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119】差点挨揍的人没事,被说两句的人却倒下了!!

  • 富有的乡村闲医
  • 还没疯的小丑
  • 2383字
  • 2022-04-28 00:05:18

“小田鸭,你还好吧,你爸爸刚才带你去干嘛了啊,他没有打你什么的吧??”

虽然知道刘氓是一定不会打小田鸭的,但想想刚才刘氓失控的场景,李翠翠还是忍不住在那抱起小田鸭检查起她有没有为此而受伤来了。

面对李翠翠的问话,小田鸭一边从口袋里掏出野果来递给她,一边乐呵呵的在那笑道;“爸爸最疼我了,他才不会打我呢,爸爸刚才扛着我在大山上跑步可好玩了呢,山里的野鸡都被我们吓得飞起来了呢。

还有爸爸超级厉害的呢,他直接就把那么一大块石头给搬起来了,然后再嗖的一下就丢出去了,砸了一个辣么辣么大大的水池,里面的水都飞起来了好高好高呢。

还有爸爸还给我摘了很多的好吃的野果子呢,这个可好吃了,酸酸甜甜的,你要不要吃几个啊,我这里还有好多呢,都是爸爸给我摘的,他说他小时候就经常摘这些东西来吃呢,嘻嘻嘻。”

听完小田鸭的话后,李翠翠立马就一边伸手去拍打刘氓,一边一脸愤怒的对他骂道;“你个混蛋,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吓坏我了啊,我还以为你又要发病到控制不了自己了呢,你刚才抱走小田鸭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哼。”

“能压住我爆发的人,就只有你和小田鸭,你这怀着孕我总不能扛着你满山的跑吧。”

无奈的对李翠翠解释了几句之后,刘氓就在那对一直跟着他上山下山的刘隼等人摆了摆手说道;“好了,没事了,都回去吧,记得明天九点钟我们医馆集合,过时不候啊!!”

“行,你没事就行了,还有以后你不想面对那家人,你让我们来就可以了,省得再弄得自己控制不了情绪再次失控了。”开口对刘氓交代了几句,下次面对刘父刘母让自己等人来之后,刘隼他们便都转身离开回家去了。

“知道了。”

轻轻的点头对刘隼他们表示自己知道了后,刘氓就在那转身看向李大国和蔡田花一脸歉意的说道;“爸妈,对不起,我本来想跟他们和和气气的说话的,但是一想到他们曾经那样对待我,我就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了。”

“这事不怪你,换个人可能早就被气得打人了,你能理智到没有伤人已经很不错了,还有不喜欢他们以后不跟他们来往就是了,别做让自己难受的选择。”

李大国是看过刘氓以前在刘父刘母手上之时的遭遇的,所以他对刘氓之前的愤怒是理解的,因为他觉得如果自己被自己父母那样对待的话,自己或许早就变成了一个六亲不认的疯子了。

“谢谢爸妈的理解。”

感谢了一下李大国的理解后,刘氓就看向李翠翠问道;“媳妇,我们家的晚饭做好了没有,没有的话我去给你露几手去。”

“大米饭已经做好了,菜已经洗好了,我当时是准备炒菜了的,结果刘权就带着那两位来了,你要下厨,那菜就给你炒吧,小田鸡给你爸爸烧火去。”开口说了一下自己只煮了饭还没炒菜后,李翠翠就将小田鸡给赶去厨房给刘氓帮忙烧火去了。

“哦,好,我这就去。”

正在从小田鸭口袋里拿野果出来吃的小田鸡,一听李翠翠的话立马就乖乖的进厨房去给刘氓烧火去了。

刘氓是已经在山上发泄完毕了的,所以平静的他在小田鸡的帮忙下很快就做了一个香芋炒咸菜,一个山药红烧野猪肉,一个蒜蓉炒竹笋,一个猪肉树菜汤,一个标准的三菜一汤的晚饭了。

不过就在刘氓做好晚饭,准备喊李大国他们上桌吃饭的时候,刘爱国却突然气喘吁吁的从外面跑进来了;“刘氓,刘氓,快快快,快去看看你爸,他好像快不行了,你快去看看...。”

“啊,他们刚才从我们这回去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这怎么就不行了啊??”虽然没有感情,但是听到自己老子不行了,刘氓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些难受的。

“刘权说,你爸是被你说的话给刺激到了,他回到家之后就变得神神叨叨的了,再然后没多久就捂着胸口倒在地上了。

哎,你别管那么多了,人已经在送去医馆的路上了,你快点过去给看看吧,要是能救回来就救一下吧,这再怎么说都是你爸……。”再次对刘氓解释了几句之后,刘爱国就连忙催促他去医馆给刘父看看来了。

“啊,好,我这就去,我这就去。”

对刘爱国点了点头之后,刘氓连忙一边出门推上单车,一边对李大国他们说道;“爸妈,媳妇,我先去医馆那边看看去,你们先吃饭,给我留一点就可以了。”

“你先过去,我们等会就带翠翠和小田鸡他们过去,这要是你父亲不行了的话,小田鸡他们这也好看看他们爷爷的最后一面什么的。”闻言,李大国在站起来表示自己会在后面带李翠翠他们去医馆后,就也催促刘氓赶紧去医馆来了。

“好,我这就去了。”

再次回了李大国几句之后,刘氓立马就骑着单车载着刘爱国头也不回的朝医馆方向赶去了。

匆匆忙忙的赶到医馆之后,刘氓就直接将单车丢给刘爱国,然后麻利的拿出钥匙来,开门,进屋,开灯,以及跟跟着把刘父弄过来的刘鹰,刘燕,一起将刘父给弄到内屋里面去了。

将刘父弄进内屋之后,刘氓先是脱开刘父的上衣,对他展开了全身检查。

之后在发现刘父是被气急攻心,有口气血在胸口那堵住了出不来,以及还有点要中风了的症状了后。

刘氓就连忙拿出银针来,开始给刘父做起了血脉疏通,将他堵住了的那口血给排了出来。

“咳咳咳~~噗~~呼呼呼呼.....呼呼呼呼.......憋死我了,憋死我了,差点就死掉了,呼呼呼呼.....。”

一口带血的玩意吐出来后,刘父立马就在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喊着自己差点被憋死了的话。

刘氓将堵住刘父的那口气血给弄出来后,见刘父的状况还不错,于是他就把他身上的银针都拔掉,然后就让他在床上躺下,给他做起了疏通全身经脉和活络血脉的推拿来了。

从来没有做过推拿的刘父,在刘氓的手法下直接就舒服得他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来了,整得外面的刘鹰等人都在怀疑刘氓是不是在故意报仇来了。

对了,说来你可能不信,自己老子这都倒下快不行了,但身为大儿子的刘权这个时候不仅没有陪在刘父的身边。

他此时已经悄悄的骑着单车离开了刘家村,他准备去一趟林家村,蔡家村,黄家村,废品站,以及猪肉佬他们的家,然后将自己这五个多年不曾回家的妹妹,都给挨个通知了一遍自己老子快不行了的消息。

咳咳咳.....不要误会了,刘权通知自己的五个妹妹,并不是让她们回来看刘父最后一眼什么的,他是通知这些妹妹回来凑钱给刘父下葬,以及看看能不能让她们多出一些钱来给刘母先备着什么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