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强悍小熊

郁意不是坐以待毙的性格。摧毁了一波手指攻击,她不愿防守,准备主动发起攻击。幸而无忧似乎对这些死尸一类有莫大的压迫,由他主导,她辅助,两人发起了一场反击。

局势稍缓,郁意也不准备出去了,道:“我准备投入更多灵力无人机,子阳帮我找找那个小女孩在哪。”她抱有奢望,希望那个小女孩还在。若是如此,此行就能解决掉S市的隐患。

又是十几个灵力无人机投入,导出的范围更广。

魏子阳不敢耽误,招呼了同时,开始一个视野一个视野寻找异常之处。或许那个奇异的小姑娘早已换了地方,但不努力一下,总有不甘。

人还没有找到,随着郁意继续深入,血雾越发浓郁,视野可见范围从七八米缩减至三四米。而另一头,追着手指攻击而去的无忧发出怒吼。紧接着,地面震动,一条裂缝从那个方向传来。

郁意一惊,忙冲过去了。

还未看到无忧的身影,就发现血雾中有僵硬的人影缓慢移动。直至七八米之外,模糊的人影从一个增加至三十来个。不等她主动出手,人影下一瞬速度暴涨。七八米的距离,须臾而至。

“锵——”

僵硬的人影群涌而上,郁意被包围。刀剑与尸身碰撞,没有灵力,两者相触,发出金属般的碰撞声。

灵冰护体,群涌而上的尸体没有碰到郁意的身体。可它们弄出的压力,比一般四级灵兽更加凶残。灵冰爆发,刀剑旋转,冰焰化龙,郁意借机冲出了包围。

而那些尸体嘶吼着,再次冲上来。

灵力附着在刀剑之上,刺穿了尸身血肉。可对方即使被刺穿脑袋或者腹部,仍旧能攻击。一番试探,郁意在尸体的胸口前发现了大面积黑点凝聚的古怪活性图案。

不敢大意,她以冰焰为刃,终是让这些尸体尘归尘,土归土。

无忧从另一个方向跳出来,身后血雾化作了一张大手,抓向他。

郁意回头就看到这一幕,立刻越过无忧一剑击毁那血色大手。血色大手消散,奇异的黑点朝着两人涌来,无孔不入。

无忧继续后撤,对这些黑点恐惧得很。

冰焰将两人围拢,即使是这样竟然也无法阻挡黑点入体。

“啊!”

太多黑点入体,无忧的血瞳有活性的黑点快速移动。他发狠,双手竟然朝着眼球挖去。全力压制体内黑点侵袭丹田的郁意色变,双手挡在他眼前,可还是被他的五指抓出五个血洞。她顾不上疼,一掌劈晕无忧。冰焰顺着他的手臂入体,驱除那些诡异的黑点。

黑点有活性,冰焰能驱除它们,所以它们与冰焰开展了你追我逃的诡异场面。无忧的体内,赫然成了另一个战场。

而郁意自身,入体的黑点也不少。

她一手握着无忧的手臂,以冰焰压制他体内的黑点。一手甩出手中的长剑,手臂上的血液也被甩了出去,同时飞出去的还有数块灵石及灵符。

长剑化龙,血液为睛,将两人护在中间。冰龙吐出的龙息,将附近仍旧在凝聚的黑点吹散。

与此同时,灵符摆阵,灵石献灵,阵法一成。

长刀被郁意反手插在地上,血液顺着刀身流入地下,血祭之阵已成。阵法之内,冰焰瞬间升腾,将阵内残余的黑点全部驱除至冰龙脑袋旁。一口龙息吐出,黑点全部被消灭。

一连串动作看似很长,但用时也不过是仅仅十来秒。

外围安全,无忧暂时无事,郁意才有时间处理自己体内的黑点。短短十来秒的功夫,黑点竟然不知为何舍了丹田而奔袭她的识海。

识海似是察觉到有异,竟然主动分出灵识在经脉中游荡,追击袭来的黑点。

下一幕,黑点与灵识在胸腔区域的经脉中交战。两方碰撞,还未怎么着,经脉就被撕裂。

郁意闷哼一声,吐出一口暗血。仔细看的话,血液中还有不少扭动的黑点。这口血吐出,胸口中的憋闷竟然好受了很多。

她目光一转,才隐约明白黑点的克星应该不是冰焰,而是灵识!

想到这儿,她立马抽回无忧体内的冰焰,转化为部分灵识。结果灵识入体,四处逃窜的黑点就像是闻到了肉腥味,一个个义无反顾的冲上来。却偏偏,两者碰撞,是黑点被灵识削弱。

昏迷的无忧四肢抽搐,嘴里也流出暗血。暗血落地,也有黑点存在。只是这时黑点的活性似是消减了一半,弱得很。

屏幕另一头,提心吊胆的一群人见郁意面露喜色,就知事有转机,提着的心可算是能松一松了。

两位研究大佬看到如此奇异的黑点,双眼发亮,不由出声道:“郁意,能不能收集一些血雾和黑点,我们研究一下。”

这东西看似古怪,但若是用在其它研究上,说不定有意外收获。

解决了危机的郁意闻言点头,找出特殊的瓶瓶罐罐开始收集黑点与血雾。为了收集到活性更加的黑点,她就出了阵。

刚一出阵,还未动作,魏子阳惊呼一声:“郁意,小心上面!”

她的头顶上方,一个脑袋大小的黑影垂直掉落。那速度,竟然比之前的手指速度还要快!

“嘭——”

早在魏子阳没有出声之前,郁意就察觉到了不对。比她反应更快的是冰龙横尾挡在她的头顶,堪堪与那黑影碰撞。

撞击之下,黑影无事,冰龙的龙尾竟然顷刻间碎裂,导致冰龙龙鸣一声就消失了。

郁意就地一滚,躲开黑影侵袭。

不大的黑影落地,竟将地面砸出一个数米深的大坑。还不等郁意起身看过去,黑影就从坑地跳出,朝着郁意扑过来。

郁意扛刀抵挡,灵冰碎裂,长刀崩溃。她侧身躲避,下巴处传来刺痛。待她转身稳住身形,颌骨处的伤口深可见骨,血流不止。

她看向落在地上的黑影,那是一只迷你小棕熊。此刻,对方的左爪上满是鲜血,甚至还有些许碎肉。不用众人多想,就知道那血肉是郁意的。

抬手摸了摸颌骨出的伤口,都能摸到骨头了。若伤口再往下一点,就会伤到大动脉了。

说实话,这只小熊的威胁比原青还要大。后者是不能杀她,这只小熊却没有顾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