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 一日的朋友
  • 暮陈生
  • 1533字
  • 2022-02-04 00:46:54

门口的风铃响起,中年男人进来了,只剩一分钟了,孙不迟拉着江流朝门口跑了出去,随后程式微也向门口那里跑去,要推搡着男人也出去。

那中年男人觉得奇怪不解,“诶你,你干什么?!放开我!”男人挣扎着并不配合。

忽然一瞬间,店内陷入一片黑暗,门窗紧锁,那首诡异的《摇篮曲》再次回响在整个店内。

女人发出骇人的笑声,“哈哈哈哈,吕庆生,你得意了那么多年,干了那么多坏事,今天我就带你一起去见老江,哈哈哈哈!”

黑暗中程式微听到这句,倏地意识到苏洵美的目标是身旁的中年男人——吕庆生。

她伴着火光隐隐约约看见苏洵美拿着刀向这边走来,不能坐以待毙。于是待女人走近,程式微猛地向她扑过去,钳制住女人拿着刀的双手,可意外没料到女人的力气出奇的大。

“大叔!快过来帮忙啊,她要杀了我们!”程式微朝着已经吓懵的中年男人大声喊着。

男人反应过来,连滚带爬的靠近她们,帮忙控制女人。苏洵美被扑翻在地,不停地挣扎着,大声叫喊着,恨自己不能立刻杀了他们。

程式微急忙脱身,想要从衣兜里掏出手机报警,可是手机已经在二人纠缠时摔坏了,她懊恼地无奈向吕庆生求助。

“手机呢?给我报警。”她靠近二人。

就在吕庆生腾出一只手掏手机时,身下的女人突然蓄力挣脱了男人的控制,双手持刀,用力向一旁的程式微刺去。

程式微疏于防备,不慎被女人刺中了腹部,鲜红的液体一瞬间泛滥开来。

吕庆生见状一脚踹开了持刀的女人,她的刀顺势也被男人夺去,苏洵美重新被吕庆生控制住。

“妹子,你咋样?”吕庆生控制着疯癫的女人,就着闪烁的火光,扭头看向倒地的程式微。

她意识渐渐薄弱,眼前所见越来越模糊,烟雾缭绕,尽管有火光映着,她也不能再看清什么。接着她便缓缓闭上了双眼,不远处男人的喊叫声在她耳中也渐渐弱下去。

男人看着迅速蔓延开来的火,心中一阵绝望。身下的女人也见火势逐渐大了起来,不再挣扎,就这样葬身在火海里,去见老江也好。

突然,一阵砸门声响起,不一会儿,一群警察破门而入,带走了吕庆生和杀人未遂的苏洵美。

一个刑警冒着大火救出了被刺后流血倒地的程式微,将她送上了救护车。不一会,店内的火势也得到了控制,火顺利被扑灭。

——九月二十六日

程式微在三个警察的注视下,缓缓地睁开双眼,她清楚地感知到了腹部难以忍受的痛感,她轻蹙双眉,眼前逐渐清晰起来。

“你感觉怎么样?”为首的警察向程式微询问着。

“咳咳,还好。”程式微轻轻咳嗽着,腹部的疼痛时刻提醒着她,刚刚她死里逃生。

“我们是市里公安局刑警队的,我叫李辙,是刑警队队长。”是那个救她出去的警察,她认得,当时她意识薄弱,只微微睁开了眼,看见了男人的面庞。

“你的主治医生说,你的腹部伤口并不很深,现在才醒过来,是因为失血过多。”一个年轻警察出声说,“问你几个问题,你老实回答。”

“小侯,注意态度。”李辙出言提醒。

“我们查询了街道监控,看到你和另一个年轻女性进入了案发现场,而后于下午四点三十五分,那名女生拉着一个穿着黑色外套的年轻男性出去。而后,”

不等年轻警察说完,程式微便着急打断了他,“那,那个和我一起进去店里的女生呢?她怎么样了?”

“她被杀了,就在你名下那辆白色路虎,车牌号为延A1635S的车中遇难。一同死亡的还有那个她拉出去的年轻男性。凶器为一把长为十公分的水果刀,鉴定科查验了上面的指纹,只有他们二人的,按照二人的伤口,基本可以判定,年轻男性就是杀害她的凶手。”李辙平静地说着。

孙不迟死了,死在了九月二十五日,死在了自己生日当天。

李辙看着病床上女人万念俱灰的神色,便带着另外两名年轻警员离开了病房。

程式微偏过头看窗外,外面下着雨,淅淅沥沥反反复复,一点一滴的落在她的心尖上,在她心上泛滥起丝丝涟漪,无边无际,无止无休。

雨滴在她心上细细的冲刷着,她没有迎来自己的伞,更没有迎来属于她的那朵彩云。眼泪无声无息的落下,划过她苍白的双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