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禁物

  • 言灵异瞳
  • 糖白菜
  • 2305字
  • 2022-02-22 20:59:54

四人顺着声音的来源,向着声音的来源处,瞧了过去。

只见苍月一岛花此刻是从里面走了出来并停在了原地,目光打量着四人,心想这江同学的兄弟三人,也是胆子有够大的,不过想想也是,正所谓不知者无罪了。

江枫桥四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目光环顾了一下四周,对其回应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里应该就是,当时哪位资本家所要的那一间房子了……”

他皱着眉头。

苍月一岛花点点头。

江枫桥却继续说道:“虽然我不知道,当时哪位资本家,要怎么一间房子,是拿来做什么,但就从现场的设施设备来看,就不难猜出,应该是做一些不为人知的实验!”

“猜得挺不错的,不过也接近了。”苍月一岛花拍手表示同意。

而且。

江枫桥说的这一番话,也不无道理,就从刚才进来的时候,那弥漫在空气里面的气味,都已经几年了,却未曾散去,说明并没有将鲜血,打整干净。

再加上,现场的场景,也更加确定,当时的那位资本家,一定是在做什么,不为人所知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

江枫桥却听出了不一样的东西,微微一愣,反问道:“哦,那你说来听听,事情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吧?”

苍月一岛花并没有回答,反而是目光环顾了一下四周,对其转换话题说道:“当时,那位资本家从苍月家族叛逃出来的时候,将我苍月家族的东西,给偷偷拿了出来。”

嗯。

江枫桥点点头,先前进来的时候,也听苍月一岛花提起过这件事:“那我猜测的话,这件东西一定与这间研究室,有着莫大的关联……而且我没猜错的话,当时那位资本家,是在偷走以后,就准备对这东西进行研究。”

他继续猜测道:“虽然我不太清楚,究竟是什么东西,能够让一位资本家,付出莫大的代价,也要搞出……”

还未等他说完。

就听苍月一岛花开口,直接打断道:“那是我苍月一族的禁物,里面记载了,重塑长生不死的办法。”

“长生不死?”

江枫桥略显疑惑了,不禁皱着眉头,说道:“长生不死那不是虚无缥缈的吗?只存在于电视剧,小说里面的东西,没想到这世间真的有这种东西……那按照你的意思,当时那位资本家,应该是想要复活某个人,才决定偷走这件禁物的吧?”

苍月一岛花点点头,说道:“你猜得没错……只不过我们也不清楚,那叛徒究竟是想要救谁,才会用一百个人的心脏,和上好的肢体组成一个身体,然后利用禁术,将其复活。”

什,什么!

江枫桥给愣住了,甚至都还没有回过神来。

就连一旁的三人,也都有些懵,完全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情况。

过了没一会。

江枫桥这才回过神来,一脸惊悚地问道:“苍月同学,你刚才说什么,什么一百个心脏?”

要知道。

一百个心脏,就相当于一百个活人,然后被人活生生地取走了心脏,是极其的残忍与恐怖。

“就是被那叛徒,偷走的禁物,里面所记载的复生方法,需要用到一百个心脏。”苍月一岛花解释道。

虽然。

她并没有看见过,禁物里面记载的文字,但也听过一些,家族的长辈,提及过这件事。

这次她来湘北大学,也是为了这个事情而来。

江枫桥听了以后,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双手紧紧握紧,咬紧了牙关发怒道:“所以,你们苍月一族就这样放过了,这资本家吗?”

“谁说我苍月一族放过了这叛逃?”

苍月一岛花继续说道:“只是令我们没有想到的是,在十几年前的时候,也就是民国时期的那个时候,苍月一族的这名叛徒,在叛逃出苍月一族以后……”

她继续说:“我们当时苍月一族,就派出了大量的人手,前去寻找这名叛徒,只可惜的是,并没有找到这名叛徒,甚至当时的苍月一族的掌舵人,都没有意识到,这名叛徒已经来到了炎黄。”

“那后来你们有没有,继续派人出去寻找,或者是来炎黄进行寻找?”江枫桥继续询问。

苍月一岛花摇摇头,略显无奈地说道:“当时由于二战才结束没有多久的时间,再加上这名叛徒已经逃到了炎黄,那么我们苍月一族,即便是举全族之力,去找寻这名叛徒,对于我们苍月一族来说,都是非常的不划算。”

“所以,你们苍月一族,就放弃了追寻叛徒,而任由这名叛徒来我炎黄,进行杀人放火了?”江枫桥忍住怒火道。

“没办法。”

苍月一岛花无奈地说道:“当时的苍月一族,因为丢失了禁物,导致苍月一族的内部,也出现了矛盾,以至于无力再也理会那个叛徒了。”

听了对方讲解以后。

江枫桥却是沉默了片刻,又将目光环顾着四周,低声说道:“按照你刚才的说法,如果那个叛徒是民国时期,就已经来到了炎黄,那么现在我们所站的这个地方,就是那个叛徒干活的地方,或者是说……”

话音顿了一下。

他继续说道:“就是那个叛徒,将那些无辜的学生,统统抓来,进行心脏分离的手术的地方……而且,我还猜测,你想要的那个东西,不一定还会继续,存在这个地方,有可能在叛徒离开这里是时候,就已经一并带离了原地!”

听着二人的谈话。

商无言三人虽然有些不懂,二人究竟在说些什么,但也能够从现场的环境里面,猜测出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三人并没有去询问,反而是站在一旁,不时向着四周看了过去,打量着现场的环境。

反倒是苍月一岛花却露出了神秘一笑,目光环顾着四方,对其说道:“虽然那个叛徒,有可能将禁物给带走或者是留下,但事实上,那个叛徒有些东西,是肯定带不走的。”

哦?

江枫桥微微一愣,但随后便想到了什么,“所以,这就是你来找我的真正原因吧?”

“没错,可以这样说。”苍月一岛花点头表示同意。

江枫桥现在算是搞明白,苍月一岛花究竟为什么找自己了。

他环顾着四周,虽然对隐藏的事情,还是有些模糊,但就现在而言,他还是大概抓住了方向。

苍月一岛花是阴阳师,而自己又能够看得见异灵,那么她办不到的事情,加上自己的话,也是事半功倍的存在了。

索性。

江枫桥便再次打量起了四周,看着四周的模样,隐隐能够感受到,一股无形的怨气,甚至是极为强大的怨气,覆盖在这房间里面。

他也只是简单地咧了咧嘴,目光看向了苍月一岛花,对其低声说道:“时间也不早了,还是说说,你的想法是什么,或者是要我怎么帮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