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5】刘家村的惊喜,刘氓可能打架伤到脑子变性了!!
  • 富有的乡村闲医
  • 还没疯的小丑
  • 2607字
  • 2022-03-02 00:05:13

“我的傻女人,还是这么的可爱,这么的好哄!!”

“所以,我决定了,这辈子哪里都不去了,这辈子我就当个没出息的人,一直都守在这个傻女人的身边吧!!”

在心里嘀咕了几句之后,刘氓就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在揉屁股的小田鸡,然后就拿起家里的锄头出门去了;“你小子最好给我乖一点,要是再被我知道你去欺负谁了的话,回头你看我给不给你打得屁股开花去就完了!!”

“哼。”

从小就没有这么憋屈过的小田鸡此时很生气,但由于担心会再次挨揍的原因所以他又不敢顶撞刘氓,于是他就只能用一脸委屈和一个哼来表达自己的不满了。

没去理会小田鸡的不满,刘氓在出门之后,就直接扛着锄头大摇大摆的朝村里上山的方向走去了。

“刘氓,你一个看林员,扛着锄头要干嘛啊,难不成你不想当看林员了,想回生产队来上工了不成?”

刚走出家门没一会儿,就有一个村里辈分比较大的中年人,在那乐呵呵的对他打趣道。

听到中年人的话,刘氓先是愣了一下。

随后他这才猛地想起来,自己上辈子出发去香市之前,还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森林管理员,也就是所谓的看林员来着。

而他上辈子之所以会有要出去闯荡的心,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他的这分工作太闲了给他闹的。

回归话题,虽然已经不记得眼前这人是谁了,但见对方是叫自己的名字,以及看起来都没自己老丈人老的,所以刘氓就礼貌的用阿叔的称号来跟他闲聊了;“阿叔,你瞎说什么啊,我好好的看林员当着,我去上什么工啊??

我拿锄头,这是去挖竹鼠,山上的竹鼠在破坏竹林,破坏国家和人民的大自然资产,我这是代表国家和人民去消灭它们的。”

【阿叔?他叫我阿叔了?见鬼了,这小混蛋今天怎么这么礼貌了啊?】

被刘氓的称呼给吓了一跳后,中年人就连忙跟他摆手告别了;“把挖竹鼠说得这么高大上,也就你这不要脸的人能做得出来了,那你去挖你的竹鼠去吧,我这要去生产队上工去了。”

“行,那阿叔慢走,有空来家里喝茶。”

听到中年人要去上工了,刘氓在礼貌的对他表示有空来家里喝茶后,就扛着他的锄头继续朝山上走去了。

走了大约十来分钟的样子,就在刘氓扛着锄头准备上山的时候,他跟四五个背着箩筐的村妇女在上下山的路口相遇了。

外加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这些妇女看到他的时候都是满脸惊恐的,有的更是害怕到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去的。

看到妇女们的表现,刘氓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就指着山上,对这些妇女们问道;“你们干嘛一脸见鬼了的表情啊,在山上遇到什么恐怖的东西了吗?”

“我我我.....我们家里实在是没有柴火可要烧了,我们这是没有办法了所以才偷偷的来扫树叶的,你可不可以看在同村人的份上放过我们这一次啊?”刘氓一开口,妇女们直接被吓哭了都,有一个年轻的甚至都身子颤抖起来了。

看到妇女们惊恐的表情,刘氓先是一脸的不解。

不过当他脑海里回忆起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后,他瞬间就明白这些妇女为什么会这么的害怕自己来了。

知道这些妇女们为什么这么害怕自己后,刘氓就上前去巴拉了一下她们的箩筐,然后就在那随意的摆了摆手的说道;“没砍树你们害怕我干嘛啊,走吧,走吧,快点走吧,看把你们给吓得,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对你们干了什么坏事了呢!!”

“啊,这就放我们走了?”

