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因祸得福

  • 言灵异瞳
  • 糖白菜
  • 2844字
  • 2022-02-26 10:25:43

关于女生公共厕所的事情,这几天也是一直有消息传出来,不时也会传入江枫桥的耳边。

江枫桥对于这种莫须有的事情,并不在意,甚至都并不感兴趣,毕竟有了上次女生宿舍的事情以后,现在的他,对于只要是发生在女生宿舍的事情,就一缕不太感兴趣。

生怕在潜入女生宿舍的话,那么到时候,肯定会再一次在整个湘北大学里面出名的。

江枫桥可不想,以这种方式来出名,如果可以的话,不出名是最好的。

再加上。

开学已经有了一段时间了,对于自己能够看见异灵这事,只能把它归结为,自己是因为抬桥人,所以才有了后面的反应。

不过。

也不能全是祸,算是因祸得福,这倒是令江枫桥还是挺满意的。

再说了,从开学到现在,也已经过去了大半月的时间,眼戳着着马上也要迎来三月和四月的时间,那么大多数学校,也已经走向了正轨,回归到了精彩有趣的校园生活里面。

江枫桥所在的湘北大学,也是不例外。

虽说这开学半月以来,灵异事件节节攀升,甚至有导师跳楼的诡异死亡。

但这些,好像在潜移默化之间,成为了学生们,那茶余饭后的谈点,就比如昨天晚上,发生在女生宿舍公共厕所里面的事情,也令这些学生们,不由得将几十年以前的事情,给拿了出来,甚至校园十大奇案也给翻找了出来……

除此之外。

自从昨天晚上从老破男生宿舍回来以后,时间是又过了大约七天左右的时间。

这七天左右的时间里面,江枫桥时不时会将心中的疑惑,向苍月一岛花提出来。

反倒是苍月一岛花,在这七天的时间里面,基本在守株待兔,等待着守阵灵的出现。

仿佛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至少对于夏德良三人而言,的确是这样的。

七天过后。

时间顺利进入了三月一号的时间。

天气也开始回暖了,一些阳气重的人,也开始换上了比较薄一点的衣服,但不会完全的T袖,只是开始适当的减少衣服。

湘北大学的食堂里面。

“这都过去七天的时间了,女生宿舍厕所的那件事,警方那边也没有个回应,具体是怎么样的,到成了现在的一大诡异奇案了。”

夏德良点点头,对于女生宿舍公共厕所发生的事情,商无言和江枫桥三人,也有所耳闻:“老鹏,你说的这个事情,我们也是有所耳闻的,不过这件事太过于诡异了,导致当时警察都没有查出原因,以至于这七天的时间过去了,事情还没有任何的进展。”

商无言点点头,表示同意。

倒是江枫桥是下意识地看向了苍月一岛花,“苍月同学,你觉得呢?”

“江同学,你是不是想问,女生宿舍公共厕所发生的事情,与守阵灵有关系?”苍月一岛花反问道。

对于二人这样的情况,鹏程飞三人已经是见怪不怪了,虽然会时不时地打趣询问,你们二人是不是在谈恋爱,可江枫桥和苍月一岛花二人的回答,都是一样的,并没有谈恋爱。

如此一来,鹏程飞三人只能够在心中默许,二人怎么看,都是情侣的状态。

索性。

当二人这样一本正经地谈了起来的时候,三人只当是看个热闹。

毕竟。

对于鹏程飞三人而言,江枫桥和苍月一岛花所说的任何事情,都当作是一个看场,人还是要相信科学才行。

那么如此一来。

无论这二人口中谈的异灵,还是前几次经历过的事情,都令三人也只是笑笑罢了。

本来。

鹏程飞也觉得有些太过诡异,甚至都问起过江枫桥事情的真相,可得到的回答,都是要相信科学才是。

导致这狼来没来,鹏程飞三人也只是将二人的谈话,当作是个笑话来看了。

江枫桥自然是没有理会,毕竟如果真的和鹏程飞三人说,这食堂已经聚满了异灵的话,应该后果不难想象的。

另外提一句。

这七天的时间里面,江枫桥意外地发现,武枣并没有去投胎转世,反而是已经回来了,也回到了他的身旁。

起初的时候,江枫桥也询问过武枣,为什么不去投胎转世。

可武枣却表示,地府阎王不收自己,然后又被困在了某个地方。

如此一来。

江枫桥也就自然相信了,武枣说的任何话语。

但时不时地,也会被武枣给吓着。

就比如前几天的时候,江枫桥睡得正香,结果醒来以后,却发现武枣钻进了自己的被子里面,脸还发着绿光,极其的阴森恐怖,吓得江枫桥都准备来个十米跳远,跳到天国去找上帝,喝茶聊天了。

