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师弟!你松开!!!

看着还是那么让着自己的东青,胡列娜感觉心里面有些堵的慌,一丝难以形容的情绪涌上心头。

她知道,正常战斗自己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别的不说,就算他开个第二魂技让自己打,都拿他没有什么好办法。

尤其是她的前几个魅惑控制魂技,都是依靠精神力去魅惑控制敌人,虽然她自己的精神力很强,并且远超同龄魂师,但却不能超过东青。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很快一分钟时间到了。

“我这招第五魂技,摄人心魄,是以消耗自身满状态百分之一百的魂力为代价,可以让魂力等级不超过自身十级的魂师强制陷入沉睡。”

“师弟他在十分钟之内,完全没有反抗之力,那时,看我这个师姐怎么作弄你......”

胡列娜完全忘记了,她这招固然很强大,但自身也会在二十分钟之后陷入昏迷状态。

随着她的第五魂技摄人心魄彻底蓄力完成,一股无形无质之力瞬间笼罩了东青的身心,强烈且不受控制的困意涌入了他脑海之中。

在东青准备爆发自身第二魂技霸体护甲,强行驱逐这股想让自己睡觉的困意之时,他注意到了胡列娜眼中的坚持和好胜心。

“算了,好歹也是我的师姐,而且我马上就要走了,今天就让她赢一回吧。”东青心中喃喃自语道。

在他决定放弃抵抗的时候,困意最终占领了他的身心,带着他的意识陷入了十分钟的沉眠中。

扑通一声。

东青直接仰面倒在了地上,身后激起了一片落花树叶。

“我赢了!!!”胡列娜兴奋道。

不过由于她的第五魂技,消耗了自身百分百的魂力,此时的她,身体变得没有什么力气,声音也变得有气无力,

艰难的将自己的娇躯挪到东青身边之后,只见她葱白的指尖上面,佩戴的红玉戒指闪过了一丝无名光华。

胡列娜从这个空间魂导器里面,取出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东西。

一支墨笔,一瓶墨水。

十八岁的胡列娜,她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大姐姐了,可此时的她,却像一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在东青那张俊俏脸上写写画画。

时间在不知不觉间流逝,一只小乌龟逐渐在成型。

在胡列娜在东青脸上作怪的时候。

时间的秒针,开始往回拨动。

陷入深层次沉睡的东青,开始在灵魂记忆海洋中,回忆自己这六年时间中,他曾经度过的风风雨雨。

时光虽然它流逝的很快,但记忆却不会为此消散。

自从东青第一年参加初级大比获得冠军之后,第二年他还是参加了武魂殿精英魂师学院中级大比,再一次斩获了冠军头衔。

并且将他获得的冠军奖励,五千金魂币,全部让比比东寄回了圣魂村。

期间他回去过一次圣魂村,杰克村长变得更加苍老了,但他的脸上却洋溢着笑容。

因为直通诺丁城的乡间小路已经修建完成。

道路通,乡村富。

自此之后,圣魂村的村民们都变得更加富裕,生活水平也逐渐变得更好了起来。

至少,他们隔三差五可以去诺丁城贩卖一些农产品,回来的时候,也可以给自家带一些改善生活的物品。

第三年,东青在比比东夜以继日的魂力辅助下,体内天角蚁血脉觉醒度在不断地提升,同时他也在努力的冥想修炼提升魂力。

这一年,东青因为魂力只有二十九级,暂时无缘武魂殿精英魂师学院的高级大比,因为它最低要求三十级魂力,最高限制四十级魂力【未获取魂环状态】

这个时候,胡列娜刚好十五岁,也达到了四十级魂力,她自然不准备去参加所谓的高级大比,因为她去年已经获得了冠军。

东青天生克制她,她对此也没办法。

但面对其他对手,胡列娜妩媚的眼睛一眨,第一,第二,第三魅惑魂技一发动,但凡精神力低于她的对手,瞬间就沦为了她的俘虏,乖乖的走下了擂台。

至于个别可以勉强支撑的精英高年级学生,也敌不过妖狐武魂附体之后,力量速度暴涨的胡列娜。

别忘了,她可是拥有皇级武魂,兽武魂,妖狐。而且天生体质就很强大,虽然肯定是比不过东青,但一般同龄人还真不是她的对手。

不然,胡列娜又怎么会被比比东收为自己的徒弟,并且册封她为武魂殿圣女。

第四年,下半年,年末的时候,东青已经是十岁,且快十一岁了,身体发育迅速的他,无意间触碰到了比比东禁区。

挨了一巴掌的他,只能用自身修炼而来的魂力,去供养体内的天角蚁血脉,晚上他也只能一个人孤独的冥想修炼魂力。

这一年,东青魂力等级三十四级,参加了武魂殿精英魂师学院高级大比,再一次用实力碾压了所有对手,获得了最后的冠军头衔,成功达成了三连冠成就。

至于第五年和第六年,东青他在这两年坚持不懈的冥想修炼魂力,最后他成功将自身魂力提升到了四十一级魂宗。

不过让他觉得唯一遗憾的是,就是天角蚁纯血血脉觉醒度,因为在缺少了比比东魂力供养之后,觉醒度提升速度开始变得缓慢无比。

两年时间,仅仅从28.561提升到了29.193%。

这让东青有些无奈,但他却也无可奈何。

虽然他有办法祛除玉小刚在比比东心中的地位,但苦于自己的年龄太小。

若是太早实施计划,说不定会弄巧成拙,反而将这件事情弄得一团糟。

不过还好。

就算已经过去了六年,剩下的时间对他来说,其实还是非常充裕的。

十分钟之后,时间的秒针,又回到了原点。

东青也从自己的灵魂记忆海中苏醒过来,睁眼间,看到了在他脸上不停画画写写的胡列娜。

他伸出手一把抓住她的玉手,阻止了她的恶作剧,然后腰身发力,从地面直起腰,坐在了堆满树叶的地面上。

“师姐,你居然趁我昏迷,偷偷在我脸上画东西,你这样做,似乎有点不合规矩吧?我记得我们之间的赌注可不是这个。”

东青的身高和胡列娜差不多一样,两人都屈膝端坐在地面上,他的手,紧紧抓住了她的手,又因为她想挣扎抽出自己的手,却因为力量没有他大,导致她更加贴近了他。

“松开,松开,师弟你给我松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