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茶座飚疯

2018年7月月朗星稀之夜,南流市沿江路段,南流桥霓虹灯闪烁出五彩斑斓的光,光彩了整个南流市,也引来了络绎不绝的客流。

南流桥旁边露天茶座,简易的折叠台桌,一排排的,沿着沿江路防护栏延伸,白色塑料胶椅围台桌而放,爆棚的场景,人头攒动。吆喝声、猜拳声、谈笑声,不绝于耳,田螺味、鸡脚味、烤鱼味,缭绕不止。

茶座东南角靠南流桥边56桌,身穿乳白色文化衫、棕色直裤的女子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不肥不瘦的身材,1米62的身高,25岁左右,齐肩头发,娇小脸庞,绯红的脸颊,右手拿起一瓶啤酒,仰起头就往嘴里咕噜咕噜地灌,脸上两小酒窝,在灯光下,若隐若现。

一口气,一瓶啤酒就钻进她肚子里去了。“黄宏旗这个坏蛋,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右手的空啤酒瓶咣当一声重重摔落在水泥地面,玻璃碎片瞬间弧度不一地飞贱,散满一地。

响声不亚于平地响起雷,惊动了整个茶座,大家迟疑地四处张望,然后齐唰唰的目光向56桌聚拢。

“发酒疯了”。

“这妹子,真飚”。

“江娆,丢人丢到家了”,坐在女人旁边的高瘦男子站起来,25岁左右,抹了抹右嘴角那颗黑痣,睁大眼睛,右眉上那条独特的长长眉毛跟着抖动,“疯什么疯,都辞工回来了,在公司工作时不见你凶?”

“不敢当场凶?”江娆摇着手,晃着脑袋,“你不打听打听?我还朝他下体踹了两脚,让他今后断子绝孙”。

“哎呀,是你厉害,害得我也跟着你辞工回来了”,林木走过来压了压江娆的肩膀,把江娆咣地按回胶椅里。“一个小小的传媒网站公司,老总不识才,能好得哪里去?辞了就辞了,还怄气什么,东门不开西门开”。

江娆晃晃地又站起来,“省府的工作呢,你以为想找就找得到的呀,多少人削尖了脑袋都钻不进去”,拿起桌底下的空啤酒瓶又朝水泥地摔,好象空啤酒瓶就是她骂的对象一样,给以重拳,狠狠发泄,破碎玻璃残粒零散地溅到隔离的桌位。隔离的两个桌位的客人正在吃烤鱼、嗦田螺,见那情形,敢怒而不敢言,站起来,叫服务员过来准备结账走人。

茶座收银台走来两个彪形大汉,穿短袖、中裤,手臂绣着两把斧头,一条青龙,走到56桌,“靓妹,影响到我们做生意了”。

江娆语无论次依然摇晃着身体,右手指着彪形大汉,“知道我是谁么?刁…妹……”

彪形大汉露出不屑的神情,两眼露着凶光,瞟了江娆和林木几眼,“再这样飚,我们要报警了”。

“报警?报警就怕你?”江娆的脸绷得绯红绯红的,“马见过大蛇屙屎”。

见势不妙,林木忙向大汉道歉赔不是,“妹仔失业,心里憋得慌,发酒疯,望多多包涵”,拖着江娆,匆匆到收银台结了账。见江娆踉踉跄跄的,要跌倒的样子,林木用手一揽江娆的腰,把她托起放到背上,背着江娆离开茶座,在茶座边的南流桥旁等滴滴快车。

快车不快,林木回望茶座56桌,几个白色衣服别着蓝色蝴蝶结的服务员已逐一把玻璃瓶碎片清扫完毕,茶座又恢复了原来的热闹,吆喝声、猜拳声、谈笑声又缭绕不绝。

南流桥边挂在广告柱杆上的大型液晶屏广告机,荧光闪烁,屏幕反复播放着“南流市——中国百香果之乡”广告语、“南流市百香果和南流市某公司生产的百香果果汁”画面,闪烁的光照射得林木眼晕眩晕眩的,浑身起鸡皮疙瘩。

江娆压在林木背上揽着林木的脖子,时而嘻嘻笑,时而喃喃自语。突然拍着林木的肩膀大叫,“百香果,南流市百香果,酸酸甜甜又香香……”咯咯咯几声,一口污物从嘴里呕吐出来。林木感到有团热乎乎的东西从脖子的衣角往胸口流,直流到肚皮束皮带处,一股腥臭无比的气味呛鼻而来……

林木把江娆丢在地上,摔得江娆哟哟叫。“刁,刁,让你自己刁”,林木解开上衣,用手甩甩身上、衣服上的吐污物,滴滴快车就来到了。

“你把订单取消了吧,我不拉了”,滴滴快车男司机从车窗探出头来,“哎,年轻人真是的,醉成那疯样,弄脏我的车”。

“不拉就给差评”,江娆从地上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哎,把衣服穿上,文明乘车”,司老大佬额上皱出一条深入的“一”字线,叹了口气,自认倒霉。

林木把衣服穿上,扶江娆一起了车,身上感到黏糊糊的,浑身不好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