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 一日的朋友
  • 暮陈生
  • 1525字
  • 2022-02-04 00:44:59

一阵强光袭来,孙不迟动了动眼皮,随后慢慢睁开了眼。

“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举酒属客,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是江流背课文的声音。

孙不迟缓缓直起头,直至看清了眼前的场景。她坐直身子,打量着四周。

很明显,她正在上着课。她目光移到黑板上面的时钟上,九点三十二分,第三节刚刚上课。

她身上被刀刺痛的感觉依然明显,可是身上没有明显的伤痕。她感到奇怪和难以置信,刚刚那是梦吗?为什么感觉那么真实,她扶着左臂,皱着眉头思索着。

挨到第五节课,数学老师在讲台上神采飞扬的讲着余弦定理,孙不迟右手扶额听着,然而没听懂什么。

忽然猛地一下,孙不迟双眼刺痛看不清眼前的事物,一阵强光的出现重又刺痛了她双眼,她紧紧闭上眼睛,突然耳中响起咯噔一声。

当她再次睁开双眼,发现自己站在教学楼门口的时候,她整个人还是蒙的。

她举着双手反反复复的拍打着自己的脑袋,她觉得自己现在是在做梦。

“这是梦,这是梦!醒过来啊孙不迟!”

拍打了一会,她便反应过来,这不是梦。她的嘴巴微微张着,轻缓的出气,眼神涣散,不知所措。

程式微!?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这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她掏出一看,即刻就认出来那是程式微的电话。她着急忙慌地按下接通键,“程式微?是你吗?”语气中是不难辨认的紧张。

“嗯。”程式微就回应一声,孙不迟就恨不得高兴得要昏厥过去,她和自己都还活着。

“太好了!我们都没事。”说这句话似乎耗费了孙不迟很多力气,她像是脱力般的靠在门上,右手手臂抚着前额,眼睛已然噙满泪花。

手机另一端的程式微沉默很久,她打量着自己周围。刚刚她第四次做完了同一场脊柱侧弯的手术。她摘下手套,朝孙不迟说:“下午见一面吧。”

孙不迟答应下来,二人约在两点见面,那是孙不迟下午开始上课的时间。

——下午两点

孙不迟将自己的假条交给门卫,就出了校门,等待着程式微。她来回踱着步,时不时直起头来回看看,她心里有些紧张。

突然一辆白色的路虎朝她鸣笛,车窗落下来,程式微伸出脑袋示意她上车。

程式微转动着方向盘,眉头微微皱起,孙不迟悄悄侧头看她,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你现在觉得怎么样?”程式微偏头看了孙不迟一眼。

“就,也没什么,感觉像做了个梦。但是,但是身上有点疼。”孙不迟如实回答。

程式微轻轻叹了口气,接着说:“就刚刚的死亡,我已经经历三次了。”说完她嘲弄的勾起嘴角。似乎是有些无望。

孙不迟看着她的侧脸,连连眨了几下眼。

“第一次,你和我都死在了刀下,第二次,我们死于火灾,直到第三次,就是刚刚经历的,后面你也知道了。”程式微十分平静的阐述着自己三次的死亡。

孙不迟听完,垂下了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汽车停在了一个咖啡馆前。

二人一起下了车,程式微拉着孙不迟的手腕向那家咖啡馆走过去。

程式微走在前面,她比孙不迟高上许多,她的身影罩着孙不迟的影子。看着程式微的背影,孙不迟心里平静了一些。

点完餐她们找了一个临窗的位置坐下,程式微认真的看着孙不迟,孙不迟眨了几下眼睛,

“怎么了嘛?”孙不迟小声询问着。

“没什么,”程式微的目光离开了孙不迟,“就回来之后,你有,经历什么奇怪的事么?”

孙不迟看着她呆愣了一下,接着便回答:

“啊,我上午正在上课,上到一半,眼睛突然疼了一下,还听到好像,咯噔一声,然后,然后再一睁眼,我就在教学楼外面了,接着还像上次,十一点三十三分接到了你的电话。你,你约我见一面。”

程式微听着,眼睛微微向下看着,左右幅度不大的来回移动着目光。

孙不迟突然听见程式微出声说着:“或许,这一天会一直循环下去。”

“孙不迟,你愿意和我一起找办法结束这一天吗?”程式微抬起原本低垂的头,认真的看向孙不迟,

孙不迟抿抿嘴后直起身子,同样认真的看着对面的女人,重重的点头。

“我愿意。”她坚定的声音落到程式微的耳朵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