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诡异的桥梁

  • 言灵异瞳
  • 糖白菜
  • 2445字
  • 2022-03-03 18:02:44

现在江枫桥已经答应了,那么鹏程飞同意或者是不同意,已经没有了多大的意义。

哎~

鹏程飞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目光环顾了一下四周,眸子轻微地颤抖了一下,改口同意道:“既然江哥都同意了,我再说什么,也自然是没有道理,那么我也选择同意。”

现在鹏程飞与江枫桥都同意了,商无言自然是愉快地说道:“既然都同意了的话,那么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一会等夏德良回来以后,我就向他提议……”

江枫桥到是没有多说什么,反而是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却依旧感到极为的诡异,甚至‘不安’的感觉,也一直没有降落下来。

同样。

夏德良表姑的新郎的身份,是极其的神秘,也在吸引着江枫桥。

鹏程飞点点头,却依旧还是觉得这样不好,不过,他也没有多坚持自己的想法,反而是思考起江枫桥刚才的那一段话。

商无言表示很愉快。

就这样。

过了一会。

夏德良也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

此刻的时间,也已经来到了晚上十点左右。

原本就点着大红灯笼,再加上,是处于半山腰,就自然而然的,将这诡异、惊悚的画面,描绘得淋漓尽致。

商无言看着四周的环境,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反倒是鹏程飞,却并没有这样的感觉,虽然还是对这里的环境,感到诡异和恐惧,但更多的,还是从心底涌现上来的一种激动,那是一种,对未知的探险。

反观江枫桥,却是一直在打量着四周,也是在观察着四周的人群,以及四周的环境,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心中的‘不安’显得愈发强烈。

“哥几个,刚才我去打听了一下,就说这个新郎的话,目前已经在路上了,说不定会在十一点左右的时候,就会到达距离这里不远处的桥上,也会准时来到这里,所以还是需要多等等。”夏德良从厨房走了出来以后,便来到江枫桥三人的身旁,停了下来对哥三说道。

“等等也没什么……”

商无言想了一下,转换话题,提议道:“要不老夏,我们先去桥上等着,顺便可以看看新郎的容貌?”

“不好吧……毕竟新郎还没有到,我们就先去看了,对表姑也不尊重。”夏德良皱起眉头,目光转向了房间里面,对其说道。

“没事的没事的,反正等着也是等着,倒不如去看看,也好提前知道,这新郎长什么模样,顺便还能够打发一下时间。”商无言当即接过话题,表示道。

“这,这……”

夏德良皱着眉头,略显哭丧的表情,又瞧了一眼房间里的表姑,思考了一下,随后便回过神来,点头说道:“行吧,反正现在时间也早,我也知道一处最佳观察的地方,顺便我也想知道,表姑找的新郎,究竟长什么模样。”

“好耶。”

见夏德良同意了,商无言高兴得像是小孩一样,“走走走,看新郎去了……”

夏德良也只是咧了咧嘴,其实他也是想知道,表姑的新郎究竟长什么模样,再加上距离凌晨十二点,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也就当作是打发打发时间了。

随后。

夏德良便引导着三人,沿着小路来到了一处比较隐秘的悬崖边上,而在这里,自然能够清清楚楚地,就能够看见,不远处那一座诡异的桥梁。

天空高高挂着皎月,皎月的光辉,散落大地,给这一抹原本就比较阴森诡异的气息,蒙上了一层迷雾,也将这层迷雾,给吹散了开来。

“那不远处,就是新郎要过桥的桥梁,而这里就是最佳观看位置。”夏得良抬起手来,指了一下不远处,那较为阴森诡异的桥梁。

商无言与鹏程飞二人,也是顺着手指的方向,瞧了过去。

同样。

江枫桥也看了过去,却在看见桥梁的时候,瞬间感受到一股,毛骨悚然的气息存在,“老夏,那是一座什么桥,我怎么看着怪怪的?”他低声询问。

“江哥,我也不太记得,那是一座什么桥了。”夏德良摇摇头,表示道。

虽然他知道,这里是观看桥梁的最佳位置,但出去怎么久的时间,对家乡的一些东西,都表示有些模糊了,记得也不是很清楚。

见夏德良如此地回答,江枫桥自然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在打量着,那座诡异且阴森的桥梁。

等一会,新郎到了,就应该知道,那是有一座什么桥了……

商无言与鹏程飞二人,倒是显得极为的好奇,却也没有多问,反而是转换话题,询问起了夏德良:“老夏,你说十一点的时候,新郎就会到来吗?”

“嗯。”

夏德良点点头,表示道:“表姑他们是怎么和我说的,但具体是不是,我也不太清楚。”

“好吧。”

见夏德良如此地说了,商无言与鹏程飞二人,也是不好多说什么,只是坐在这里,等待着新郎的到来。

夜晚的大山,一般都比较冷,比大都市的温度,要下降好几度,甚至站在外面,都能够感受到一股清凉的风吹来。

特别是在夏天或者是秋天的时候,大山就成为了一座,名副其实的空调。

过了一小时。

时间来到了夜晚的十一点。

可桥梁之上,依旧没有任何的人影,甚至连声音都没有一个,依旧还是那么的阴森诡异。

一时间。

不禁令夏德良都怀疑,是不是等了个寂寞?

“难道,时间还没有到?”

夏德良皱着眉头,嘀咕道。

反到是一旁的三人,显得是极为的淡定,都在期待着,夏德良的表姑的新郎,究竟长什么模样。

其中。

商无言与鹏程飞二人,对于这新郎是否会到来,持有一个期待的状态在里面,甚至都想看看,这新郎究竟长得有多帅,会不会帅过自己?

反观江枫桥。

却是站在一旁,静静地打量着桥梁,也是思考起,这几天以来,或者是这十几天以来,所发生的任何事情,或者是究竟少了谁,又好像没有少人,仿佛生命中,重要的哪一个,出现过,又不曾出现过……

十分钟过后。

桥梁之上,突然诡异般地灯火通明,诡异至极,如同阴嫁婚一般,紫色的异火点亮了原本黑暗阴森桥梁,仿佛是在指引前行的道路。

看见这一幕的几人,也是当即来了兴趣。

可兴趣过后,却是感到了一阵诡异的存在,甚至是阴森害怕的感觉。

仿佛多了一种,阴嫁婚的存在。

“看来,这新郎,是来了。”

夏德良看着桥梁上的一幕,不禁在嘴边嘀咕道。

可就再这个时候。

商无言却感到了一股诡异的气氛降临,“哥几个,有没有感觉,有种嫁‘阴婚’的既视感的存在?”他对一旁的三人,低声询问道。

可这瞳孔,却是在打颤,甚至都是多了几分害怕的神色。

“无言哥,这都什么时代了,要相信科学,不要去说什么嫁‘阴婚’之类的话语。”夏德良当即略显气愤地表示道。

换句话说。

如果连他都承认,桥梁上的一切,属于‘嫁阴婚’的存在的话,那么相当于是疑惑,自己的表姑究竟是和谁结婚。

再说了。

自己从小和表姑的关系,如此的要好,所以他是绝对相信,表姑的眼光,是一定不会错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