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 一日的朋友
  • 暮陈生
  • 1610字
  • 2022-02-04 14:27:54

程式微意识渐渐脱离自己的身体,她左手捂着脖子,右手拾起了盆栽碎片,狠狠地划向女人,女人猛地直起身,捂着自己后脖颈的伤口。

程式微右手攥起拳挥向了那女人,几乎耗光了自己全部的力气。

女人正好被击中头部,应声倒地。

破门声适时地响起,不一会那群熟悉的警察便冲了进来,尽管火势冲天。

苏洵美被小侯和另外两名警员带走,江流也被拖走,而程式微则被李辙救出了火场。

程式微看向湛蓝色的天空,她好累,就连眼皮也抬不起来了。

即将阖上双眼时,她隐隐约约看见了那个穿着校服,扎着高马尾的秀气女生,既然看到了她平安,于是程式微努力勾了勾嘴角,沉沉的垂下了眼皮。

——九月二十六日

一个阴雨天的周日,孙不迟从房间出来,看了看窗外,雨声阵阵倒映在她耳中,淅淅沥沥,反反复复。

打开电视,新闻正在报道昨日在市一中对面一家饮料里发生的凶案,其中一人死亡,两人受伤。

孙不迟急忙坐直了身子,这饮料店正是她昨日和那个疯女人一起去的,她后背倏地一阵发凉。

手机铃声响起,屏幕上显示未知号码,她迟疑的接起,

“请问是孙不迟同学吗?”一个男声响在孙不迟耳中。

“我是。”

“这里是市公安局,昨日在一中门口发生的那起案件监控中有你出现,希望你可以来一趟公安局,协助我们调查。”

“啊,好。我现在过去。”孙不迟眉头紧锁着,答应下来。

——延庆市公安局

孙不迟坐在审讯室里,她时不时微微抬起头观察一下四周。

“小姑娘别紧张,我们就是问你几个简单的问题。你如实回答就行。”李辙走进来坐在了孙不迟眼前,旁边是一名年轻的男警员。

孙不迟舔舔嘴,迟疑着点了点头。

“你和死者程式微认识么?”

孙不迟心里没由来的刺痛了一下。她伸出手轻轻捂着心脏处。

那个医生?竟然是她死了?

“我们,不认识,吧。”孙不迟低垂着眼看向李辙的方向。

李辙轻笑了一下,随后拿出一个拿着透明袋子包裹着的一部手机,摆弄了几下,便放在了孙不迟面前。

孙不迟迟疑的看向了那部手机,只见上面赫然写着:

“如果这一天,只能以我们其中一个人的死亡来结束,我也希望是你好好活下去。”——二十八岁的程式微。

短短一句话,读完后孙不迟的眼眶却湿润起来,她明明不认识这家伙,为什么心里会有那么清晰的酸楚的感觉。

问话简单的结束了,回去的时候,天边已然笼上暮色,远处天际是淡淡的橘色。走着走着,孙不迟突然很想蹲下来大哭一场,实际上她也这么做了。

那女人明明她不认识,她这莫名的悲伤是从哪里来的?莫名其妙。

忽然一个人拍了拍她的手臂,孙不迟缓缓抬起脑袋,看向那人。

“她用自己的命换了你的命,好好活下去吧,孩子。”那人穿着环卫工人的衣服,脸上还有一道很长的一道伤疤,但是孙不迟莫似乎曾经见过这人。

她向自己递来一个黑色的布袋,孙不迟缓缓抬起手接过。再等她抬起头时,那人已然不见了踪迹。

晚上回到家,家里除了她,全然不见别人的身影。

她回到房间,洗了把脸便掏出了那黑色布袋里装的东西,只一眼,孙不迟就认出来这手机是死去的程式微的!

那人怎么偷出来的?

虽然她心里好奇那人的手段,但她更疑惑这医生手机里的东西。于是她缓缓打开了手机,没有密码,她点进了便贴,上面有不少。

——九月十八日

今天值班,捡到了她的学生证。照片上的她很可爱,笑容还是那么有感染力。

——九月二十五日

上午有一场手术,难度不小,希望成功。

我好想给她打电话啊,她应该早就不记得我是谁了吧,不过没关系,我守护她就好。

约到她了,竟然怀疑我是诈骗的,她好可爱。

她学校真漂亮,不知道我今天穿的好不好看,她会不会想起我。

如果这一天,只能以我们其中一个人的死亡来结束,我也希望是你好好活下去。

孙不迟又打开了相册,里面竟然只有一张照片,拍摄的是她的学生证,旁边还放着一个粉色小熊头绳。

......

“我的举棋不定,使我一次又一次地失去那些说我爱你的机会,我承认我是胆小鬼,是懦弱,是自卑,可我对你的爱不是。”

“我的爱意随着无数个孤独的黑夜疯狂生长,我拼命挣扎后向自己的欲望妥协,欲望本如脱缰的野马,可我只想看见你,那样就好。”

“长命百岁,岁岁平安。我爱你,哪怕你从不认识我。”

——正文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