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儿歌

  • 言灵异瞳
  • 糖白菜
  • 2292字
  • 2022-03-04 11:29:51

这与科学不科学,好像无关吧?

江枫桥皱着眉头,看着远方,那燃着紫异光芒且阴森诡异的桥梁,不禁在心中泛起了嘀咕,同样思考了起来,那夏德良表姑的新郎,究竟会是什么物种……

可就现在看来,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新郎是人类,那么夏德良的表姑,就是亡灵。

第二种:新郎已经死亡了,那么夏德良的表姑,就是人类。

但不管是哪一种,根据夏德良的说法,都是极为不可能,会逻辑成立。

按照夏德良的说法,寨族人民结婚,基本上是在午夜十二点结婚,绝对不可能,会在白天十二点结婚,或者是找个黄道吉日,来定结婚的时间。

而根据我们平常人的认知里面,只有一种可能,会在午夜十二点结婚,属于阴婚。

还有一种,也是在阴气极为旺盛的时间,会定结婚的时间,那么这个时间,就是异灵界里面,异灵们的结婚时间。

至于为什么会有‘阴婚’?

这个多指于,单身男女,在古代的时候,很早就死亡,甚至连婚配都没有,就已经死亡。

如此一来。

一些有钱的人家,或者是一些不太富有的人家,见家中儿女的死亡,死的时候,没有一个婚配,那么就会通过一些不太正常的关系,让还活着的男女,与已经死去的男女,进行配对。

配对成功者,一旦结婚,就会随着另一半,一同进入棺材里面。

如此一来。

就算是配对成功,阴婚成功。

但到了现在这个时代,国家基本上,都在明令禁止这种行为,还是要相信科学才行的。

可是现在。

就从夏德良透露的这些信息来看,极为有可能,与阴婚有着极大的关联。

可事实,真的会和自己,所想的一样吗?

江枫桥不禁猜忌了起来,也皱着眉头,打量着那诡异阴森的桥梁。

在这个时候。

桥梁之上,出现这种异象,着实会令人感到惊恐。

“还是先不要说话,看看这新郎的庐山真面目,究竟长的什么模样?”江枫桥低声说道。

嗯。

夏德良三人一听,也是点头同意,其实都想知道,这新郎究竟长的是什么模样。

夜空之中,一片晴朗,没有任何的乌云存在,就连悬在半空之中的月亮,都在这一刻,将整片大地,都照得极为的明亮,甚至连大山之间的阴影,都照耀得极其得明亮,少有阴暗处。

江枫桥四人在认真观察,那桥梁上的动静。

可就在这时。

桥梁上突然有了动静。

桥梁被不知道什么东西,给摇得一晃一晃的。

紧接着。

一团诡异白色的雾气,从桥梁的一边,缓慢如幽灵一般,弥漫了出来,显得那是极为的诡异。

不一会的时间。

这股诡异的雾气,便弥漫了整个桥梁之上,也将远处观察的四人,看得是一愣一愣的。

“有点意思……老夏,你表姑这新郎,貌似不简单呀!”商无言对其打趣道。

“别开玩笑了!我也是今天第一次知道,我表姑结婚的事情,况且我压根就不知道,我表姑的新郎长什么模样。”夏德良这郁闷的。

也不知道,这表姑的新郎,究竟是什么妖魔鬼怪?

还有这桥梁之上,出现的诡异现象,也令夏德良一阵的郁闷。

他可不相信,这表姑能够找个牛鬼蛇神,当她新郎的。

不过。

就现在这场景,也不得不,令他对表姑的选择,感到了极大的疑惑……

听了这夏德良的一番话,商无言自然是不在多说什么,反而是闭上了嘴巴,继续看了起来。

反而是江枫桥,却在这一刻,皱起了眉头,但很快也就释然了,毕竟从一开始的时候,夏德良就已经说过自己,是第一次知道,表姑结婚的事情。

那么不知道表姑的新郎,长什么模样,也就自然不奇怪了,再加上,就现在夏德良的反应,也肯定了一件事,就是夏德良也是第一次见到这场景,甚至是对这桥梁上的反应,感到极为的陌生。

“老夏,这桥梁以前,也是这副模样的吗?”江枫桥沉下声来,一脸凝重地询问道。

“江哥,在我的记忆里面,这桥梁以前并不是这个样子的,甚至都不会出现这诡异的现象。”夏德良回忆了一下,对其表示道。

“那依照你的说法,这桥梁如今出现的模样,以前并不存在,甚至都不曾有过是吧?”江枫桥皱着眉头,神情凝重地看着,那铺满白色雾气的桥梁,确定性地问道。

“是这样的……至少在我的记忆里面,以前是并没有,出现类似于今天这样的状况。”夏德良回忆了一下,点头说道。

好像就记忆里面,那座桥梁,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都没有出现过类似的情况,仿佛就今天,才出现这样的情况。

江枫桥听了以后,也是皱着眉头,在脑海中思索了起来……

按照夏德良的说法,这诡异的景象,只有在今天才会出现,以前是基本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那么如此一来。

江枫桥就可以推断,这新郎八九不离十,不是人类,而是已经死去的灵体。

从此刻出现的诡异景象来看,一般只有异灵们,抬着大红花轿时,才会出现这样的景象。

这也不禁令他,回想起了,在山洞里面,见到的那一幕场景,和今日如出一辙。

当时的江枫桥,也是和今日一样,首先是出现了诡异的白se雾气,紧接着,白se雾气过后,就是抬轿人的出现。

这一幕。

在江枫桥的脑海里面,是久久挥之不去,如同印章一般,深刻地印在了脑海里面。

到现在为止,江枫桥还是清晰地记得,毕竟他能够看见异灵的能力,也是出自那个山洞,那个抬轿人。

若非抬轿人的出现,恐怕到现在为止,江枫桥依然是不相信,世界上是真的有异灵的存在。

从这一点,就可以推断,夏德良的表姑的新郎,一定不是人!

但不管是人,还是异灵,江枫桥都想知道,这新郎究竟长的是什么模样。

同样。

夏德良三人也更想知道,这表姑的新郎,究竟长什么模样。

与此同时。

一阵诡异的歌声,如孩童婴孩般,从桥梁的一边传了出来,却在这一刻,显得是极为的诡异,甚至令人感到了毛骨悚然。

“大花桥,穿新衣,花轿之上坐新娘,新郎提着喜意去,喜喜庆庆送天边,一路铺满彼岸花,花儿喜庆迎新人……”

一首诡异惊悚的儿歌,响彻在这诡异的桥梁里面,也伴随着大红花轿,从桥梁的一边,传了出来,也露出了大红花轿冰山的一角。

诡异的儿歌响彻在大山之间,也间接传入了江枫桥几人的耳边。

“哪里来的歌声,听着如此的诡异和惊悚……”商无言皱着眉头,额头之上已经溢出了冷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