看到刘氓就只是扒拉了几下箩筐就直接转身离开了,刚才被他给吓坏了的妇女们直接就愣住了,此时的她们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遇到假的刘氓了。

也不怪她们会怀疑,实在是因为现在的这个刘氓,跟以前的那个刘氓差异太大了,看起来就跟两个人似的。

以前的那个刘氓,别人上山被他碰到了,他都得给人逮住一顿训喝。

这个刘氓,看到她们上山扫树叶不但没有骂人,反而还挺礼貌的跟自己说话了[在她们眼里刘氓不骂人就是礼貌了]。

没去理会妇女们的怀疑,刘氓在别过她们开始上山后,就直接朝山上有竹子的位置一路攀爬而去了。

之后,在走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的山路后,他终于来到了一个有竹林的山谷了。

不过有点不幸运的是,他被人给捷足先登了。

外加这个给他捷足先登的人还不是别人,正是上辈子害得他媳妇和小女儿出事,以及他刚才还发誓这辈子要弄他的……生死仇家刘老七。

看到刘老七,刘氓瞬间被愤怒和仇恨给冲昏了头脑,他直接就朝正在挖竹鼠的刘老七走了过去,并在刘老七的脑袋上缓缓的举起来了手中的锄头来了。

原本正在卖力的挖竹鼠的刘老七,听到自己身后有声音吓得连忙就拿着破铁铲回头来了。

而当看到来人是刘氓,以及他是举着锄头要砸自己的时候,他直接就被吓得跪到地上去了;“小爷饶命,小爷饶命,我不是故意来挖竹鼠的,我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才来挖竹鼠的,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我家还有三个孩子要养活,求求您了。”

“你这都挖坏了多少竹子了啊,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行为是很不好的啊,不过看在你叫我小爷的份上,我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你解释吧。”

面对哭得稀里哗啦的刘老七,刘氓最终还是没能下得去手,所以在收起锄头来后,刘氓就开始指责起刘老七挖坏竹子的事情来了。

知道自己挖坏竹子肯定少不了被处罚的,但一想自己那生病了的孩子,刘老七还是选择了试着去用哀求来打动这个恶狼一样的同族爷爷来了;“小爷,我家小黑狗那天不是被小田鸡,不不不不是小田鸡,是是田鸡叔……被田鸡叔给推到茅坑里面去了吗?”

“这个事情是小爷对不住你,是小爷没有把孩子教育好,你放心回头小爷会带点东西和拉小田鸡去给你家小黑狗道歉的。”听到刘老七的话,刘氓下意识的就说出了跟他道歉和承诺会补偿他们家的话来了。

【我小爷这是打架伤到脑子了吗,这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好说话了啊,我记得当时我说这事的时候,他差点没给我塞进茅坑来着……。】

在心里嘀咕了几句之后,刘老七就在那低着头,继续小心翼翼的说道;“我知道小爷你会说小黑狗掉进茅坑喝了一些污水,让他吐出来就没啥事了,但他出事的不是喝到污水了,他是脚底盘在茅坑里踩到生锈的麻钉了,他脚底盘现在发炎了很严重.....。”

“掉茅坑里的时候还踩到麻钉了?然后脚底还发炎了??我记得上辈子小黑狗好像没长大来着,这这…他不会就是死在这次的发炎上的吧?”

“可能真的是这样了,要不然就这胆子跟黄豆一样大的刘老七,他怎么敢对我的老婆孩子下手啊!!!”

“不行,我得改变,我要改变我妻子和女儿的命运,我也要改变小黑狗的命运,这孩子可能是我的,我不能让他就这样早早的就死了……。”

听完刘老七的话,刘氓在心里嘀咕了几句之后,立马就丢下锄头一边朝山下跑去,一边对刘老七骂道:“混蛋啊你,小黑狗都病得这么严重了,你还来挖竹鼠?

我挖你大爷的竹鼠啊,赶紧把人送去县城的医院救治去啊,生锈的麻钉导致的发炎那可是会得破伤风的啊,你个***玩意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