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武枣

  • 言灵异瞳
  • 糖白菜
  • 2457字
  • 2022-02-17 15:06:40

宿舍里外给大扫除整理了一下,时间来到了中午十二点左右的时间。

对于宿管阿姨背上的东西,江枫桥以前重来没有遇见过,也没有看见过,仿佛回家一趟,就能够看见他人看不见的东西……

就比如;宿管阿姨背上的黑东西,盘踞在宿舍天花板上的黑影,以及楼道里面时常会发出的响动……

但不管怎样,江枫桥是打从心里面知道,自己的确能够看见一些特别的东西,而这种东西,他却说不上来。

江枫桥没有多想下去,反而是来到食堂,下意识地前往打饭窗口,进行一个打饭的操作。

然后端着已经打好的饭菜,转身看向了食堂,食堂挺热闹的,他便随意找了个位置,给坐了下来,安静吃着碗里面的饭菜。

江枫桥知道,今天可是初九,距离开学时间,还有整整一周的时间,再加上今天是周六,按理来说,食堂应该挺冷清的,不应该这样热闹才对。

江枫桥明白,这些坐在食堂里面吃饭的,都不是人,准确的来说,是和宿管阿姨背上背着的黑色东西,形成相关联。

此刻的江枫桥要做的,就是安静的吃完饭,不想去搭任何人的话……

可就在几分钟以后。

“请问,这里有人吗?”一个清秀女子的声音,传了过来,入了江枫桥的耳边。

江枫桥想也没想,就回答了一句:“这里没人。”

可很快。

他就意识到不对劲了……

谁?

是谁在说话?

莫非是……

江枫桥不敢继续想下去。

不过好在。

对方听完了以后,并没有说太多的话,而是直接径直坐了下来,体态优雅的有些不像话,却坐下来以后,便优雅地拿起了筷子,吃了起来。

期间。

时不时地开口问话,好像到了江枫桥的耳边,都像是没有听见一般。

对方的声音,并没有停下来。

江枫桥吃完了以后,便端起了盘子站了起来,“你太吵了。”略显高冷地给了对面美女的一个冷淡的声音。

可这一说,却很是不淡定了。

“你看得见我?”对方皱着眉头,眉宇间都是疑惑。

江枫桥不想去理会,而是端着盘子,自顾自的离开了原地……

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面。

江枫桥和往常一样,起床洗漱,然后下楼去吃早餐。

即便是看见了不该看的东西,也显得极为的从容不迫,毕竟习惯了。

“看来今天,那个女的没有来烦……呀!吓死我了。”江枫桥还在庆幸,今天没有见到对方的时候,却直接在镜子上,看见了对方的模样。

喜庆的古典中式礼服,头上盘着簪子,是翡翠玉簪,脸上没有气色,雪白雪白的,如同死人一般,指甲挺长却没有黑化,反而是多了几分雪白在其中,整个人出现在镜子里面,不算太过肥胖,却显得极为的消瘦,倾国倾城的,突然出现在镜子上,吓了江枫桥一跳。

“看来,你果然能够看得见我。”镜子中的女子,带着一丝阴间般的语气,说道。

“好吧好吧,我承认我是能够看得见你,但我也不想看见你,你懂吗?”江枫桥是真的不想看见这些诡异的东西,他宁愿自己平平安安的度过余生才是,也不想要看见这些。

此话一出,对方到来了兴趣。

“怎么说?”对方询问道。

“什么怎么说?”江枫桥无语了。

“你说你不想看见我,可你现在不还是看见了吗?根据我这几天对你的了解,你并没有感到害怕,反而是极为淡定。”美女解释道。

江枫桥没有说话,只是在心中嘀咕,自己肯定不能害怕,要是害怕的话,怕是十条命都不够的。

美女见江枫桥没有说话,便转换话题化解了尴尬:“既然你能够看得见我,那应该也能够看得见其他的异灵了,那么我现在想请你帮我一个忙,你如果能够办到,任何条件我都能够答应你。”

“任何条件?”江枫桥一听,立刻来了兴趣,“说说你的条件,想让我帮什么忙。”

“我的条件很简单,就是帮我杀一个人。”美女的语气之间,透露出了冰冷的杀意。

“杀人?”

江枫桥的嘴角不禁抽搐了一下,“杀人可是犯法的,犯法的事情我从来不做的……”他继续说:“你还是换一个条件,除了杀人。”

“犯法?”美女感到了疑惑,“杀人还要犯法吗?”

江枫桥不禁楞了一下,打脸着镜子中的女人,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下,“话说回来,我都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还有就是,你要叫我杀的人是谁?”他转换话题问道。

从对方的穿着打扮来看,应该是出嫁的大家闺秀,身着喜庆的红袍,这是出嫁的节奏,而且还是那种,刚出阁的归人模样,虽不知道对方长了一副什么面孔,但还是能够从这打扮知道。

生前肯定是个美人胚子。

“我姓武,叫我武枣就好了,至于我要你帮我杀的人是谁,是那未过门的丈夫,是那天杀的男人,是那……”自称是武枣的女人,对口中的男人,简直就是恨之入骨。

江枫桥不禁愣了一下,忙回忆了起来……

记得好像在那本书上,看见过这个名字,貌似是历史书籍之上,而且还是在高中历史课程里面,听见过这个名字。

莫非……

“难不成,你就是第一女皇帝,武皇帝?”江枫桥忙问道。

“女皇帝?”

武枣笑了,“什么女皇帝,都是假的,我现在不过就是一个灵魂,即便是我死之前,也不曾有过的想法。”

难道是自己猜错了?

江枫桥皱着眉头疑惑,也不禁将余光看向了镜子中的武枣,转换话题询问道:“那你是来自什么朝代?”

“唐朝,大唐盛世,而我,本出生在武家,今天是我出阁的日子,却没想到如今竟成了这模样。”武枣回应道。

“那看来真的是自己记错了。”

江枫桥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随后便转换话题,回应道:“你还是告诉我,你要杀谁吧?”

武枣并没有回应,只是思考了半荀,然后转换话题,询问道:“现在是什么朝代,为什么杀人会犯法?”

她很是不解,在她的记忆中,杀人是在平常不过的事情。

而如今,江枫桥却说杀人犯法,这就很是疑惑。

江枫桥简单地解释了一下。

武枣这才明白了过来:“原来,如今这个时代,早就不是大唐盛世,而我武枣来此的目的,又是什么?”疑惑涌上了心头。

江枫桥也是没好意思地打断道:“虽然我不能够帮你杀人,还是请你说说,其他的要求吧。”

武枣拒绝了。

江枫桥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想了一下,对其说道:“既然你没有要求了,那我的条件就是,你能够去你该去的地方,总之不要出现我眼前就是了!”

“好。”

武枣说了一个‘好’字,便消失在原地。

自这天起。

江枫桥就再也没有看见过武枣的身影出现,不禁多多少少怀念了起来……

很快。

开学的日子到了。

同学们陆陆续续地回来了。

在开学第二天里面,学校某论坛之上,有着这样一条醒目的标志,被人传到了江枫桥的耳边。

“湘北大学开学第一天傍晚时分,有人听见某女生宿舍楼道里面,有诡异的歌声传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