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只有我能够看见

  • 言灵异瞳
  • 糖白菜
  • 2246字
  • 2022-03-25 10:55:45

快跑?

这家伙又在发什么疯。

江枫桥没有看懂,几名同学也没有看懂。

可就在这个时候。

还陷入一脸懵逼的几人,包括这江枫桥,此刻也见那雾气中的抬桥人,是加快了速度而来。

原本见到抬桥人的几位,应该是高兴,兴奋的,甚至还想凑上去研究研究。

可此时此刻。

抬桥人的出现,直接打破了几人的想象,原本就以为,自己是能够有胆子大,面对这些东西的。

可事实上。

抬桥人出现的那一刻,几人纷纷石化在原地,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也导致。

抬桥人经过几人的时候,连空气都是窒息的。

奇怪的是,抬桥人经过几人的时候,并没有驻足的意思,反而到了江枫桥的面前时,却是速度减半,缓慢行走。

江枫桥回过神来,余光下意识与一旁的大红桥子,对视了一眼,同时也在这一刻,他突然看见,大红桥的帘子,不知是被这花桥里面的人,给掀起了一个小口,还是被那诡异的风,吹了起来。

江枫桥的瞳孔急促收缩,呼吸暂停,一脸惊悚地看着被掀起的帘子,又看向帘子底下,那一抹没了血色的肌肤,以及肌肤之下,隐隐透露着的美人。

江枫桥失去了意识,在失去意识以前,隐约听见谁人的呼唤声:“江枫桥江哥,江枫桥江哥,你怎么了……”

在村里面老人的口中,说起过这事。

就是如果见到抬桥人的出现,一定不要去看那轿子,即便是看了一眼,也不要说话,更不要与帘子里面的人说话,哪怕是帘子之下的,是一位倾国倾城的美人,也切勿说话,一不小心就会死人的!

因此,大多数年轻人,都只是将这段话,当成是一个莫须有的笑话罢了。

过了没有多久的时间。

江枫桥便睁开了眼睛,目光略显疑惑地看了一眼四周,缓缓地坐起身来,“我这是怎么了?”他不禁嘀咕道。

就在这个时候。

“江哥,你刚才怎么了?突然像是着魔了一样,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无论我们几个怎么叫你,你好像都没有听见。”其中有一个男同学,带着疑惑开口询问道。

面对着疑惑,江枫桥只好简单地解释了一下,并反问了一句。

可得到的回答,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生,除了江枫桥刚才的意外发疯,便再无其他的了。

江枫桥皱着眉头,不禁感到了疑惑,也将目光,下意识地投向了四周。

“你们真的没有看见,那抬桥人的出现吗?”过了一会,江枫桥还是带着疑惑,确定性地问道。

几名同学相继地点点头,都表示没有看见。

如此一来。

江枫桥也就对那抬桥人,暂时放在心里面,“现在几点了?”他转换话题,问道。

“江哥,现在时间刚好是晚上的八点。”其中一个同学回应道。

有怎么长的时间吗?

江枫桥不禁在嘴边嘀咕,但也没有想太多,反问是问接下来要去哪里。

“接下来的时间,就准备去看看,那抬桥人的事情……”其中一名同学回应。

江枫桥和几名同学,在随后的时间里面,去了江枫桥提到的那条小道,可等了好久时间,也没有见到任何雾气升起。

至此。

江枫桥和几名同学就先回家,等第二天再去探索这件事。

几名同学在江枫桥的家中,待了没几天的时间,通过这几天的观察,并没有发现有任何,抬桥人的事情出现,而几名同学的研究过程,或者是探索过程,告一段落。

再加上过年的时间到了,几名同学相继告别了江枫桥以后,便匆匆地离开了原地,回到了各自的家里面。

反倒是江枫桥。

自从那几天从山洞出来以后,整个人都显得心事重重的,连着几天,这觉也是没有睡好。

为此。

在晚上吃饭的时候,江父便开口提了出来:“儿子,这几天见你心事重重的,说来听听,究竟是遇见了什么难事?”

江枫桥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地捞了捞后脑勺,慌张地说道:“爸,我这几天挺好的,没有遇见什么难事。”

“不对!”

江父的直觉挺准的,江枫桥绝对有事情,在瞒着自己:“是不是学校发生了什么事情,要么就是那个同学,与你处得不高兴了……说来听听,让你老爸我,给你分析问题的原因。”

“真的没有了,吃麻麻香,睡得挺好的……对了妈,你这道回锅肉,真的是炒出了国际水平,我就爱你妈你做的菜。”江枫桥连忙转换话题,夸赞了一下自己老妈的手艺。

江母被夸得脸色通红,心里面一阵高兴:“吃饭就吃饭,哪里来的怎么多话……”

就这样。

江枫桥在家里面待到农历初八,便又背上行囊,前往了学校,继续课程。

至于。

那天的事情,也就是抬桥人的事情,自从山洞出来以后,便再也没有去过山洞一次,至于山洞里面有什么,江枫桥也表示,不是太记得。

唯一记得的,就是山洞里面有天然形成的钟乳石,和那天然形成的水塘,明镜如翡翠。

初八回到学校的江枫桥,应该是初九到的学校。

初九到了学校以后,江枫桥就把宿舍这几天的被子以及宿舍,给里里外外地打扫了一遍……

那味道,简直就是要把人给送走。

太味了。

“这不是江枫桥吗?怎么不在家里面多待几天,这还没初十就来学校了。”宿舍楼的宿管阿姨瞧见其中一间房间,有人在洗衣服,便一眼就认了出来。

“在家里待着也是待着,正好早点来学校,也可以收拾一下宿舍。”江枫桥直言回答。

“原来是这样。”

宿管阿姨也没有多想,便转身就要离去。

可就在下一秒。

就被江枫桥给叫停了下来:“宿管阿姨,请等等,你背上好像有什么东西,趴在你背上……”

只见宿管阿姨的背上,趴着一个浑身黑色怨气极重的人影,仿佛与之对视一眼,都能够感觉到背后的汗毛炸起,令人毛骨悚然。

显然。

江枫桥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宿管阿姨干笑了一声,也只是朝着自己的背上看去,也用手打了一下:“现在还有吗?”

“这……”

江枫桥不知该如何去诉说,总之有难言之隐,便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了过去:“或许是我眼花了……不过宿管阿姨,你今天打扮得真漂亮,是有什么好事情发生吗?”

“你这孩子,拿阿姨寻开心……”

待宿管阿姨离去以后。

江枫桥的目光,就一直没有从宿管阿姨的背上离去,嘴边还喃喃自语道:“那究竟是什么东西?难不成,只有我能够看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