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初次见面

走神一瞬,小熊跺脚,再次发动攻击。速度太多,肉眼看到的只能是残影。郁意没有趁手的武器,只能一避再避。

短短一分钟,身上增添了不少伤口。伤口很深,但幸而郁意靠着移动,使其不是要害之处。可若继续这般下去,不出五分钟,她就要被这只小熊玩死了。

灵冰没有了作用,冰焰也无效。灵器刚拿在手中还未发挥效用就被撞碎,灵符来不及落在小熊身上就被瞬间撕毁。短时间之内,郁意竟然没有了应对的策略。除了躲避增加一些伤口,她做不了别的了。

她在苦战,观战的人心焦不已。

“灵器品质太低,郁意根本扛不住那只小熊的攻击!”

怎么办?

“若是有高品质武器,以郁意的能力不可能没有一战之力!”

可若郁意都没有灵器能应对,其他人就更没有了。

就在这时,魏子阳有了一个发现。

“郁意,那只小熊正是那个小姑娘手中拿着的东西!去找那个小姑娘,她肯定在这里。”

听到魏子阳的话,郁意不再执着于原地躲避,开始深入血雾之中。

小熊对她穷追不舍,且速度极快。灵符消耗了一张又一张,除了能阻碍一下小熊追击速度,并未对小熊发起攻击就撕毁了。

她遗憾摇头,灵力加持于双脚,加快了速度。即使不能反击,但她能提速躲避。如此一来,灵石的消耗就极其恐怖。

追击一分钟左右,郁意背部多了一条伤痕。从右肩到后腰,鲜血淋淋。

下一刻,郁意猛地回头,灵识外放即为释灵。近在眼前的小熊动作一顿,郁意直接伸手抓住了小熊,二话不说双手合力一撕。

然后,刀枪不入的小熊轻而易举的被撕碎了。

小熊撕裂,里面的填充物不是柔软的棉花之物,而是凝结在一起的黑点。黑点在她手中被灵识包裹,从极其活跃到萎靡不振,前后不出三秒。

郁意顺势将其收起来,可其他还未从突然变化的战局回过神来的杨御等人目瞪口呆。

“它……为什么?”

刀枪不入,灵力不破。怎么两手一撕,就破了。

郁意还未发话,宴清河猜测道:“刚才小熊突然僵持了一秒,郁意或许用了灵识攻击。”灵识能克制那些黑点,他才有了如此猜测。

“每次它发动攻击,四周血雾有细微的趋势移动。所以我猜测,与黑点有关,”所以郁意出其不意使用了释灵。索性,她成功了。

“它内里的黑点被破,外面的皮囊终究是布的。用力一撕,自然会裂开。”

她将撕碎的小熊皮收起来,没有原路返回,而是继续深入。这只小熊出现在这里,指不定那个小女孩也在。以小熊的危险性,她得尽快找到那个奇异的小女孩,以防后续越发不可收拾。

就在这时,魏子阳出声道:“郁意,你十一点钟方向,有东西出来了。”

郁意顺着他的提点看过去,张牙舞爪的藤蔓侵占了这片区域。众多藤蔓以众星拱月之姿出现,中心位置赫然是一个三头身的小姑娘。

小姑娘与藤蔓并未直接相连,她就那样光着脚丫子随意的坐在中间位置,晃动着小脚。看向郁意的神色,理智而又不符合年龄。

血雾在她的手中,犹如玩具,听话得很。

两人就这般对峙,一时之间没有人主动说话。

这样僵持下去自是不行,郁意先一步打破沉默。

“初次见面,你好。”

对方看似有神智,不管敌友,总得来段开场白。

小姑娘越过她看向四周盘桓的灵力无人机,终究是没有理会。目光落在郁意身上,她道:“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

郁意:“嗯?”

她完全没有印象啊。仔细打量,有限的记忆中也没有小姑娘的信息。

小姑娘不欲在这个话题继续纠结:“我留在这里,就是想见你一面。如今一见,才发现,不过如此。”

郁意:“……”

不是,为什么这一个个的都不说人话呢?

对方说完,血藤开始收缩,准备撤了。

郁意目光一动,招手就要动作。却不了那小姑娘猛地转头,双眼有黑点扩散至眼白之处,神色冷冽,警告道:“你该庆幸现在的你于我还有用。若是当初见到的你是如此之弱,你不会活到现在。”

她手指微动,血雾舞动,黑点汹涌。片刻功夫,她连带着血藤都消失了。什么动静都没有,突然一下子就变得死寂。

S市死了那么多人,郁意自是不能放任她离开。可血雾与黑点交融,幻化成了一个高三米的人影,没有五官,朝着郁意挥拳动脚。

它的个头大,但速度却不慢。手脚灵活攻击,只破风声就撕裂了郁意的外套。不得已,郁意只能与它招架在一起。

郁意本就被那小姑娘自说自话给弄烦了,结果还没等她出手,对方就不见了。遇见拦路虎,她能容忍才怪。

人影聚集不出三秒,战斗结束不出三分钟。

可战斗结束了,那小姑娘与血藤竟然消失的干干净净。四周残留的血雾也在逐渐散去,那黑点早在小姑娘撤退之时紧跟着消失了。坑坑洼洼的地表,多是或腐臭或残缺的尸骨。至于那些断指,在一处角落里也找到了。

只断指堆积的数量没有上百,也有上千。操纵断指的黑点抽离,活性十足的断指以数倍的时间流速变得腐臭。

这味道,刺得郁意脑门疼。

一道道冰焰燃烧整个地下防空洞,参与的尸骨不管是新鲜的还是腐烂的,都被吞噬。火舌扭曲,不易久呆。

搜寻了一圈无果,郁意只能扛着无忧离开此地。

“那个人说的那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见郁意安全了,杨御一众人才有心思讨论其他的。

宴老:“郁意,你对她没有一丁点印象?”

郁意摇头,“照她那意思,我应该是实力更强的时候才遇到她的。可我最强的时候是死于那只噬灵兽的嘴里,但她来无影去无踪的能力,可不比噬灵兽弱。”如此一来,她究竟是什么时候遇到那个小姑娘呢?

且看那小姑娘的意思,若不是见她有用,刚才就会要了她的命。

此刻,郁意深觉时间紧迫。一个原青已经能全力压制她了,结果这会儿又冒出一个自说自话的小姑娘,不似灵种,能操纵灵植,且实力也能压制她。

如此,她若是再不努力,下一次可不一定有如此好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