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 一日的朋友
  • 暮陈生
  • 1506字
  • 2022-02-04 00:46:01

火越烧越大,整个密闭的空间之中烟雾缭绕,熏得人眼睛直疼,难以呼吸。程式微意识越来越薄弱,直到闭上双眼。

如果不是提前约定好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许孙不迟轻举妄动,或许此时的孙不迟已经死在凶徒的刀下了。

孙不迟缩在桌子旁,烟雾太大,她已然呼吸困难。

她不知道程式微已经死在了凶徒的刀下,她依然缩在桌角,等待程式微过来与她会合。

“我知道你在,别怕,再等等,我们就一起下地狱了!哈哈哈哈!”是那个凶徒!只是周遭响着诡异的摇篮曲,火又在不停的烧着,听不出那人音色究竟怎么样。

那凶徒笑的实在渗人,不过孙不迟在意的是,那人既知道自己的存在,竟然不来杀自己!?

孙不迟下定决心,往程式微那里移动。

烟雾燎得人眼睛简直无法睁开,孙不迟只就闭着眼慢慢移动着,她想着只要和程式微在一起就没关系,还有机会活下去。

令人意料不到的事,一个人从背后拽住了孙不迟右脚的脚踝,将她往后拖。孙不迟惊悚的瞪大双眼,接着一根绳子死死的勒住了她的脖子,孙不迟不停挣扎着,却无济于事,直到彻底断气。

火光弥漫,她们再次死在了这一天。

那阵白光再一次向孙不迟袭来,耳畔中又响起咯噔一声,她猛地睁开双眼,时钟上显示九点三十二分,前排的江流依然在背着《赤壁赋》——“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清朗的声音回响在整个教室间。

她又活了过来,她用双手轻轻摩挲着自己纤细的脖颈,刚刚的窒息感觉犹在。

她的眼眶里浸满了泪花,喉间吞咽了一下,眼神中是无助与不知所措。

看来九点三十二分就是她的复活点,她不顾一切的冲出教室,想联系程式微,看她是否安好。

坐在她前排的江流听到动静,扭身看向她跑出教室的身影,微微眯了眯眼,面无表情,后又转过身来对讲台上的语文老师笑着说:“她身体不太舒服,刚刚和我说过了。老师别怪她。”

班长的话语文老师自然相信,这才停止了方才的叫骂。

——教学楼门口

孙不迟急急忙忙掏出手机,双手不受控制的抖动着,拨打程式微的号码,但是却迟迟没有人接通。

她的心里不免再次紧张起来,如果程式微出了意外,她一个人又该怎么面对歹徒。

双目的刺痛感重新来过,孙不迟捂住双眼蹲了下来,那个奇怪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等到她再次睁开双眼,她还在刚才的位置,只是孙不迟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十一点三十二分。不出意外,程式微即将联系她。

十一点三十三分,铃声响起,是程式微打来的!

“喂,程式微!刚刚你也,”孙不迟突然说不出接下来要问的话。

“嗯,我死了。下午见面吧,我还在两点接你。我之前研究过了,其他时间根本不能我们自己支配。”电话那端的程式微摘下手套,她第五次做完那场手术。

孙不迟应下。

——下午两点

孙不迟将假条交给门岗的师傅之后,缓缓地走出学校。

她抬起头来看天,阳光正照耀着她,阳光之下,一个人死去,另一个人降世,循环往复,似乎无法打破。

在程式微来之前,一个奇怪的环卫工人手里拿着扫把,左一下右一下的扫着地上似有若无的尘土,逐渐的靠近孙不迟。

孙不迟感到奇怪,出声询问:“大叔你有事吗?”

只见那人抬起头,孙不迟向后退了一步,那大叔脸上有一道很长的疤痕,看起来异常的可怖。

那大叔幽幽的开口:“不要想着改变什么,你会得不偿失。”他的声音十分沙哑刺耳难听,简直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一般,那眼神像是一汪如墨般幽深凄冷的水潭,叫人难以琢磨。

孙不迟心下迟疑着,思忖着他的话。

突然不远处一辆路虎向她鸣笛示意,那正是程式微的车。她听到汽车鸣笛声看了过去,接着再回过头来看那大叔,那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之后孙不迟上了车,车内温度格外的低,程式微和她久久都不开口。

她们再次来到了那家咖啡馆,点完餐又坐到了那靠窗的位置上。

“要不我们,还是报警吧。我们根本没有办法解决,不能一直这样,循环下去吧。”她们坐了一会,孙不迟缓缓开口小声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