不过。

也正因如此,江枫桥的心理承受能力,要比以前大得太多太多了,至少不会被一些诡异的事情,给吓着了。

同时。

在这七天的时间里面,江枫桥也是没有闲着,至少在除了必要的课程以外,就是锻炼,和找苍月一岛花学习阴阳师的一些特质。

就比如召唤,和了解异灵的一个等级高低,以及解决困扰在心中的疑惑。

通过这七天下来,在外人看来,江枫桥和苍月一岛花是属于那种,很暧昧的关系,不过在两人看来,却是呈现出更多的,还是一种师徒的关系。

如此一来。

江枫桥也从某种程度上,去接触到了更为奇妙和诡异的世界。

显然。

在学习阴阳师的道路上,江枫桥觉得,阴阳师的局限性太低了,或者是太窄了,不符合于良性发展。

但就目前来说,除了阴阳师这一个职业以外,他便再没有接触到,更加广阔世界的存在。

只能说,现在的江枫桥并没有接触到太多,而唯一能够接触到的,就除了苍月一岛花之外,便再无其他人了。

“嗯。”

江枫桥点点头,回想着七天以来,所发生的事情,就跟发生在昨天一样,实在是太过奇妙了:“苍月同学,我的确是有这样的想问,毕竟距离上次守阵灵一事,已经经过了七天的时间,而这七天的时间里面,传出来的事情,除了这女生宿舍公共厕所里面的消息以外,便在没有其他的事情……”话音顿了一下。

他继续猜测道:“那么我就在想,有没有这样的一种可能……”

还未等他说完。

苍月一岛花便直接开口打断道:“你是想说,自从上次守阵灵被你刺伤以后,就有可能会躲在女生宿舍的公共厕所里面,然后狩猎落单的女生,进行伤口的修复是吧?”

嗯。

江枫桥点点头,表示道:“的确是这样想的,毕竟你上次说过了一个重要的事情,就是守阵灵如果想要修复伤口,就必须要获得人类的心脏,那么我就大胆的设想了一下……”

他继续说道:“假如,我是这个守阵灵的话,那么我最有可能会出现在什么地方,进行修复伤口?如果是在人多的闹市,那么就一定会引起人们的注意,或者是你的关注……综合这点,要想在不引起注意,甚至能够达到修复伤口的作用,最巧妙的方法,就是选择最危险的地方,制造一场人心惶惶的事情,而这种事情,普通人又无法看见异灵,那么最危险的地方的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了。”

“所以,你就猜测,这次发生在女生宿舍公共厕所的事情,也是与这个守阵灵有着极其相同的关联是吧?”苍月一岛花当即说道。

如果人类看不见异灵的话,那么人类自然是不清楚,异灵究竟有没有存在。

而在这七天的时间里面,江枫桥也是就上次白草雪将普通人类,给推下楼一事,特地询问了一遍。

可苍月一岛花的解释是,因为白草雪与那三位导师,有着最直接的关系,那么白草雪能够杀死三位导师,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并非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基于以上。

江枫桥也就进行了一个大胆的设想。

“没错,的确是这样的,只是令我感到疑惑的是……”江枫桥邹起了眉头,感到了这次事件,发生的诡异在其中。

“这有什么好疑惑的,守阵灵被刺伤了,想要治愈伤口,然后就去进行狩猎,这不是挺正常的吗?这有什么好疑惑的。”苍月一岛花不以为然地说道。

认为这逻辑清晰,思维正确,完全就不存在有任何疑惑的点,那么江枫桥究竟在疑惑什么?

就连鹏程飞三人,都听得一脸茫然,完全不知所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