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新的启程

赵言独自骑马从南门离开,并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的离开,赵言不想看到别人因为自己的缘故而耽搁自己的事情,而且赵言也知道,自己一个人行动,要比身边有人随行更加的安全,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虽然赵言内心中这样宽慰着自己,却知道这一切不过是自己为自己找的借口罢了,如果可以的话,赵言还是希望有人陪同的,这样会让赵言觉得不哪么孤单。

赵言离开了矮人城之后,便直接南下通过兽人族的领地去精灵族,几天之后,赵言便来到了最近的一个城镇休息,对于赵言来说,在野外休息虽然不用担心异兽的袭击,但独自一人在漆黑的森林中休息,就算自己准备的物品在舒适,也是无法很好的恢复精力的,所以经过的城镇在旅馆休息就显得跟重要,最起码这样可以让赵言感觉到安心。

赵言用旅馆内提供的热水擦了擦身体便准备睡下,才刚躺下,门外便传来了一阵敲门声,赵言顿时警惕了起来,因为自己独自行动的关系虽然可以最大限度的避免别人的注意,但只要遇到危险,便足以致命了。于是赵言为了避免对方的怀疑,还是打开了房门,第一时间便触碰到了对方的身体,打算在对方有奇怪举动之前,先出手解决掉对方。可当赵言碰到对方,看清楚来人时,只见对方一脸的笑意打量着自己,就这样站在原地,手中拿着一封信件。

“请问,你是赵言吗?如果是的话,我这里有一封别人托我转达给你的信件。”

赵言疑惑的皱眉说。“你怎么知道我叫赵言?难道说,让你带口信的人没说过尽量的保持隐蔽吗?”

对方很疑惑的看着赵言,然后把信封的背面对着赵言,赵言看到信封的背面写着,赵言,辅助魔法师,身高,发型,体型。。。赵言的信息差不多写满了信封的背面,按照上面的信息,很容易便可以被人认出来,于是赵言略显尴尬的笑了笑,便接过这封信。而对方在把信件交到赵言的手中后,便对着赵言礼貌的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了。

赵言关上房门,然后坐在床上拆开信件阅读了起来。自己如此隐秘的离开,还能追踪到自己的人不用想都知道是迪尔瓦。信件上,迪尔瓦对于泄露赵言的情报先做了解释,赵言在经历过兽人族和矮人族的战争之后,自身的外貌,能力情报已经在大陆上传开,之所以在信封背面写上赵言的信息,也是为了证实这一点,毕竟当初迪尔瓦的血誓是不会透露赵言的任何信息,但是当信息都被人得知以后,便不存在透不透露了。接下来,便是迪尔瓦说了一些自己的事情,迪尔瓦在战争即将结束后便安全的离开了,现在所在的位置便是兽人族的领主城内,当然,是以另一个陌生的大魔法师的身份,在暗中观察着兽人族的动向。

几天的时间里,熊人族首领一家已经消失在了兽人族各个城镇中,但是以迪尔瓦的情报能力依然可以获得他们的消息,他们一家此时以冒险者的身份躲避着圣城哪边的抓捕,在神塔之内活动着。而在熊人族首领消失的这段时间里,让自己这边的势力不在与赵言敌对。这样的事情便引起了狼人族的五狼注意,所以五狼想以友好的身份,单独和赵言见上一面。

熊人族首领真的按照赵言的话去做了,这让赵言感到吃惊的同时,也觉得是情理之中。之所以吃惊,是没想到熊人族首领真的这么听话,撤军之后,舍弃自己现有的地位权利,利用冒险者的身份在神塔内躲避风声,与此同时还利用威望让头目们不与赵言为敌。情理之中是赵言觉得他很聪明,这也是唯一的一条路。圣城做为维持大陆安定的最强大势力,对于熊人族所做的一切自然是要严惩,来提醒其他有想法的种族,严惩之下必然反抗,死伤也在所难免,而兽人族在经历了战争之后,死伤虽然没有预计的哪么严重,但也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熊人族首领虽然看上去蛮横,但是能世世代代的成为领导兽人族的家族,自然不会把兽人族的生命看得哪么轻,所以要避免圣城的抓捕,又不造成死伤,躲在神塔内避风头便是最好的选择。

