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红衣女子
  • 言灵异瞳
  • 糖白菜
  • 2363字
  • 2022-02-25 15:34:49

歌声依旧在楼道里面环绕,听着略显恐怖且诡异。

沙沙~

夜风凉凉,阴风吹动着楼梯之间,带来阴冷的声音,那楼梯间的安全指示牌上的绿se灯光,却给人心惊胆战的存在。

午夜临近十一点三十左右。

女生宿舍本就属阴性,再加上时间又到了这个点,那么除了江枫桥显得有些淡定以外,其余三人都是相互扶着墙壁,神情极为的警惕。

每一步,都落得是那样轻声轻语的,仿佛一个动静,就能够将几人吓得直哆嗦。

“你别踩我呀!”

“谁踩你了,你那边位置怎么宽,过去一点行不行?”

可就在其中二人,相互埋怨时。

商无言突然感觉到背后凉嗖嗖的,甚至整个人都被吓得不敢动弹,脸色煞白:“哥几个,你们有没有觉得,背后凉嗖嗖的?”

“没感觉。”

“我也没感觉。”

二人纷纷表示,没有任何的感觉。

此刻的江枫桥,已经向着楼上走了去,早就消失在几人的眼帘里面。

商无言觉得这个地方,特别的诡异,甚至刚才一瞬间,都感觉背后毛骨悚然,他看了一眼前面,不敢向后看去:“你们继续慢吞吞的,江哥已经不见了,我还是追上江哥,有安全感一点。”

说完,便加快了脚步,向着楼上而去。

夏德良和鹏程飞二人,倒是没什么感觉,不过经商无言怎么一说,二人也感觉有些不对,相互对视了一眼,便点头向前而去,“商无言这家伙说得对,还是早点跟上,会比较好一些。”

夏德良也同意。

与此同时。

江枫桥顺着歌声,一直向着楼上走去,可一直到了楼顶之处,也就是楼顶大门前,就是没有见到有任何异像的存在,甚至连个异灵都没有看见,除了这诡异的歌声,便再无其他的了。

“难道说……秘密就藏在这道门的背后?”他邹起眉头,眉心邹成了一个‘川’字一脸严肃的神情,看了一眼,面前的大门,又将余光向着身后,或者是楼下看去。

貌似从楼下一直到这个地方,都没有遇见有任何异灵的存在,可到了这道门的身前以后,那诡异的歌声,是越发的清晰。

另外提一句。

若是普通人听见这歌声,定会被吓得坐到在地上。

反而是江枫桥,显得很是冷静沉着。

“要不等一下,哥几个算了。”

江枫桥见其余三人,并没有跟上来,于是就决定站在这里,等上一小会。

可诡异的是。

等了几秒不到的时间。

江枫桥就听见这门的背后,除了那诡异的歌声传出,貌似还有几个男人的声音,似乎是在说着,令人听不懂的话语。

这不禁令他,感到了疑惑,心想这个点了,会是谁在这楼顶之上?

带着疑惑,江枫桥靠近大门,听了起来……

“白草雪,你既然都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要不放过这所学校?非要把学校,闹得是人心惶惶,就开心了!”

“当初不同意你加入合唱部,那也是为了你好,如今你都已经死去了,就应该不在留恋人世间的事情。”

“白草雪,当初是老师偏心,不过那也是为了你的未来……”

三人在楼顶之间边烧着纸,点着蜡烛,疯了一般地诉说着,他们口中,那位名叫‘白草雪’的女生,全然不知道,有谁在几人的正上空,高高地俯瞰着几位。

办分钟过后。

商无言和另外两位,前后都赶了上来,却见江枫桥站在门口,不知道在听什么,或许是那诡异的歌声,亦或者是其他的。

“江哥,怎么了?”商无言抢先开口询问道。

声音略显有些大。

这令江枫桥给吓得一激灵,忙怒瞪了一眼商无言:“给我小声一点!”

商无言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肯定与这门的背后,有着某种联系。

可就再这个时候。

江枫桥却突然下意识地询问:“你们知道,‘白草雪’是谁吗?”

“白草雪?”

三人直接愣住了,相互对视了一眼,“江哥,你确定你说的是白草雪吗?”商无言询问道。

此刻空气如死亡般地寂静,呼吸变得有些困难了。

特别是三人听见‘白草雪’这三个字的时候,脸色煞白。

“你们知道?”江枫桥道。

三人无一人说话。

过了几秒。

商无言开口,一脸严肃地说道:“江哥,等这件事情结束以后,哥几个在把学校的十大诡异案件,给你说一下,其中就有‘白草雪’一事。”

“嗯。”

江枫桥嗯了一声。

等这件事结束以后,找这几个了解一下,学校十大诡异奇案,都有那十大。

顺便在了解一下,这‘白草雪’的事情。

不过听这几个的意思,貌似这‘白草雪’的背后,隐藏着什么秘密一般。

可就在个时候。

门外说话的声音停止了,紧接着,就是门被悄然打开。

众人见状,也是立刻慌了神,特别是江枫桥。

知道这门的背后,有人在说话,那么现在门被打开,指不定被门背后的人,给听见了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

半分钟过后。

门打开到一半,恰然停了下来:“都十二点了,谁会跑到这楼顶来,你就是多疑了。”

“多疑吗?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门后的三人,又将门给关闭。

呼~

门内的三人,松了一口气。

“江哥,你说这个点,会是谁在女生宿舍的楼顶?”商无言询问道。

江枫桥没有回答,只是看着被关紧的大门,眉头邹了起来。

看来这诡异的歌声,与这几人是跑不掉了。

索性。

江枫桥就直接推门了门。

这一举动,无疑让三人都吓得一激灵,相互对视了一眼:“什么时候,这江哥变得怎么勇敢了?”

门打开的一瞬间,门外的三人,也同样看了过来。

“你们是谁?大晚上的不睡觉,来这女生宿舍楼顶干嘛?不知道这楼顶,是学校明文规定,不能够上来的吗!”其中一位中年男子,是皱着眉头,站起身来,看向了江枫桥,并质问道。

江枫桥并没有回答,只是微微一笑,看着三人,反问道:“这个问题,同样也是要问你们三人,怎么晚了,难不成是来这女生宿舍的楼顶,开烧烤大会的吗?”

可就在这个时候。

江枫桥无意间抬起了头,却在下一秒,整个人给直接震惊住了……

那映入眼帘之中,是那三人头顶之上,悬挂的一片红,和红se底下女人。

此刻夜风冷冷,威风凛冽,却吹打在女人的身上,有裙摆翩翩起舞,身上血红的衣服给人诡异的存在,脸色甚是惨白,没有一丝血色,苍白无比,披头散发地悬挂在上面,嘴唇早已没有了气色。

可就在这一刻。

江枫桥突然明白了什么,也下意识地将目光,看向了三人身后的白烟升起。

那诡异的歌声,依旧没有停下,就如同是那红衣女人唱出来的,极为的诡异与渗人。

想来,也就不难猜出,每晚都会出现在楼道里面的诡异歌声,是怎么回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