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118】我就是那个,需要用一生来治愈童年的人!!

  • 富有的乡村闲医
  • 还没疯的小丑
  • 2183字
  • 2022-05-08 18:44:40

没去理会刘父和刘母的反应,也没去理会刘权的话。

刘氓依旧在那抱着小田鸡和小田鸭,不慌不忙的继续说道;“刘秋花,你们的三女儿,前几天的时候跟她丈夫去问她小叔子和大伯要以前的借款,结果她被打得满身淤青,她丈夫被打得下不了床。

她的婆家就只是镇上的一个小村子而已,但她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这么大的羞辱,却从来都不来刘家村找自己的娘家帮自己出气,你们知道为什么吗,你们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她认为自己没有娘家,没有你们这样的父母,没有刘权和刘野他们这样的兄弟。

不说刘秋花了,刘春华,刘夏花,刘冬花,刘小花,她们出嫁之后为什么也从来不回娘家呢,因为她们都觉得自己是被卖掉的,自己被你们的那个家给抛弃的,离开了她们就不属于那里了,那里对她们来说就只是一个噩梦而已并不是值得回去的娘家。

我不了解你们的过去,不知道你们曾经是否给国家给村里做过没做过什么大的贡献,但你给我和刘著他们八个留下的却是一个不想再往回看一眼的不堪童年,在别人的眼里你们是怎么样一个人我们不知道,但在我们眼里你们是我们最不想要的父母。

还是那句话,你们生病了我愿意跟刘著刘野他们一起承担你们的医药费,你们没饭吃了我愿意跟刘著他们一起赡养你们,你们没地方住了我也愿意去跟刘著他们一砖一瓦的给你们弄个安身之所出来,但你要是听刘权的话把我当傻子的话,那你就别怪.....。”

听完刘氓的话,刘父和刘母仿佛瞬间老了十岁一般,以前他们的眼里只有刘权,所以对其余的子女那都是能不管就不管的。

可此时已经感觉到自己年迈和不被刘权一家需要后的他们,终于开始慢慢的想起自己的还有其余子女来了,只是这想起却让他们如同被雷击一般的难受,因为直到此时此刻他们才发现自己的曾经竟然是如此的糟糕。

就像刘氓所说的那样,他们除了对刘权是一个称职的父母外,对其余的八个子女来说他们都是失败的父母,恶魔一般的父母,身为父母他们不曾想过刘氓他们的未来,身为父母他们甚至都已经不记得自己五个女儿是长什么样子的了,身为父母他们给儿女们的回忆却只有噩梦和不堪。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们对不起你们,是我们对不起你们八个,是我们.....。”心理防线的崩溃,让长相刻薄,性格扭曲的刘父刘母瞬间崩溃的大哭起来了。

可惜两世为人的刘氓根本就不相信眼泪,所以刘氓依旧没有去理会他们,依旧在那抱着小田鸡和小田鸭淡淡的说道;“对不起很容易说出来,但一句对不起弥补不了你们对我们八个所带来的伤害,更弥补不了你们曾经犯下的错。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这样一句话,有的人用童年治愈一辈子,有的人用一辈子来治愈童年!!

前面的那句话说的就是刘权这种被父母关爱的人,他以后要是过得不顺心了,他就会想起童年你们给他的快乐,以及你们给他带来的美好生活!!

而后半句说的就是我和刘著他们这样没有父母疼爱的可怜人了,我们以后或许会过得很快乐,很成功,但即便我们过得再好我们却始终无法释怀我们心中的那份不甘,那份小时候你们给我们带来的不甘。

所以不要对我们说对不起,也不要想着跟我们重归于好,如果你们发现自己曾经做错了想弥补我们,那就请你们不要再来接近我们,也请你们不要来打扰我们现在的生活,你们最好的弥补就是远我们远点!!”

刘父和刘母心里有千言万语,有一千句对不起,一万句我做错了,但刘氓一点都不给他们说出来的机会,刘氓的每句话都能把他们给带回他们曾经的罪孽里面去。

所以有口难言的刘父和刘母,最终在伸手推开刘权之后,就直接自己夫妻两人,相互搀扶着朝外面走去了。

“我是前亚洲首富,我是世界上排名第三的有钱人,为什么我却有那样不堪的童年,我为什么要有那样不堪的童年??”

“是他,是刘权,是这个混蛋抢走了父母的一切,是他把我和其他八个哥哥姐姐弟弟的爱都给抢走了,是他让我需要用一生来治愈我的童年,是这个可恶的混蛋。”

几乎就在刘父和刘母离开的瞬间,刘氓的心态突然就失控了,他在轻轻的放下小田鸡和小田鸭之后,嗖的一下跳到刘权的面前,然后像一头要吃人的怪兽一样,双手举起他来喊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一切都给了你这个废物,为什么不是你去当老瞎子的样子,为什么不是你去,为什么!!”

“刘氓,你快松手,你会掐死他的,刘氓你快松手,催催快叫人,刘氓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快点,快去叫人。”看到刘氓情绪失控,李大国连忙一边上前去阻止刘氓伤害刘权,一边喊着李翠翠连忙去喊人来阻止刘氓。

而知道外人根本就没有办法阻止刘氓的李翠翠,连忙就将刚被放下来的小田鸡抱起来,然后塞到刘氓的手里去,弄得刘氓不得不松开刘权来去接住小田鸭。

轻轻的将小田鸭抱在怀里,还是压不住自己心中怒火的刘氓,直接在那隔着李大国对刘权喊道;“废物,废物,一个抢走了我们所有却什么都做不好的废物,你不配当我们大哥,你就是一个该死的废物,废物。”

“怎么了,怎么了,小爷怎么了,小爷怎么失控了,小爷,小爷,你怀里的是小田鸭,你乱乱来,舒气,舒口气,慢慢的平缓自己的心情,慢慢来,别激动,别激动。”听到动静的刘隼带着一大群人过来了,不过他们不敢对刘氓动手,他们只是在那劝刘氓,让他慢慢的缓解自己的内心的火气。

“刘隼,赶紧让那废物滚远一点,我担心我等下会控制不住自己去撕了他。”喊着让刘隼他们将刘权给弄走后,刘氓就直接抱着小田鸭转身朝刘家村的大山走去了。

而当他再次回家来的时候,他是一手牵着吃着野果的小田鸭,一手扛着一大捆柴火回来的,如果你仔细看的话,你会发现这些柴火都是被他用蛮力掰断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