迪尔瓦对于五狼想见赵言的意见是见上一面,至于具体是为什么,迪尔瓦并没有表明,只是用一句,此人仁慈,可以相信。来表达他对五狼的信任。但这也只是迪尔瓦的意思,并不能代表赵言,而信件中的内容到这里就结束了,这让赵言觉得有些奇怪,按照迪尔瓦为人做事风格,不会这样没头没脑的便结束,最少会经过调查,得知对方的目的再来通知自己。于是赵言便决定不去理会,毕竟自己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

第二天,赵言刚走出旅馆,就看到六狼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看他有些憔悴的表情,应该是很长时间都没有休息过了。跑到赵言身边后便一只手搭在赵言的肩膀上,大口喘着气。过了好一会脸色才恢复了一些。

六狼说。“赵言啊,你怎么走了也不通知我一声?”

赵言看着六狼说。“我没必要通知你吧,毕竟你还是狼人族的首领,应该有许多事情要处理,所以我就自己离开了。”

六狼不满的说。“就算是这样,你也应该和我打个招呼在走吧,你这样离开还拿我当做朋友吗?”

面对六狼的不满,赵言说。“就算是朋友,也需要各人空间不是吗,而且打不打招呼也没哪么重要,因为我相信你如果想找到我,总会有办法的不是吗。你看,你现在不就找到我了吗。”

六狼说。“我当然能找到了,你想去精灵族的话,最近的路便是通过兽人族的领地,而且没有大陆死神阻挡在两族边界,你可以通过哪里进入到精灵族的土地上。在路途之中,一定会选择路上的城镇休息,所以很容易便可以追踪到你。”

赵言笑着说。“可以啊六狼,竟然都学会追踪了。”

六狼摆了摆手说。“不是的,是有人给我送来了一封信,告知了你的去向,所以我才会没有跟着狼人族的军队一起行动,而是单独一人来追你了。”

六狼一边说,一边把信件递给赵言,赵言接过信件打开后便知道是迪尔瓦写的,从字迹上便可以看出来。上面的内容很简单,没有署名。赵言去往精灵城了,路线是通过兽人族,五狼想见赵言一面,为了保证他的安全,希望六狼可以陪同赵言前往,保证他的安全。

赵言又把信件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其他的信息后便摇着手中的信说。“就这么一句话,就让你完全相信来找我?”

六狼摇头说。“当然不是,我先在矮人城之内确认了你的消息,当确认你已经离开矮人城后便知道信件中的消息很有可能是真的,就算是假的,我也会来找你的,既然有人给我送信,就一定有着什么目的,很有可能你已经被抓住,利用你来引我上钩。不过,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赵言笑着说。“还是你够朋友,知道我可能有危险就来找我了。实际上我也收到了相同的信息,也是让我去和你哥哥五狼见上一面,信中的消息不清不楚的,我以为是阴谋,所以没打算理会,可现在看来,对方是很早就知道我可能不会理会,所以在找你来打消我的顾虑。不过,你知道五狼找我想干什么吗?”

六狼回答到。“不清楚,我也一直在矮人城中,并没有得到五狼的消息。但我可以肯定的是,他是绝对不会伤害你的,此时找你,一定是有着很重要的事情。”

赵言看六狼表情认真,很明显他是十分相信五狼的,于是赵言想了想手说。“哪好吧,既然你这么相信他,哪我们就去见上一面。”

六狼的表情显得很高兴,似乎是因为赵言对五狼的相信。可是对于五狼这么陌生人,赵言只不过是更相信六狼罢了。于是二人几天后便来到了兽人族领主城,领主城内的建筑,要比赵言所经过的每一个城镇都要豪华一些,城镇占地的面积也十分的广阔,相比于其他的城镇,这里更有城镇的样貌,最起码不在是像其他的城镇哪样,房屋围绕树木修建,虽然树木也很多,却也是起到点缀的作用而已。

赵言好奇的问。“六狼,你们兽人族不是对于自然生物很有保护意识的吗,这个领主城的建筑风格会不会颠覆了你们兽人族的生存理念呢?”

