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我们进去吧!

  • 言灵异瞳
  • 糖白菜
  • 2712字
  • 2022-03-09 19:56:50

成精?

不是说建国以后,无论是精怪,还是什么,都不允许成精吗?

怎么这个时候。

武枣却说,老旧教学楼里面,可能隐藏了一只,修炼成精的家伙……

这简直就不科学!

“那按照你怎么说的话,这里面的确有奇怪的东西了?”江枫桥摇摇头,反问道。

“是这样的。”

武枣点点头,继续说道:“而且,我也能够感受到,这里面的这一只,怨气极大,仿佛是因为什么事情,导致它不能够转世,甚至被困在这里。”

“那按照你怎么说的话……”

江枫桥不禁看着面前的这栋老旧教学楼,仿佛感受到了什么,便皱着眉头,猜测道:“难不成,这栋老旧教学楼里面,还隐藏着一起巨大的冤案了?”

“可以怎么说。”

武枣点点头,继续劝解道:“但我还是要劝一下你,如果可以的话,就最好不要进去,否则出了什么事情,有可能是会丢掉性命的。”

“那既然你都这样说了……”

江枫桥看着面前的老旧教学楼,没有了一丁点的害怕,反而是对这即将发生的事情,产生了兴趣,也是为了能够,解开幻境的事情,继续说道:“我就更应该进去瞧瞧,看看这里面究竟隐藏了什么故事!”

武枣见状,也不好多劝什么了,反而是消失在原地。

江枫桥将余光撇了一眼,在场的几人,并对一旁的苍月一岛花,提醒道:“苍月同学,有可能这里面,会出现比守阵灵还要强大的怨灵,就看你还要进去不?”

哦?

苍月一岛花微微一愣,随后看向了面前的老旧教学楼,神情毅然坚定地说道:“我身为阴阳师的传人,身上更是流淌着‘阴阳师’的血脉,历来就有祛除邪恶,维护世间平衡的责任……”

她接着继续说道:“既然,这里面有邪灵,那么我作为阴阳师的传人,就更加应该前往里面,顺便还能够从里面,查出一点,守阵灵的下落。”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就不好在多说什么了。”

江枫桥将目光转向了商无言三人,并咧了咧嘴,眼眸轻微地颤抖了半分,并对其略显苦涩地质问道:“哥三,现在是我最后一次问了,也是我郑重其事地,询问哥三的意见。”

“江哥,你问吧,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商无言当即说道。

“是呀是呀。”夏德良二人不约而同地点头。

见三人都这样回答了。

江枫桥也只是看了一眼,面前的老旧教学楼,停顿了半秒,又将目光收了回来,并看向了三人,质问道:“哥三,现在走的话,还来得及,毕竟这还没有进到里面去,等进入里面以后,恐怕到时候连反悔的机会,都没有了……哥三真的想好了吗?不作任何后悔的决定了吗?”

面对江枫桥的质问,令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仿佛就已经决定好了什么,便如约而同地,将目光转了过来,看向了江枫桥,也是不约而同地回答道:“江哥,我们三人都已经想好了,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我们也要毅然决然地,跟着江哥你进入到里面去!”

其实也不为别的。

倘若现在退缩的话,那么这大学四年都白上了,甚至以后的人生,也会在这退缩里面,陷入了无尽的循环里面。

那么这个时候。

商无言三人心里面,都清楚的明白,江枫桥这话,并不是吓唬人,虽然不清楚,在那个寒假里面,江枫桥究竟经历了什么,但哥三心里面都清楚地明白……

这前几次的经历,都与江枫桥有着极大的关联,那么这一次,老旧教学楼之旅,恐怕也是与之有关联。

如此一来。

也不为别的,只为能够在大学期间,给自己一个无所畏惧的人生,也是给自己的人生,有个基本的交待。

不想到了老的时候,当孙子问起来几人,年轻的时候,都干了什么的时候……

不会只给自己的孙子回答:你爷爷年轻的时候,把车贷房贷给还清了,大学的时候,都是荒废人生……

这次的回答,也算是给自己一个交待吧!

