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仅此

  • 言灵异瞳
  • 糖白菜
  • 2534字
  • 2022-02-26 19:25:59

月黑风高,阴风阵阵。

冷风凌冽,吹荡在老破男生宿舍的走廊之间,同时也吹打在窗台之上,令人站在里面,都仿佛有了巨大的心理压力。

房间里面。

苍月一岛花简单的和江枫桥说了以后,就开始各自行动了起来。

夏德良三人并不知道,江枫桥和苍月一岛花究竟说了什么。

不过有一点可以知道,就是那个所谓的资本家,曾经利用慈善家,来达到自己诓骗更多的人,以能够达到,取出这一百个人的心脏,而且还都是活生生的心脏。

同一时间。

江枫桥和夏德良三人,一同离开了研究室,向着楼上而去。

据苍月一岛花的说法,说不定在每层楼的厕所里面,不论男生还是女生,都一定会藏着有,关于那叛徒的线索。

毕竟。

这栋老破男生宿舍楼,还是挺大的,再加上整个楼层上下,一共有五层左右。

苍月一岛花在寻找到江枫桥的时候,也不是没有一个人尝试过,可事实上,这样做起来的难度太大了,远远超过了她的承受范围。

如此一来。

当时的苍月一岛花也只好寻找其他的办法,来进行实际操作了。

而当时。

正当苍月一岛花为这件事而烦恼的时候,江枫桥当时因为去了女生宿舍一事,也引起了苍月一岛花的注意。

那么在之后的时间里面。

也就是在江枫桥被放出来了以后,苍月一岛花就对其先观察了起来。

起初的时候。

苍月一岛花本来是研究夏德良三人的,可研究研究,她就发现夏德良三人并没有看见异灵的能力。

如此一来。

也就只好将目标放在了江枫桥的身上,而这一转型,也令她逐渐明白,自己的方向是正确的。

基于对江枫桥的深入研究,她也发现江枫桥是能够看见异灵,那么出现在学校食堂里面,和江枫桥几人相遇,并不是意外了。

同时。

江枫桥也对这突如其来,所谓的桃花运,感到了莫名的疑惑……

虽说。

与苍月一岛花交流的时候,是从她身上知道了一些,但不知为何,江枫桥还是会感觉,苍月一岛花总有什么事情,是在瞒着自己……

不过江枫桥也不打算,打破砂锅追根问到底,反而是等时机成熟一点,或许苍月一岛花自己就会说出来。

“江哥,你说那苍月同学,说的话可信吗?”

走在上二楼的楼梯之间,商无言来到江枫桥的身旁,停了下来,并对其说道。

鹏程飞和夏德良二人,也是这样的疑惑,虽然对于苍月一岛花和江枫桥说的那些话,全程处于懵的状态,但期间还是能够听明白一些东西。

而现在。

商无言问的这番话,也是夏德良和鹏程飞二人,想要问的这番话。

反倒是问到这句话的江枫桥本人,却是微微愣了一下,随后紧锁住眉头,不禁停下了脚步,看向了兄弟三人,又将目光环顾着四周。

呼~

吐了一口气,说道:“我不知道苍月同学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他看着兄弟三人,继续说道:“但我唯一知道的是,我作为一个炎黄人,也是流淌在血液里面的炎黄血脉,这种血脉是在告诉自己,不可能替先人或者是那些已经死去的人,去原谅那些杀害他们的人,因为我不是圣人,原谅是圣人做的事情……

仅此罢了!”

夏德良三人点点头,感叹道:“是呀,我们都不是圣人,也不可能替那些死去的人,去原谅杀害他们的人的罪过……”

就在这个时候。

江枫桥却反问兄弟三人:“你们还记得,上次我们去女生宿舍那个事情吗?”

鹏程飞和商无言二人,下意识地将目光看向了夏德良,夏德良这一阵无语的,怎么说着说着,自己就中招了……

“记得。”

商无言回过神来,表示道。

可鹏程飞貌似猜出了,江枫桥接下来要说的话。

于是便回过神来,看向了江枫桥,说道:“江哥,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说得对,我们不是圣人,也没法去原谅,那些杀人者做过的任何事情,毕竟这世界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

话音一转,继续说道:“但正因如此,流淌着炎黄血脉的我们,是非常的幸运的,也是非常的幸福,前辈们打下了这盛世年代,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守护好这个时代,争取给后人留下,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和平幸福的年代。”

商无言和夏德良看向鹏程飞的眼神,都仿佛是看待新大陆一般,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的好哥们,会说出这番热血沸腾的话语。

如果江枫桥说出这些话语,夏德良和商无言二人,顶多就不会怎么觉得,反而是会相信,江枫桥说的一番话。

可鹏程飞说的话,又不一样了。

在二人的记忆里面,鹏程飞好像只对动漫,手办,或者是二次元的东西感兴趣,却从来都没有见到他,对三次元甚至是四次元的东西,感到过兴趣。

今日。

鹏程飞的这番话,却足足地,令商无言和夏德良二人,是打从心底里面,就对鹏程飞这个人,有了新的想法,甚至是看法。

江枫桥点点头,同意鹏程飞说的:“所以,外国友人来我炎黄大地,是欢迎的,但如果他们是来我炎黄大地,搞事情的话,至少我们也不是软柿子,所以基于此的话,就这一点,也能够让我相信,苍月一岛花同学说的话,并不存在真与假了。”

鹏程飞三人相互点头,也同意江枫桥说的话。

毕竟就江枫桥说的那一句话,他们不是圣人,原谅是圣人所做的事情,他们只是这炎黄大地的子孙,身上流淌这炎黄的血脉,自然是无法原谅,那些伤害过同胞的事情。

随后。

江枫桥抬起头,目光环顾了一下四周,整栋男生宿舍楼,在这一刻,除了这四人的声音,便如同死一般地寂静:“时间也不早了,我们继续走吧。”

“好。”

鹏程飞三人异口同声地点头,却只感觉这里,太过诡异了,甚至令人站在这里,都仿佛用了巨大的力量。

江枫桥倒是也不在说什么,反而是继续向着二楼处走去。

鹏程飞三人也跟在了后面。

没一会的时间。

江枫桥便来到了二楼的走廊处停了下来,目光环顾着四周,在昏暗的灯光照射下,走廊成为了一副妥妥的恐怖场景。

走廊之间,有零星可见的垃圾,但更多的,还是老久破败的墙壁,墙壁之上那已经腐化了的裂缝。

看见这一幕的江枫桥,倒是显得极为的淡定,仿佛已经见怪不怪了。

倒是身后的三人,来到这二楼以后,被眼前的场景,给吓得双腿打颤,整个人都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刚才还挺热血的,现在在午夜十二点的时候,看见怎么一副场景,着实给人一种冰火两重天的错觉。

“我们继续走吧。”

江枫桥环顾了一下走廊的两边,虽说给人感到了一些惊悚在其中,可停在这里也只能够增加一些心理的负担。

索性。

江枫桥留下这句话,便先向着左边走廊走了过去。

身后的三人见状,也跟了上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

夏德良无意间朝着右边的走廊尽头瞧了一眼,突然一个诡异的身影,是快速地略过,也映入了眼帘,“看错了吗?”

他抬起手来,擦拭了一下眼睛,可又没有什么发现,也就将这一切,归为自己看错了。

索性在嘴边吐槽了两句,便跟了上去:“还是早点干完,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算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