六狼回答到。“你是说房屋围绕树木建造这事吧。兽人族中对自然的保护很强,毕竟在森林之中生活的不只有我们兽人族,也有不少的珍奇异兽生活,所以兽人族是不会轻易的破坏森林的。但这里的领主城却不同,虽然是在我们兽人族领土之上,违背了我们保护森林的初衷,但是做为兽人族最繁华,最重要的城镇,也不能显得太随便了一些,最少不能比其他种族看上去差,这样会有损我们兽人族的形象的。”

六狼说完后,满脸的骄傲,指着街道尽头的方向说。“这领主城的占地面积虽然很广阔,但历史记载这里,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异兽所占据的领地,而在这里变成城镇之前,是人类和异兽战斗的战场,四周的树木植物也在哪次的战斗中毁于一旦。由于战斗过的缘故,本来这片大地当时出现了死亡的迹象,所以后来,兽人族在战争结束后,便把第一个城镇建设在了这里,开通水道,增加大地的养分,这才有了今日的繁荣。当然,随着城镇的建设,周围的环境也多少遭到了一些破坏。”

六狼解释后,便凑到了赵言身边小声说。“而且还有着另一个传说,据说是神带领人类讨伐这里异兽后,大地腐坏,植物难以生长。于是在战争过后,兽人族的先祖们便把这些死去的异兽尸体都埋在了这城镇之下,按照当年的传说,这里本是异兽的巢穴,拥有着大量强大的异兽栖息在这里,如果是真的,哪么这里的领主城就是建立在无数异兽尸骨之上的城镇。”

赵言点头说。“要真是这样的话,让大地重新恢复活力也是正常的,毕竟生物的肉身便是大地最好的养料吗。只不过联想到每日睡觉的房屋地下有着无数的白骨,想想就觉得有些恐惧呢。”

六狼嗯了一声说。“就是啊,想想都觉得吓人。”

赵言和六狼小声嘀咕着,在周围人看来,这两个家伙的举动十分的怪异。最终赵言和六狼两人还是引起了士兵的注意,一个士兵便警惕的走了过来,用手中的长枪对准了赵言和六狼。

士兵严肃的说。“你们两个鬼鬼祟祟的在干什么?而且你们一看便不是这里的本地居民,到底有什么目的。”

赵言推了六狼一把,示意六狼解决一下眼下的问题,于是六狼便站直了身子,还没等开口说话,便看到士兵的长枪又向自己逼近了几分,很明显,眼前的士兵根本就不认识六狼,在加上六狼身穿便服,又没有带着任何可以证明身份的物品,被士兵怀疑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而且这里又不是自己的势力范围内,所以说出身份后会更加的危险也说不定,于是六狼摊了摊手表示自己没办法。

赵言看到尽责士兵已经打算召集同伴,估计是认准了两人就是不怀好意的人,于是赵言便用出了万试万灵的办法,快速的从异空间内拿出一颗魔晶递到了士兵面前,装做很无辜的样子说到。“这位士兵大哥,我们只是路过的旅人,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意图,这里有一颗魔晶,给大哥换点酒水钱。”

赵言本以为,这么大一颗魔晶,足够一个普通士兵奔波个几年了,诱惑自然不用说。可是没想到的是,这位士兵压根连看都没看一眼,一巴掌打掉赵言递过来的魔晶正色说。“别想用魔晶来贿赂我,你们鬼鬼祟祟的样子,又在讨论一些领主城根本就不存在的历史,难道说,我想你们是在故意商量着散播让人惊恐的谣言,来破坏领主城的安定,所以你们的目的却对是有损于我们领主城的,所以不必多说,马上束手就擒。”

赵言嘴角抽动,心想这士兵的脑洞还真大,更让赵言没想到的是,刚才自己和六狼小声说的话,竟然都能被对方察觉到,这听觉简直不简单啊。赵言看贿赂不成,对方这位士兵又过于正直,于是便看了看六狼,却发现六狼此时双手抬起,做出一副不反抗的举动,看样子是真打算束手就擒。赵言感觉到很诧异,这个家伙何时变的这么淡定了,换做平时以他的力量对付几个普通士兵简直不要太轻松,早应该带着自己逃跑了才对。正当赵言对六狼的举动反常而感到疑惑时,士兵身后有一个人轻轻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士兵被突然拍肩便下意识的转过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