见三人的神情,都如此地严肃,也是在心里面知道,哥三是想好了的,而且是下定决心了的。

如此一来。

江枫桥自然不会再追问什么,反而是咧了咧嘴,一抹苦涩涌上了嘴角,并对其转换话题说道:“既然都想好了,那就出发找进去的入口吧!”

“哦!!!”

商无言三人吼了一声,便相继离开了原地。

江枫桥咧了咧嘴,将余光撇向了一旁的苍月一岛花,对其说道:“我们也出发吧。”

“嗯。”

苍月一岛花点点头。

随后。

五人便开始寻找起进去的位置。

可找了一大圈,除了后门有点机会,便也找不到其他什么机会了,甚至是连个进门的机会,都没有了。

本来是想翻窗进去,结果因为前些年的事情,学校方面是将整个老久教学楼里面的窗户,都给封死了的,并且不留下任何一丝的空气。

那么如此一来。

翻窗户这一条道路,就自然而然地,给打消了这个念头。

“江哥,目前除了前门以外,就只剩下这后门了。”商无言走上前去,沉声说道。

江枫桥并没有马上回应,反而是朝着两旁看了一眼,“目前也没有其他进去的办法,就从这后门进去。”

他看向了面前的老旧教学楼,也同样来到了后门的位置。

只不过。

此时的后门,已经被锁链给锁得相当的紧,甚至从昏暗的灯光下,能够看见这锁链上面,已经生出了一些锈迹斑斑。

很明显,这把锁已经上了一些年头,恐怕要不了多大的力气,就能够打开了。

“江哥,要破坏掉吗?”

商无言看着门上的锁,低声询问道。

江枫桥没有说话,只是将余光撇向了一旁的苍月一岛花,询问道:“苍月同学,你有什么办法,可以打开这锁?”

“直接破坏掉就行了,反正这后门不像前门,会有人来巡视的。”苍月一岛花看着门上的锁,又将余光撇了一下四周,对其说道。

“那就直接破坏吧。”

江枫桥点点头同意。

再说了。

都怎么多年,也没个人来这老旧教学楼,况且这老旧教学楼,都被封死了的,学校方面的领导,怎么可能又会有人来,巡视这老旧教学楼。

恐怕连老鼠都不会来光顾的。

“江哥,你想好了吗?”商无言见状,便询问道。

“你动手吧。”

江枫桥没有回答,只是低声说道。

“好。”

这商无言的力量,还算是大,直接一脚就将这后门的锁,给直接破坏掉了,锁也因此落在了地面。

现在。

月黑风高。

老旧教学楼里面,也没有个灯光,或许只有那月光的照耀,进入这老旧教学楼里面,将这老旧教学楼,给照得通亮。

与此同时。

江枫桥见锁掉下,便一把将门给打开。

瞬间。

在门打开的一瞬间,一股铁锈味,从里面传了出来,显然是很久都没有打开通风了。

“味真大。”商无言三人的表情,一脸嫌弃。

江枫桥只是干笑了一声,便转换话题,对三人最后一次确定性地质问道:“哥三,我最后再问一遍,如果现在走的话,还来得及,不然进入到里面,里面究竟会发生什么,我可不敢保证的。”

“放心了江哥,既然我们都已经决定,那还怕什么,进去就行了。”商无言对其说道。

“是呀是呀,江哥,你不要怕嘛,不会出什么事情的。”夏德良二人接着保证道。

“那行吧。”

江枫桥也不在多说什么了,反而是转向了一旁的苍月一岛花,低声说道:“苍月同学,我们进去吧!”

“嗯。”

苍月一岛花点点头。

江枫桥的目光,环顾了一下四周,也不好多说什么,反而是将目光转了过来,看向了黝黑的里面,仅仅只有一抹昏暗的灯光,在支撑着。

“我们进去吧!”

咧了咧嘴,见时间也不早了,便对四人低声说道。

随后。

五人相继向着里面,走了进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