道:“苍月同学,你不会是想说,沧海风就是苍月家的叛徒吧?”

嗯。

苍月一岛花点点头,“就是他。”

此话一出。

江枫桥不禁给愣住了,并不自觉地抬起手来,摸了摸下巴,在嘴边嘀咕道:“那怎么说来的话,刚才看见的那些事情,是关于这老破教学楼的历史了……”

如果真的和苍月一岛花说的那样,就是沧海风其实是苍月一族的叛徒的话,那么这就有点意思了,可令他依旧有些不太清楚的是……

究竟是谁,想要将那段历史,告诉给他,又将那段历史告诉给他,主要目的是什么?

可就在下一秒。

正当他疑惑之际时。

苍月一岛花在这个时候,开口皱着眉头,疑惑道:“江同学,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不然为什么会突然,想问这个名字的?”

“嗯,我的确是知道什么。”

江枫桥回过神来,点点头,带着凝重地神情,说道:“就再刚才的时候,我突然看见了一道奇异的光芒……”

之后。

江枫桥就将自己看见的事情,以及看见了什么,全都告诉给了苍月一岛花。

可这一告诉。

苍月一岛花却是感到了巨大的疑惑,不禁皱着眉头,眉头中心皱成了一个‘川’字,在心中嘀咕道:“这家伙,准备了怎么多年,究竟想干嘛……”

如果江枫桥说的都是真的话,那么这件事,绝对不会像是表面上,出现得那般简单了。

可以说。

沧海风潜伏在这所学校,好几十年的时间,绝对不可能,会像是在表面,展现出来的那样。

换句话说。

如果守阵灵就是沧海风的话,那么在他受伤以后,应该会躲藏起来才是,而不是像那天一样,搞出来如此大的阵仗,仿佛是在吸引什么过来一般……

另外。

关于在女生宿舍死人的事情,好像自那天过后,也没有听说,有警察来学校调查的事情,就好像是有谁,刻意将那件事,给埋藏了起来。

具体的,也是不清楚的。

其实仔细地想一下,就能够知道,这肯定是学校方面,做的好事,毕竟湘北大学身为百年名校,那么这突然来上怎么一个黑点,不也是想方设法的,将黑点给隐藏起来,才能够保住,学校的百年声誉。

那么如此一来。

江枫桥此刻告诉她的这番话,如果是真的话,那么沧海风究竟在背后隐藏了什么,还有就是,沧海风口中说的能量,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想要那能量,那么又用那能量,究竟是想干什么?

这说一句道一句。

也是想不通的。

可就再这个时候。

江枫桥突然想到了什么,便继续告诉给苍月一岛花。

苍月一岛花听了以后,不禁更加的凝重,就连眉头都皱了起来,神情也变得凝重了几分,“江同学,你的意思是说,沧海风在设置这个阵法以前,还顺便说了一下,苍月家的前辈?”

嗯嗯。

江枫桥点点头,“虽然,我不太清楚,沧海风与苍月一族,背后的秘密,但就你告诉我的那些而言,我也能够猜得出,沧海风为什么要选择,这所大学了。”

“快说来听听。”

苍月一岛花略显激动道。

“苍月同学,你可以想一下,为什么沧海风其他东西不偷,偏偏看上了,你们苍月一族的禁物,而且还吐槽了一下,你们苍月一族的长老,那么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江枫桥带着严肃地神情,直接转换话题,对其反问道。

可还没有等江枫桥说完。

苍月一岛花似乎想到了什么,立刻打断他的说话,并皱着眉头,一脸凝重地说道:“江同学,那依照你的意思来说的话,其实在沧海风偷走这本禁物的时候,就已经和苍月一族的长老,决裂过一次,或者是知道了,禁物里面有什么东西……”话音一顿。

继续说道:“所以,在沧海风偷走禁物的第一时间,苍月一族就派出了大量杀手,就是防止沧海风将苍月一族的秘密,给泄露出去是吧?”

嗯嗯。

江枫桥点点头,继续带着严肃地神情,说道:“可以怎么说,毕竟,我也不清楚,你们苍月一族究竟与沧海风,有着什么深仇大恨,但我能够猜得出来,一定是与禁物里面的文字,有着巨大的关联,说不定还关联着,你们苍月一族在米国的地位!”

听了江枫桥这番话。

轰!!!

苍月一岛花不禁愣住了,脑海中也如同炸了一般,是连忙回过神来,一脸严肃地说道:“江同学,如果真像你猜测得那样的话,那我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告诉给我的族人,并且让我的族人,将真正的历史,给交待出来的……”话音一顿。

转换话题,说道:“虽然我知道,自己人微言轻,但我也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一定要知道,那段尘封的历史。”

江枫桥并没有说什么,反而是皱着眉头,在脑海中思考了一下……

过了一会。

回过神来,看向了苍月一岛花,对其说道:“苍月同学,有可能我的猜测,并不准确,但也是我目前,能够根据所得知的线索,推断出来的……另外。”话音顿了一下。

结果还未等他开口。

苍月一岛花,便带着半分微笑,对其说道:“江同学,你推断得已经很好了,再说了,我也要感谢江同学,你能够推断出怎么多东西,那么这就已经足够了。”说着便鞠了一躬。

这把一旁的二人,给直接看懵了,并连忙带着疑惑,询问道:“江哥,你究竟做了什么,能够让苍月同学,都为你折腰?”

“是呀是呀……”夏德良连忙点头。

“……”

江枫桥有些无语了,也是当即给了两人一个白眼,并将目光,转向了一旁的苍月一岛花,又恢复了严肃地神情,目光环顾了一下四周,对其说道:“苍月同学,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还是要尽快想个办法,从这里面离开才是。”

嗯嗯。

苍月一岛花点点头,又在脑海中思考了一下,并转换话题,反问道:“江同学,你从那奇异的光芒里面,还看见其他什么有用的消息吗?或许能够成为,我们出去的钥匙!”

“其他有用的消息吗?”

江枫桥回忆了起来,却在几秒后,突然想到了什么,便连忙对其说道:“如果说有用的消息,那么,就应该是那件事情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