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 一日的朋友
  • 暮陈生
  • 1535字
  • 2022-02-04 19:01:15

数日后,程式微出了院,同时向自己所就职的延庆市第二人民医院提出辞职。

她白日里只在孙不迟学校门口等待着,寻觅着,或许她以为自己还能再次遇到那个女孩。偶尔会有学校保安过来驱赶她,可次数多了,他们便也不再理会这个奇怪的女人。

这天深夜,她走在无人的街道上,抬起头深深望着如墨般的天空,就似一张空阔的大幕布,稀疏的仅有几颗发着微弱光芒的星星嵌在上面。颇有凉意的晚风时不时灌进她耳中,似乎还裹挟着来自世界的回响,世界对她来说又算什么呢?

她一个人回到家,躲进了卧房,那里是黑暗的,还弥漫的阵阵未散的烟味。

她窝在床边的地毯上,身旁放置的是烟灰缸,那里已经储存了不少烟灰。

程式微垂下头,又点燃了一根,左手夹着,右手里揉捻着一根粉色的皮筋,上面的蝴蝶结在他手中变了形。

人为什么总会喜欢堕落呢?人前光鲜亮丽,等到夜里寂静无人之时就又如同被抽走了灵魂一般胡乱的自甘堕落,伤害自己。

十二年前,父母双亡,她就开始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没有灵魂的活着,那时候她烟瘾就很大,直到后来遇见那朵彩云,她把烟藏了起来,开始好好上学,认真的生活。

现在,那朵彩云消弭不见,她的生活又没有了动力。

她不仅怀疑自己是否真的会给人带来不幸。她自嘲的哼笑了声,果真如此么?

她手中的烟轻轻地游走在她的手臂,轻悄悄的,一道道烫伤的痕迹渐渐浮现出来,看着格外的渗人,但她似乎没有痛感一般,依旧持续着手上的动作。

而后她将手中为抽完的烟搁到了烟灰缸中,开始反复的看着手中那根粉色的头绳,接着便一直为自己用那根头绳为自己扎着辫子。

可自己那么短的头发,哪里绑的起来?

可她反反复复的,偏执的揪着自己棕褐色的短发,绑着辫子,自虐一般。

过了许久,周遭彻底陷入一片寂静,她起身走进了浴室,脱了身上的衣服,在镜子里看着自己,双目微微颤动着,她现在已无惧死亡。

十月二日凌晨,程式微被发现在家中自杀。

她安静的躺在冰冷的浴缸中,浑身散发着冷气,脖颈处深深地伤口大声的告诉了这个世界她的无望。

强光刺向程式微双眼,耳畔中回荡起奇怪的声响,她猛地睁开了双眼,嘴中不住地喘着粗气。

她垂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来回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接着直起头看向周围,她望向面前不远处那块显示屏,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五日十六点十七分。

她不禁呆愣了一瞬,而后狠狠地掐了下自己手臂,痛感清晰地传到神经中枢,她没有在做梦。她又得到了一次机会!

微风拂过她的面庞,过了几分钟,一位少女出现了,尽管她身穿着普普通通并不夺目的校服,程式微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她,她的面上不经思虑就绽放出了笑容。

她缓缓走向无数次出现在自己梦中的少女,软声对她说:“孙不迟。”笑意依然没有褪下。

孙不迟明显是跑到这里的,还喘着粗气,“嗯。你好,你要给我什么?”

程式微稍稍愣住,紧接着便在自己的包中翻找着,然后递给了她。

“你的东西。”她就在说话时,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面前明丽的少女。

“就这?学生证而已啊?”

“嗯。之前你落在医院里了。我值班的时候捡到了,就过来还给你。”

孙不迟稍加思索,“你是医生啊,我去过的,是第二人民医院吧,你那么远就送一张学生证,真是难为你了。谢谢!”她粉嫩的双颊微微上提,朝程式微微笑起来。

“我请你喝饮料吧!”孙不迟扬起脸看着她。

程式微下意识的拒绝,不能再让她去那里!

但是孙不迟态度很坚决,拉上她就往那家店的方向走。

“买过就走好么?别在那里停,嗯?”不能再让孙不迟出意外。

孙不迟应下,二人再一次迈进了那家店,苏洵美听到了门口风铃声响起,快步走到了点餐台招呼她们二人。

“两杯葡萄芋圆烧仙草,大杯加冰。”程式微说完就掏出手机付了款。

一旁的孙不迟想说些什么,但并未开口,单单就用怪异的目光侧脸看了她一眼。

二人站了一会,并未有任何交流,已经四点三十分了,苏洵美向二人递来饮料,程式微接过,而后拉上身旁的孙不迟就要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