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比比东母爱泛滥

当冠军彻底确定,台下议论声不断。

“果然是一路横推初级大比赛场,圣子殿下说到做到,也不知道,他明年会不会参加中级大比的比赛。”

“这个不好说,毕竟一年十级魂力,感觉有点太夸张了,但我相信以圣子殿下的天赋,第三年定然可以提升到二十级魂力,然后再次碾压中级大比所有对手。”

“一年十级魂力,的确是有点快,以我们现在的身体强度,根本承受不了太过强大的魂力,就好像现在的我们,无法吸收千年魂环一样。”

“问题是,你们讨论的是你们自己,圣子殿下和我们完全不一样,以他的身体强度,可以肆无忌惮的吸收魂力,一年提升十级魂力,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初级魂师学院之所以全部是六年制,主要是因为低阶魂师身体强度不够,只能慢慢等待他们的身体发育成熟。

斗罗大陆这些年幼的孩子,尤其是那些漂亮的小姑娘。

她们之所以发育的如此之快,年仅十二岁就拥有十八岁乃至二十多岁的成熟身体,都是为了增强自己的身体强度。

唯有身体足够的强大,才能容纳足够的魂力,吸收更加强大的魂环。

比武台上方,突然响起了魂王裁判的声音。

“下面有请武魂殿精英魂师学院教导主任,兼任高年级实战训练老师,梅香雪老师为东青颁发此次初级大比冠军奖金。”

话语刚落。

梅香雪摇曳着成熟火辣的身子从一旁走了上来,低开的领口之中两团硕大肥肉被压力挤出大半,在阳光下泛着莹白的光泽,深邃雪白的沟壑柔腻滑人。

东青有些疑惑的眨了眨眼睛,没想到她还是学院教导主任,这可真是让自己大吃一惊啊,他看着好多天没见的梅香雪,整个人顿时就变得乖巧下来。

“梅姐姐。”

无论对方年纪多大,叫她姐姐肯定没错。

“嗯,圣子殿下真厉害,才刚入学没多久,就获得了学院初级大比冠军。”梅香雪听到有人叫她姐姐,身心不自觉变得愉悦起来。

“嘿嘿....侥幸.....”东青挠挠头傻笑道。

“胜而不骄,很好,很好,圣子殿下未来可期,现在收下你的冠军奖励吧。”梅香雪在自己腰间魂导器一划,随后她递过来一张暗金色卡片,上面刻画着一千金魂币的数字。

在接过这张暗金色卡片后,东青整个人显得有些疑惑。问道:“梅姐姐,这个卡片是......”

“圣子殿下,不好意思,我忘记了你来自天斗帝国的一个比较偏僻的村子,那里可能没有金魂币卡,现在让我详细和你解释一下。”

梅香雪先是抱歉了一句,然后继续说道:“为了方便武魂殿魂师和两大帝国贵族以及商人之间的交易,武魂殿早年便发行了金魂币面值卡,金魂币卡它本身有各种不同的面额,最低一千面额,最高可达五百万。”

“这些金魂币面值卡,则是可以在武魂殿提取出相应的金魂币,而且不论是天斗帝国还是星罗帝国,任何一座城市中都有武魂殿设立的分殿,每座分殿在这座城市都是标志性建筑。”

“而圣子殿下手里面这张一千金魂币面值的卡片,不仅可以去任何一座武魂分殿取出相对应的金魂币,也可以直接用它和他人交易,毕竟身上带上几千甚至上万枚金魂币很是不方便。”

如今大陆上面的魂导器特别稀有,更别提空间魂导器这种稀缺玩意。

再者说,如果贵族或者商人因为一些大额买卖交易,需要身上时时刻刻带着几十万枚金魂币,那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那么多金魂币,都可以装几马车了。

对于魂师来说,他们买卖高级魂导器和珍惜材料,也非常需要更加方便的办法,于是,武魂殿便推出了各个面值不同的金魂币卡,沿用至今,已经成为了一个习惯。

“原来是这样啊,这小小的一张卡片,居然就值一千金魂币。”东青嘟囔道。

经过梅香雪的一番详细的解释,他想起了上辈子看动漫的记忆。

当时七宝琉璃宗急缺暗器这种好东西,宁风致给了唐三一张面值为五百万金魂币的金卡,要从唐三那里购买五百套暗器,于是当场就支付了着五百万金魂币。

原来这个类似银行卡的好东西,是武魂殿发行的,不过也对,也唯有武魂殿才有能力进行全大陆兑换支付金魂币。

武魂分殿遍布大陆每个城市,甚至连圣魂村这种靠近星斗大森林的偏僻村子,每年都有武魂殿执事人员来村子里面帮忙免费觉醒武魂。

最后。

东青发表了几句冠军宣言,再次告别梅香雪老师之后,他蹬蹬蹬的跑下了比武台。

一个小时过去,夜色逐渐深沉。

教皇殿,后殿,比比东卧室。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惊醒了在窗户旁发呆的比比东,她微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轻声道:“进来。”

现如今有资格踏入后殿,且还可以畅通无阻来到自己卧室外面敲门的人,除了胡列娜,也只有自己新收的小徒弟东青。

“老师,我进来了”东青轻轻推开房门,然后探头探脑的往里面看了看,他发现此时的比比东已经褪去了那身教皇冕服。

现在的她,身上有一种冷冷清清的气息,容貌倾国倾城,气质成熟迷人,纯白如雪的薄纱连衣长裙披在身上随风而舞,尤其是那隐约透露出来的春光照暖了世间万物。

高耸饱满的两座雪峰傲人浑圆,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肢柔软如蛇,两条丰盈修长的美腿雪白无暇,在白色薄纱裙摆之中若隐若现,此刻天地万物都彷佛为之失色。

东青下意识的多看了两眼,然后就收回了自己的眼神,倒不是他不想多看几眼,主要是现在他被比比东紧紧抱在怀里,那么为什么还要用眼睛去看呢?

比比东用葱白的玉指,轻轻刮了刮东青鼻尖,问道:“小青,这么晚过来找老师,是有什么事情吗?”

在她眼里,东青只是一个六岁小孩子,而且长得可爱,时常母爱泛滥的她,现在也没办法去抱已经十二岁长大了的胡列娜。

毕竟她已经是一个大姑娘了,如今她也唯有多宠爱眼前这个徒弟,一个还没有长大的可爱小男孩,才能缓解她心中那无处释放的母爱。

东青在比比东怀里拱了拱,换了一个比较舒服的位置,开口道:“老师,我想将金魂币面值卡送回圣魂村,交给杰克爷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